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喷人

第七百二十二章 喷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七百二十二章 喷人

    天行和摩耶对视一眼。

    隐人的心思是什么,他两个如何不明白?

    分明是隐人嫉妒了,当然还有一些担心。

    九大真传弟子之中修为最弱的就是楚娇娇,其次便是玉仙十一转的隐人了。

    叶昊未必会去挑战楚娇娇。

    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挑战隐人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金袍的修士匆忙跑了过来。

    “隐师兄,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隐人说着端过了一杯清茶品了一口道。

    “叶昊来到执法堂的时候把执法堂的牌匾给打碎了。”那个修士慌慌张张地说道,“现在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整个宗门,数位长老都已经去了现场。”

    “什么?”隐人的脸色不由地变了。

    “事情闹大了。”天行轻轻一叹道。

    “还有那叶昊说让你滚出来。”那个修士如何不知道事情闹大了,不过他还是老实地说道。

    “欺人太甚。”隐人一拍桌子大怒出声道。

    ……

    打碎执法堂的牌匾这可是打执法堂的脸啊!

    整个东仙殿完全可以想象到执法堂的愤怒。

    事实上也是如此。

    执法堂的三位长老和十位执事目光凛冽地看着背负着双手的叶昊。

    “叶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一位长老盯着叶昊说道。

    “身为执法堂若是不能严格执法,那么执法堂就没存在的必要了。”叶昊瞥了那位长老一眼道。

    “你说什么?”第二位长老怒声道。

    “我想我的话已经很清楚了。”叶昊淡淡地说道。

    “叶昊,不管你有什么背景,就冲你打破了牌匾,谁来了都救不了你。”第三位长老也就是执法堂的大长老面无表情地说道,“来啊,把叶昊给我带走。”

    “早就听闻执法堂蛮横霸道,今天我楚娇娇总算见识了。”就在这时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出现在半空之中。

    “楚娇娇,这没你什么事?”刘景峰脸色微变。

    他没想到楚娇娇会跳出来为叶昊出头。

    楚娇娇是谁?

    九大真传弟子之中最为惊艳的存在啊。

    将来有很大的可能继承大统啊。

    “走遍天下无碍于一个理字。”楚娇娇笑眯眯地看着刘景峰道,“刘长老为何连原因都不问,就要把叶昊给扣下了呢?”

    “但——。”刘景峰刚说到这里就被楚娇娇打断,“我想若不是没有办法的话谁又会做出这等极端之事呢?”

    “不管叶昊有什么理由都不能打碎我执法堂的牌匾?”刘景峰刚说到这里执法堂大门左边的‘严格执法’的牌匾就被一道劲风震成了碎片。

    “谁?”刘景峰勃然大怒道。

    对方在自己的话音刚落就打碎执法堂的牌匾分明就是打自己的脸啊。

    “是我。”

    刘景峰看到半空之中出现的一位老者一惊道,“是你?”

    刘景峰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出手的会是丹青。

    丹青是谁?

    炼丹堂的太上长老,而且修为最为精深。

    “怎么?是不是要办了我啊?”丹青瞥了刘景峰一眼冷笑道。

    刘景峰自然不敢。

    事实上别说刘景峰不懂,哪怕是执法堂主也不敢。

    刘景峰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另外一边的牌匾又被一道劲风震成了碎片。

    刘景峰的脸色彻底地阴沉下来。

    不过等到刘景峰看到是谁的时候就惊疑不定地看向了叶昊。

    沐雅!

    阵道堂的太上长老。

    这两位可能随随便便地出手吗?

    不可能。

    这两位代表的可是炼丹堂和阵道堂的态度啊!

    叶昊何德何能能让这两位为他助阵呢?

    丹青和沐雅的现身引起了轩然大波。

    谁都没有想到叶昊还有着这般雄厚的背景?

    这种情况哪怕是楚娇娇都没有想到。

    而就在这时隐人在天行和摩耶的陪伴下赶到了这里,隐人三人看清四周的情况时脸色不由地变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丹青这两位都惊动了。

    经过询问之后得知这两位是为叶昊出头之后隐人三人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叶昊的身份怕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深。

    “隐人。”叶昊的眸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隐人的身上,“就是你抓我的人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隐人冷声道。

    “孬种。”出乎全场的预料叶昊直接骂道,“敢抓还不敢承认吗?你他娘的也太怂了。”说到这里叶昊指着执法堂的牌匾道,“看到了吗?这牌匾是我砸的,哪怕宗主在这里,我也敢说是我砸的。”

    “叶昊,你说什么?”隐人怒声道。

    “老子说你怂货,说你孬种。”叶昊高声道,“大家来看看,这就是东仙殿高高在上的九大真传弟子的风采吗?一个敢做不敢当的瘪三。”

    随着叶昊的话音一落全场的修士目光都落在隐人的身上。

    目光中有惊疑、有嘲讽、有失望。

    隐人再也忍受不住,他朝着叶昊咆哮道,“叶昊,你敢辱我?”

    “哈哈,辱你?”叶昊大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在我心中你都不如那王森,至少人家王森敢做敢当,可是你他娘的就是怂货。”

    “老子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隐人刚说到这里就被摩耶按住了,“叶昊,做人别太过分了。”

    叶昊面色阴沉地看了摩耶一眼道,“一丘之貉。”

    “你说什么?”摩耶眉毛一挑道。

    “刚刚隐人都被我刺激的要把实话说出来了,结果你却按住了隐人是何道理?”叶昊冷笑道,“我若是猜的不错的话这件事你也知道吧?那么你们不是一丘之貉又是什么东西?”

    “我觉得很悲哀。”叶昊顿了一下故作忧伤地说道,“九大真传弟子这个身份代表的是什么?代表的是咱们东仙殿的形象和名片,可是你们两却把我们东仙殿的形象给毁了。”

    “叶昊——。”摩耶怒了。

    现在摩耶有些理解隐人为何那么愤怒了?

    实在是叶昊的嘴巴太欠了。

    “要向我出手吗?”叶昊哈哈大笑道,“摩耶你还真是要脸啊!一个玉仙十六转的向我一个玉仙四转的出手?”

    双方之间相差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