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七百二十一章 玩火

第七百二十一章 玩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七百二十一章 玩火

    而就在叶昊朝着执法堂走去的时候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是你?”叶昊惊疑不定地看着问春道。

    “你的心魔出事了。”那道身影连忙道。

    “什么?”叶昊的脸色大变。

    叶昊随着这道身影匆匆地赶到了血池的第二层这才发现心魔全身的波动躁动不已。

    “血池之中的精血蕴含着惊天的能量不错,可同时血池之中也蕴含着各种负面的情绪。”问春沉声道,“你的心魔来到这里之后就肆无忌惮地提升,现在已经从玉仙五转提升到玉仙十转了。”

    “不过他在冲击玉仙十一转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心魔终究还是大意了。

    这种能量跟别的能量不一样?如何能肆无忌惮地修炼?

    再者还是心魔的心境不到家。

    “本尊,快救我。”心魔看到叶昊赶来忙道。

    叶昊看了心魔一眼微一沉吟就看向了问春。

    问春跟着皇甫剑这么多年早就炼制了察言观色的本事,因此问春当即说道,“我出去给你守着。”

    叶昊的眼中露出了感激之色。

    不过等到问春离去之后叶昊看着心魔的神色就转冷起来。

    “心魔,别装了。”

    “你什么意思啊?”心魔佯装不知道。

    “我在问心谷待了那么长时间你觉得是白待的吗?”叶昊冷笑道,“别说是玉仙十一转,就算是玉仙十八转,都撼动不了我的心神?”

    “这里的精血中的确蕴含着很多的负面能量,可是这些负面情绪不正是你需要的吗?别忘记你是什么?你可是心魔?心魔会怕这些负面能量?若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些负面能量对你来说都是养料吧?”

    听到这里心魔浑身躁动的波动就消弭无形,“我想要功德金光。”

    “你要功德金光做什么?”叶昊盯着心魔道。

    “你什么情况你该知道。”心魔沉声道,“玉仙三十三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极限,因此我们就需要着难以想象的能量,我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我想你同样也不行。”

    “你说的不错,血池中蕴含的负面情绪的确是影响不到我,但是我终究不可能肆无忌惮地一次性地提升太多。”心魔接着道,“可若是有功德金光的话我就能够做到。”

    “你要多少?”

    “这就要看我的极限了。”

    叶昊微一沉吟就拘禁了一缕功德金光打入到心魔的体内。

    这缕功德金光进入到心魔体内之后当即化为了漫天星光。

    心魔顿时感觉到涌进自己肉身中的血池能量比之前的纯度高了明显的一个层次,而且自己跟天地之间的联系愈发地契合,似乎随手就可以触摸到天道。

    功德金光,名不虚传。

    心魔惊喜的同时对功德金光愈发地渴望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昊时不时地给心魔的体内注入一道功德金光,而在功德金光的帮助下心魔的修为最终达到了玉仙十三转。

    “再来一些功德金光。”心魔忙道。

    “血池中的能量已经不足以让你突破了,想要突破耗费的功德金光就太多了。”叶昊摇了摇头道。

    叶昊的功德金光的确是多,可也没必要这么浪费不是?

    “可要是这样的话我什么时候才能前往第三成血池呢?”心魔蹙眉道。

    心魔很清楚没有十四转的实力根本就不能前往第三层血池。

    问题是心魔现在才十三转。

    千万别小看这一转的提升。

    卡个三五年都有可能。

    心魔可没有想过这么快就离开东仙殿。

    怎么也得从第三层血池中出来不是?

    “现在你去问心谷修炼你的心神去。”叶昊轻声道。

    “你呢?”

    “我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炼出上古塑体丹,我想有了这种仙丹可以让你提升一个境界。”叶昊看着心魔道。

    “这样最好了。”心魔惊喜道。

    叶昊随后就把问春喊了进来。

    当问春注意到心魔的修为提升到了十三转之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怎么可能?

    这家伙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这还有道理吗?

    不过问春没问,叶昊自然也不会说的。

    “麻烦把我的心魔送到问心谷。”叶昊轻声道。

    也不能只让心魔享受自己的成果,心魔也得奉献一些不是?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叶昊就朝着执法堂走去。

    执法堂!

    自从叶昊来到东仙殿的时候跟执法堂的冲突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这次却是叶昊第一次来到执法堂。

    正大门三个苍劲有力的古篆当即映入到了叶昊的眼中。

    ———执法堂!

    而在正大门的两侧有一副对联。

    上联是严格执法,下联是不偏不倚。

    看到这里叶昊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嘲讽,下一刻叶昊的手中就出现了五行剑,接着就朝着执法堂三个字轰了过去。

    咔嚓镶刻着执法堂的牌匾顷刻之间破碎。

    这让来往的修士全都惊住了。

    “这位是谁?”

    “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是打执法堂的脸啊。”

    就在这时数位身穿金袍的修士就窜了出来把叶昊围住了。

    不过旋即这几位就认出了叶昊的身份。

    “叶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一个执法堂的弟子沉声道。

    “我在做什么我比你更清楚,让隐人给我滚出来。”叶昊冷声道。

    “隐师兄?”几个执法堂的弟子全都愣住了。

    他们不知道隐人怎么就得罪叶昊了?

    “这件事你们没有资格过问。”叶昊看了那个执法堂的弟子一眼道。

    “你在这里等着。”那个执法堂的弟子也知道这件事的确不是自己能够参合的,因此他跟叶昊说了一声就朝着执法堂的内部跑了过去。

    执法堂隐人的院落中天行和摩耶也在这里。

    不过这两人却是劝说隐人把夜雪二人放了。

    “叶昊已经表现了自己的潜力,根本就不是我们能相比的。”天行看着隐人一脸担忧地说道,“老三,你这样做是在玩火啊。”

    其实天行是不想参合进这件事的。

    不过谁让隐人是天行的拜把子呢?

    他能不过问吗?

    “我只是想要告诉叶昊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最好夹着尾巴做人。”隐人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