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坑人

第六百八十八章 坑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六百八十八章 坑人

    凌存很清楚令牌的价值。

    不说别的,哪怕是凌存手中的银色令牌,还都是从他大哥手中借来的呢。

    叶昊一个内门弟子有什么资格有令牌呢?

    可让凌存想不到的是入口的执事开口道,“这位公子不需要门票。”

    其实那个执事早就想说凌存了。

    你他娘的不过内门弟子,而你面前的是真传弟子啊。

    “什么?”

    这一刻非但凌存惊住了,就连白露等人同样如此。

    “叶昊。”就在这时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却是丹道天才少女白芍到了。

    白芍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站在她的身边你整个人的心神都会放松下来。

    叶昊看着白芍笑着说道,“好久不见。”

    “是啊,我们都一年没见了。”白芍点了点头道,“你也来拍东西的吗?”

    “来看看。”

    “那咱一起吧。”白芍轻声道。

    “好,半夏,一起吗?”叶昊向半夏邀请道。

    毕竟是半夏带自己来的。

    “嗯。”半夏应声道。

    看着叶昊三人离去凌存撇了撇嘴道,“敢情是靠的女人啊。”

    “小白脸啊。”随着白露来的一个少女附和说道。

    “关关,叶昊不是这样的人。”白露瞪了那个少女一眼道。

    “得得,我不说好了吧?”关关笑嘻嘻地搂着白露的胳膊说道。

    白露无奈道,“我们也进去吧。”

    身为丹道天才白芍早就是真传弟子了,而且白芍同样有一枚金色的令牌,叶昊也就没有取出自己的令牌,随着白芍去了白芍的包厢。

    “半夏,你好。”到了包厢之后白芍就向半夏伸出了如玉般的小手。

    半夏受宠若惊地连忙握住了白芍的手。

    真传弟子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而白芍无疑属于最顶尖的真传弟子。

    白芍在修为上或许还算不上顶尖,可在阵道上却是年轻一代第一人。

    白芍跟半夏寒暄了一会就跟叶昊聊起了天。

    要不是因为叶昊白芍根本不会跟半夏说话。

    毕竟双方之间明显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半夏也明白这点,因此心中没有丝毫不快。

    可让半夏不解的是叶昊跟白芍聊天的时候语气很平淡似乎根本没有把白芍当成重要的人物对待。

    双方之间就像是好朋友一般。

    问题是怎么可能?

    叶昊怎么能跟白芍这样的丹道天才成为好友呢?

    半夏百思不得其解。

    “你在第一战区的时候有没有遇到魔族?”半夏或许觉得叶昊是个内门弟子,可是白芍却知道叶昊的真实身份,这位可是丹青三大太上长老共同培养的天才。

    内门弟子不过是叶昊的掩饰罢了。

    “遇到了。”

    “怎么样?”

    “怎么说呢?”叶昊想了一下便道,“我遇到的一些魔族战力都堪比普通的天才,至于魔族中的天才我一个都没遇到,因此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水准。”

    “怪不得说魔族同阶无敌。”

    “单就整个种族来说魔族的确比我们强了不少。”

    叶昊不把魔族放在眼中,可不代表魔族就弱了。

    “有机会我也要前往第一战区。”

    “第一战区你还是别去了。”

    “为何?”

    “那种地方不适合你前往。”

    “小看我不是?我跟你说我的武道修为也是很高的。”

    “天仙后期的修为在第一战区很普遍。”

    “那我们去九阳域吧。”

    “九阳域?”

    “是啊,现在我们东仙殿跟十八楼和烈火宗的战斗如火如荼,我们前去试练的时候还能得到很多的功德值。”

    “斩杀十八楼和烈火宗的弟子吗?”

    “是啊。”

    “能赚取功德值的事肯定得去。”

    “你很缺功德值吗?”

    “缺啊。”

    “你缺少多少,我这有六万。”白芍说着就把自己的令牌取下。

    “远远不够啊。”叶昊苦笑道。

    “那你先用着。”白芍不由分说地把自己令牌中的六万功德值给了叶昊。

    半夏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

    白芍竟然把自己的六万功德值给了叶昊。

    不是借,是给啊。

    双方之间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吗?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半夏的心中有些不舒服。

    叶昊迟疑了一下也就没有拒绝。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走上了前台。

    “欢迎诸位来参加我林家举行的拍卖会。”老者扫视了全场一眼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上第一件拍品。”随着老者的话音一落一个身穿红裙的少女双手托着一个锦盒来到老者的身边。

    老者把锦盒拿开从锦盒中取出了一本秘籍。

    “这本秘籍记载了一百零八副阵图,可惜的是我们请了数位金级阵师,都没有一位能够看懂这上面的阵法。”老者轻声道,“因此第一件拍品底价一万仙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仙石。”

    “一万。”大厅中一个中年当即竞价道。

    “一万零五百。”

    “一万一。”

    就在台下竞价的时候半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幅阵图。

    “看懂什么了吗?”叶昊问道。

    “我觉得这好像是阵图,但是这又不像是阵图。”半夏想了一下就说道,“无论是纹理还是符咒,都给我一种梦幻的感觉。”

    “拍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叶昊笑着说道。

    “这本秘籍最终的价格不会低于四万。”半夏摇了摇头道,“我的身上可没有这么多的仙石。”

    叶昊笑了笑在一个老者刚刚拍了一万三的时候开口道,“两万。”

    全场的修士几乎都看向了叶昊的包厢。

    “这位是谁?”

    “能住在金字包厢中的又岂是普通人?”

    “说的也是。”

    这些修士讨论的时候银字包厢的凌存却听出了这是叶昊的声音。

    “两万一。”凌存冷笑道。

    叶昊一怔。

    “凌存。”半夏当即听出这是凌存的声音。

    “三万。”叶昊蹙眉道。

    “三万一。”凌存毫不迟疑地开口道。

    “十万。”叶昊眸光一闪道。

    “十万一。”凌存本能地喊出了这句话。

    喊出之后凌存的脸色就骤然一变。

    果不其然接下来叶昊不再竞拍了。

    凌存如何不知道自己被叶昊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