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艘渔船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艘渔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艘渔船

    青青随即也取出了两件仙宝抛给了唐翩翩的分身。

    旋即唐翩翩的神念就落在了叶昊的乾坤袋上,叶昊的乾坤袋有双重禁制,唐翩翩也可以解开。

    唐翩翩在其中取出了木剑宗送给他的仙剑还有五色宝塔同样抛给了自己的分身。

    “每个宗门带一件仙宝过去。”唐翩翩下令道。

    “这是我的仙宝。”晓明略一沉吟就把自己在仙宫中得到的仙宝抛给了唐翩翩的分身。

    晓明明白唐翩翩的用意。

    唐翩翩不想借助任何人。

    因此晓明没有说让茅山派出手的话。

    只是把自己的仙宝借给了唐翩翩的分身。

    唐翩翩微微点了点头就扫视了四周一眼,“诸位,可以离去了。”

    赶人?

    四周的修士有一种荒谬的感觉。

    这里又不是唐翩翩的。

    她有什么资格赶人呢?

    不过看着唐翩翩全身弥漫的杀机,闭月宗等宗门还是乖乖离去了。

    很快场中就剩下了唐翩翩、青青、墨墨、糖糖、明月、无牙子。

    至于暗星门的一些弟子打扫完战场就前往百鬼宗了。

    “小姐,我要报仇。”青青身躯站的笔直,一双眸子满是恨意道。

    “我们现在还没有资格报仇。”唐翩翩看了青青一眼道。

    “那我回去闭关。”青青当即说道。

    “就在这里待着。”唐翩翩沉声道。

    “在这里待着?”青青有些疑惑地看着唐翩翩道。

    “是的,就在这里待着。”唐翩翩掷地有声地说道,“哪里都不许去。”

    “为什么?”

    “因为还有转机。”唐翩翩悠悠地说道。

    叶昊陨落之前特别跟唐翩翩强调了一句话。

    ‘我说的话你忘记了吗?’

    叶昊得到过神血。

    身体才得到改造。

    按照叶昊所言神血无所不能,或许哪怕玄女都不能击杀他。

    唐翩翩要在这里等。

    或许叶昊会在这里复活。

    ……

    洪泽湖!

    华夏第四大淡水湖。

    水瑶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运动服托着下巴遥遥地看着漫天的星辰。

    猛地破旧的渔船似乎撞到了什么,水瑶连忙跑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下一刻水瑶的俏脸就变得煞白起来。

    “爷爷,爷爷,爷爷。”

    水老四听到孙女的呼喊就连忙跑出了船舱。

    “瑶瑶,怎么了?”水老四忙问道。

    “爷爷,水里有个人。”水瑶指着水面道。

    水老四跑到船沿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子在水中沉沉浮浮。

    “我们走。”水老四沉声道。

    “爷爷,我们不管吗?”水瑶一怔道。

    “大半夜的,咱们还是不要管这档子事了。”水老四摇了摇头。

    “可是这位兴许还没有死呢?”水瑶当即道。

    “这。”水老四还在犹豫的时候水瑶就拿过一个网兜罩住了这个青年的脑袋,“爷爷,这人好沉,你搭把手。”

    看到这一幕水老四只能帮助孙女把这个青年拉了上来。

    把这个青年拉上之后水瑶按照书本上的急救知识就开始按压这个青年的胸腔。

    可是按着按着水瑶就面露惊诧之色,“这位的胸腔中怎么一点积水都没有。”

    “我来。”水老四寻思是孙女的力气小。

    水老四的手刚放在这个青年胸腔上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咚咚咚的心跳声。

    “好强悍的心跳声。”水老四一惊道。

    心脏跳动就说明这人没事。

    旋即水老四就按压了一会同样震惊地发现这位的胸腔之中没有一点点的积水。

    这没道理啊!

    毕竟这位已经失去了意识。

    “丫头,这小子有些诡异。”水老四看着水瑶道。

    “爷爷,你说的是他的胸腔中没有积水吗?”水瑶迟疑了一下就问道,“你看有没有可能这位是修行之士呢?”

    “武士?”

    “有这个可能啊。”

    “嗯。”水老四沉吟了一会便点了点头。

    只是让水老四和水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青年三天三夜都没有苏醒。

    “爷爷,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怕是不行啊。”水瑶忧心忡忡地问道。

    水老四摸了一下这个青年的脉搏,“这位的心脏跳动比之前更加有力,我相信短期之内不吃饭都没事。再者再过半天我们就靠岸了,到时我们把这位交给政府也就是了。”

    “嗯。”而就在水瑶点头的刹那渔船猛地震动了一下,接着水瑶就惊恐地看到一条身影破开了船舱的底部,就这样一直贯穿了整条渔船。

    “爷爷。”水瑶惊恐地喊道。

    水老四脸上同样满是惊恐之色。

    这时船舱之中迅速地涌进了大量的河水。

    “快上去。”水老四看到水面急剧上升就忙说道。

    “可是他呢?”水瑶指着这个青年道。

    “他不会有事的。”水老四一把抓住水瑶就跑出了船舱。

    到了甲板上水老四把挂着的游泳圈套在水瑶的身上,接着水老四目光就朝着甲板上的四周看了过去。

    就在这时水老四看到了震撼的一幕。

    一条三米长的黄鳝浮出水面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黄鳝?

    水老四很确定看着自己的这位就是黄鳝。

    问题是黄鳝有三米的吗?

    “爷爷,这是什么?”待水瑶看到那条黄鳝的时候惊恐地问道。

    “我——我不知道。”水老四如何知道呢?

    那条黄鳝盯着水老四大约三个呼吸就朝着水老四扑了过来,可就在这条黄鳝距离水老四还有三米的时候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双冰冷的精目看向了在船舱中沉沉浮浮的那个青年,那个青年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波动。

    这种波动让它的眼中露出了忌惮之色。

    旋即这条黄鳝就退去了。

    是的,退却。

    “爷爷,它怎么跑了?”水瑶惊讶道。

    “我——我也不知道。”水老四四处看了一眼就朝着远处跑去,抱起一块巨大的横木就跑到孙女的身边。

    “船马上就要沉了,来,抱着这块浮木。”水老四沉声道。

    水瑶连忙死死地抱着这块横木。

    就在这时破旧的渔船缓缓地沉了下去。

    水瑶环顾四周,很快眼前一亮,“爷爷,去那。”

    水老四顺着水瑶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赫然有一个青年在水中沉沉浮浮。

    “这小子的命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