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惩戒

第四百五十九章 惩戒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四百五十九章 惩戒

    “我说青箩,你能不能把你的魅惑之体收了啊。”叶昊不满地说道。

    “这个还能收?”青箩诧异道。

    叶昊朝着青箩招了招手,下一刻青箩的身躯,就不受控制地飘落到叶昊的面前。

    叶昊的右手朝着青箩身躯拍落的刹那青箩的魅惑之体瞬间就被封印了,而这时包括寒山等高手在内看着青箩就没有那么心猿意马了。

    “真的封了。”全场的高手全都惊疑不定地看着叶昊。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魅惑之体还能封印。

    “魅惑之体还能解封吗?”青箩忙问道。

    要知道魅惑之体可是青箩的一个手段啊。

    “随时可以解。”叶昊说到这里就从自己的眉心中抽离了一缕神念点在了青箩的眉心中。

    而青箩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眉心这个位置就是识海的住所,刚才叶昊要是对青箩有歹心的话,青箩很有可能识海遭到重创。

    青箩的心脏猛地骤停了一下才砰砰地跳动了起来。

    这时青箩本能地就开始品读叶昊传授给自己的印决,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禁制就给了她眼花缭乱的感觉。

    青箩从来没有想过禁制还可以这么用。

    “你是谁?”龙轩惊疑不定地看着叶昊道。

    龙轩的神念已经扫过叶昊三遍了。

    可每次的结果叶昊都是个普通人。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要灵根没灵根,要资质没资质。

    可是这么普通的人怎么可能拥有神念呢?又怎么能视自己恐怖的气势如无物呢?

    正因为忌惮龙轩才会问出这样的话,否则的话龙轩早一巴掌拍过去了。

    不是谁都可以在结丹境高手面前装比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叶昊眼色平静地看着龙轩道。

    “魔宗华东区舵主龙轩。”

    “那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是百花宫。”

    “百花宫的对面呢?”

    随着叶昊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龙轩的神色不由地就变了。

    “你是蓬莱会所的人?”

    “确切地你该说蓬莱会所是我的。”叶昊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哪怕是青箩都彻底惊住了。

    很多人都在传蓬莱会所的幕后老板是一个少年郎。

    只是青箩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竟然是蓬莱会所的幕后老板。

    青箩可是知道蓬莱会所的那个神秘的老头修为至少是结丹境啊,因为当日那个老头出手的时候碧玉就说过自己远不是那位的对手。

    能让天人境的高手说出这样话的除却结丹境的存在没有其它了。

    “你———?”

    “有什么问题吗?”随着叶昊的这句话一落全场除却百花宫、魔宗两方的高手之外全都栽倒在地。

    这些高手的神念一扫就看出这些家伙全都睡着了。

    问题是这些家伙怎么睡着的啊?

    要知道他们的神念早就把四周布控了,可以说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感知到,但是现在这些人却诡异地陷入昏迷,这等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魔宗跟你们蓬莱会所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龙轩平复了一下就沉声说道。

    “你们魔宗无论如何上窜下跳我都没有兴趣,可是你们魔宗千不该万不该挑战我蓬莱会所。”叶昊说到这里眸光就落在了寒山的身上道,“我记得刚才你说就算是修士又如何,对吗?”

    寒山的心脏一突,硬是不敢接话茬。

    “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修士的威能。”叶昊说到这里大手就朝着寒山一抓,寒山的身躯当即不受控制地,朝着叶昊的身边跌落。

    “龙舵主。”寒山惊呼道。

    龙轩刚刚上前一步叶昊的两道眸光就落在龙轩的身上。

    龙轩如遭雷击双膝砰地一声跪在地上。

    包括碧玉在内的高手全都惊住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龙轩堂堂结丹境的存在竟然被叶昊的一个眼神重创了。

    而这时寒山被叶昊扼住了喉咙,“你们魔宗整个华东区共有多少魔宗弟子?”

    “你问这个做什么?”

    “待会让你对一对?”叶昊说到这里随手就把寒山扔到了一边。

    刚才叶昊是要记录寒山身上的气息。

    寒山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分布在华夏的叶昊的三百六十尊分身全都朝着华东区集结。

    这让关注着叶昊分身的各大宗门紧张不已。

    实在是叶昊的这个举动太吓人了。

    要知道三百六十尊重劫境的分身哪怕是闭月宗这样的宗门都能推平啊。

    旋即他们就看到叶昊的分身朝武士出手,这些武士无一例外地修炼了邪功。

    各大宗门也有眼线。

    很快就探明这些武士通通都是属于魔宗的一个武道宗门。

    “武道宗门惹到了叶昊?”

    “魔宗最近上窜下跳灭了不少宗门,我估计叶昊是看不过去了啊。”

    “区区武道宗门也敢挑战叶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昊本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七转。

    可以说神念一扫方圆千里都在视线中。

    三百六十尊分身地毯式地搜索华东区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时间。

    寒山不明所以地看着叶昊。

    他不明白叶昊口中的那句让你对一对什么意思?

    其实何止寒山不明白,全场的武士全都不明白。

    咔嚓!

    这时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空间缝隙,接着一道浑身沾满鲜血的身影跌落下来。

    这道身影的眼神中满是惊惧和惶恐。

    “贾松,你怎么在这里?”

    这道身影的眼神落在寒山的身上的时候哆哆嗦嗦道,“死了,全都死了。”

    “什么全都死了?”寒山的心中一沉。

    寒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对贾松的精神施压了压力。

    贾松终于平复了一些,“华莱县分舵的一百零八个弟子全都死了,我只是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道剑光,接着我就看到那些弟子全都炸碎了。”

    “那你怎么回事?”

    “我感觉到一股力量把我拽到了这里。”贾松说到这里的时候空间缝隙再次跌落了第二道身影。

    “死了,都死了。”

    寒山认出这位是华粉县分舵的龚晨。

    随后华东区的十二分舵的舵主全都出现在这里,不同的是这十二分舵的舵主都被吓坏了。

    不过从他们的自语中可以猜出分舵的弟子全都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