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再虐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再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再虐

    可事实就是冈木的确有了心理阴影。

    而当冈木捻起棋子的时候手指都在轻微地颤抖。

    冈木清楚自己跟叶昊对弈的场景将会全球转播,毕竟谁让自己之前闹出的乱子太大了呢?

    现在自己的手指颤抖要是被拍下来的话自己以后在日本还怎么抬得起头呢?

    冈木极力地想要稳住自己的手指,问题是自己越是想稳就越稳不住。

    叶昊看到这一幕微微地摇了摇头,“冈木,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怕。”冈木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四个字。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平复一下你的心神。”叶昊说到这里双手就自然地放到了膝盖上。

    冈木沉默了下来。

    冈木的沉默无疑告诉了全场冈木的确需要时间平复一下自己的心神。

    “叶昊不该这样啊。”

    “这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啊。”

    “叶昊应该痛打落水狗的。”

    “跟日本人讲究什么规则。”

    “就是啊。”

    叶昊就是叶昊。

    他不会因为别人的言语就改变自己的初衷。

    叶昊不知道冈木现在对自己的围棋还有多少自信,不过叶昊却对黑龙的围棋有着绝对的自信,也许冈木都不知道叶昊只拿出了黑龙十分之一的棋艺。

    三分钟之后冈木睁开了双眸,他看着叶昊的神色有些复杂,接着冈木就在全场的注视下站了起来朝着叶昊鞠了一躬。

    “你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棋手。”

    “我只是不想胜的不明不白。”

    “不论这场对弈输赢你都赢得了我的友谊。”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能不要你的十个亿了?”叶昊撇了撇嘴道。

    冈木当场就懵比了。

    他不知道叶昊怎么会想到这茬?

    自己想过赖账吗?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冈木看着叶昊愤怒地说道。、

    刚刚升起的对叶昊的好感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别哔哔了。”叶昊指着棋盘道,“下棋好吗?”

    冈木恨恨地看了叶昊一眼。

    因为叶昊再一次羞辱了他。

    叶昊落子还是如之前的轻松写意,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场对弈放在心上,不过叶昊的棋局却一直被冈木压制。

    这种压制各国的围棋大师都觉得正常,毕竟叶昊让冈木提前落了五子啊。

    冈木要是还不能压制叶昊就不正常了。

    “叶昊一直都在补救啊。”

    “这种情况岌岌可危啊。”

    “我好担心下一秒叶昊就失败啊。”

    “让五子本就是闻所未闻,叶昊要是能战胜冈木的话,世界围棋第一非他莫属了。”

    “叶昊哪怕输给冈木同样也是世界第一了,这个世上或许还有棋艺在冈木之上的,但要说让三子还能战胜冈木的,我想除了叶昊之外再也没有谁了吧?”

    “不错,叶昊的棋艺已经堪称第一了。”

    “叶昊有资格当我华夏围棋协会的会长。”

    “叶昊之前就拒绝了武术协会、医学协会、心算协会、体育协会会长的请求,难道你觉得叶昊会当围棋协会的会长吗?”

    “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能打动叶昊?”

    “这种奇人多少年都不会出现一个。”

    就在这些围棋大师讨论的过程中场面的棋局渐渐地发生了变化。

    叶昊的棋子开始有模有样地跟冈木厮杀起来。

    “好神奇。”

    “叶昊怎么做到的?”

    “叶昊补救的同时也在埋下一个个的陷阱,现在叶昊就是利用这些陷阱进行反扑。”

    “现在双方的棋子势均力敌。”

    “让五子还能让叶昊打到势均力敌,冈木也太菜了吧?”

    “你错了,冈木的棋路疾如猛虎、迅如闪电,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全盘皆输,可以说冈木发挥了全部的水平。”

    “不错,不是冈木不行,而是叶昊太强。”

    “我现在都不明白叶昊到底怎么反败为胜的?”

    “我想围棋界能看懂的恐怕没有几位吧?”

    冈木看着棋盘上的棋子一颗心渐渐地沉到了谷底。

    冈木同样清楚跟叶昊势均力敌意味着什么?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冈木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冈木每走一步都要斟酌良久,可就是这样不过落了五子冈木就惊恐地发现叶昊渐渐地形成了合围之势,可以说再落下三子自己的大龙就会被斩。

    而自己哪怕再补救也只是延缓两三子而已。

    胜负已定。

    这种情况再下的话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冈木哆哆嗦嗦地拿着一颗棋子在棋盘上举棋不定,而当冈木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逊色地变得通红起来,接着哇啦一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冈木摇摇晃晃地就要栽倒在棋盘之上。

    叶昊伸手扶住了冈木,大手在他的脑袋上一按,“有我在,下完这盘棋之前你想昏都不可能。”

    “叶昊——-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至于这般咄咄逼人吗?”冈木刚才的确是怒急攻心,但昏迷只是冈木顺势罢了。

    “冈木你千里迢迢来到我华夏挑战诸多名宿,你把他们打落神坛的时候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吗?”叶昊冷冷地看着冈木道,“怎么?现在轮到你了,反倒承受不了了?”

    “叶昊——。”冈木低声咆哮道。

    叶昊神色平淡地看着冈木道,“我知道你们日本人什么尿性,你不就是想着这场对弈结束之后刺杀我吗?”说到这里叶昊顿了一下道,“当年这种事你们已经做过了一次不是吗?”

    “叶昊,你休要血口喷人!”冈木眉宇中露出了一丝凌厉的杀机。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很清楚。”叶昊指着不远处裴浩道,“你敢拿着自己的祖宗发誓,裴浩不是你们日本人做的?”

    “我——。”裴浩一时语噎。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裴浩要是沉默的话岂不是认同了叶昊的话?

    “你当我不敢吗?”冈木盯着叶昊冷声道。

    “那你来啊。”叶昊耸了耸肩道。

    “我冈木今天以冈木家族列祖列宗的名义发誓撞伤裴浩的绝对不是我日本人。”冈木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

    冈木的话音一落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阵惊呼之声,冈木顺着声音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数位警察押着一个身穿武士袍的青年朝山顶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