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筹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筹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一章 筹码

    “林柔儿?”叶昊怔了一下,旋即便笑道,“你们是合作关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据我所知林柔儿可是你的干姐姐。”

    “然后呢?”

    “因此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们可以谈一笔生意。”

    “没兴趣。”

    “我还没有说呢?”

    “我就想知道你能给我什么?”叶昊说到这里不待梁紫回答就接着道,“钱?你该明白我根本就不缺钱,我要是缺钱的话分分钟就能千百万。美女?我认识的哪个女孩不是绝色呢?”

    叶昊的话让梁紫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权。”文兰这时说道,“钱再多没有权利的庇护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权利有的时候脆弱的会超出你们的想象。”叶昊看着文兰道,“不信的话你大可动用你手中的权利试探一下?”

    文兰还待说什么就被曼罗按住了,“叶昊,我一直都认可合作共赢这个理念,我觉得我们可以全方位的合作!”

    “抱歉,我不觉得你们三位是良好的合作对象。”叶昊说到这里转身就走。

    周婉清连忙追了上去。

    “你按住我做什么?”文兰忿忿不平地说道。

    “你招惹叶昊作甚?”罗曼轻叹道。

    “叶昊他凭什么用这幅语气跟我们说话?”文兰喘着粗气道。

    “因为叶昊的背景比我们强大。”梁紫这时说道。

    “什么?”文兰一惊道。

    “叶昊很有可能来自武道世家——叶家。”梁紫看着文兰道,“武道世家的恐怖我想你该知道吧,哪怕是政府都不得不借助武道世家的力量。”

    “这不可能吧?”文兰悚然而惊道。

    这件事要是真的话自己岂不是闯祸了?

    “叶昊把方文送进监狱后方家为何不报复?难道真的因为是顾忌舆论的影响吗?”梁紫轻叹道,“以方家的能量干掉叶昊媒体谁又敢报道?”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方家的家主亲自下令任何人不得寻叶昊的麻烦,违者逐出方家。”

    “你知道方家家主下达这个命令意味着什么吗?”

    文兰懵住了。

    “还有叶昊在林柔儿的订婚仪式上羞辱肖家人,但直到现在肖家人都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肖家人难道真的是顾忌那个神秘修士的警告吗?”梁紫悠悠地说道,“我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叶昊是叶家的子弟。”

    “叶昊的资料。”

    “叶昊的资料已经被封存了,现在谁都调查不出来什么。”梁紫接着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文兰慌了。

    “叶昊说的对,我们的确拿不出让叶昊感兴趣的筹码,因此这合作一说本来就没有可能。”梁紫轻声道,“只要我们跟林柔儿是合作关系,叶昊就绝对不会动我们。”

    走出了紫罗兰会所周婉清不好意思道,“影响到你的心情了吧?”

    “影响到了。”出乎周婉清预料的是叶昊说出了这番话。

    “嗯?”周婉清瞪大了双眼。

    “你知道朋友之间相交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叶昊突然抛出这个问题让周婉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真诚。”叶昊替周婉清回答了这个问题,说到这里叶昊就把一个玉瓶递给周婉清,“这是送你的。”

    周婉清接过之后还待说什么叶昊却是朝不远处的轿车走去。

    “对不起。”周婉清眼神黯淡道。

    周婉清没有想到叶昊妖孽到这种地步。

    根据蛛丝马迹他就推测出自己是有意约叶昊来紫罗兰会所的。

    叶昊现在就是个香饽饽。

    紫罗兰会所的三个创始人怎么可能不忌惮叶昊手中的汤药呢?

    而以她们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平等跟叶昊交谈呢?

    叶昊这位主更是一个受不了刺激的主。

    这就决定了双方肯定会发生冲突。

    梁紫三女跟林柔儿又是合作伙伴,无形之中就会离间叶昊跟林柔儿。

    现在看来的确有了一些成效。

    只是自己似乎失去的更多呢。

    周婉清站在冰冷刺骨的寒风中不知为何觉得心好疼。

    ……

    叶昊开车径自来到了蓬莱会所的88包厢。

    叶昊刚刚推开包厢的大门正在半眯着眼睛的林远图当即睁开了双眸。

    “叶昊,你来了。”

    “等了一会了吧?”叶昊说着就拉开椅子坐下。

    “叶昊,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没必要这么生分?”林远图悠悠地一叹道。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林远图看到叶昊不接自己的话茬只好道,“柔儿的年龄大了,也该找个婆家了。”

    “据我所知林柔儿已经被你赶出了林家,赶出去的同时你还冻结了她的所有银行卡。”叶昊呵呵笑道。

    “那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罢了。”

    “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们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叶昊看着林远图道,“其实在你的心中林柔儿就是个赚钱的工具。”

    “身为族长我要考虑的是整个家族。”

    “所以你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牺牲林柔儿。”

    “我——林柔儿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比谁都希望她过的好。”

    “但事实上却是你亲自把她推进了火坑,不是吗?”叶昊冷笑道,“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很虚伪吗?”

    “叶昊——你不懂。”

    “我的确不懂你的运筹帷幄,也不懂你口中的大义牺牲,我只知道我不会伤害身边的人。”叶昊看着林远图一字一顿道,“还有林柔儿的婚事你决定不了,你也没有资格决定。”

    “叶昊。”林远图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可知道这次前来我想把柔儿许配给你。”

    “之前我就说过了,你没有资格决定林柔儿的婚事。”叶昊似乎没有意外林远图说出这句话,事实上林远图说给林柔儿找个婆家的时候叶昊就知道林远图要说什么了。

    这是要把林柔儿卖了啊!

    而嫁妆多半就是中药啊!

    “你。”林远图不知道叶昊为何纠结这个问题。

    “现在约我的人很多,我要去给别人送药。”叶昊说着就站了起来,“告辞。”

    “叶昊——叶昊。”林远图唤了几句却没有得到叶昊的回应。

    林远图颓然地坐回了原位。

    “自己做错了吗?”林远图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