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龙虎山弟子

第二百二十五章 龙虎山弟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五章 龙虎山弟子

    张劲松看到叶昊走来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老板,就是这里。”张劲松指着面前的一间房子道。

    不用张劲松说叶昊也知道就是这个房间。

    轰地一声叶昊的神念朝着面前的禁制就撞了过去,强横的力量轻易地就把那个青年布下的禁制撕裂。

    下一刻叶昊就看到了目眦欲裂的一幕。

    只见一个青年趴在一个女子的身上正坐着活-塞运动。

    那个少女不断地哀求着、哭泣着。

    可惜没用。

    “该死。”叶昊想都不想神念就朝着那个青年狠狠地轰了过去。

    那个青年惨叫一声七窍之中当即就流出了鲜血。

    叶昊上前一步拎着那个青年,接着朝着他的下方猛踹而去。

    那个青年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呢,就痛苦地捂着下面惨叫起来。

    叶昊把衣服解开给那个少女披上。

    “抱歉,让你受委屈了。”叶昊看着那个被凌辱的少女道。

    那个少女被吓坏了。

    她不断地颤抖着双目都没有焦距。

    看到这一幕叶昊眼中更是愤怒,他上前拎着那个青年的头发,朝着地面就狠狠地砸了过去。

    一下!

    两下!

    十下!

    那个青年不断地惨叫着。

    当他意识到叶昊想要干掉他的时候连忙道,“住手,我是龙虎山的弟子。”

    “龙虎山。”叶昊手中的动作一停。

    三宗六门中龙虎山就是六门之一。

    “龙虎山都是你这样的垃圾吗?”叶昊盯着那个青年道。

    “我的师傅可是龙虎山的长老。”那个青年连忙道。

    “龙虎山的弟子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叶昊冷笑道。

    “我。”那个青年刚要说什么叶昊就扫视了全场一眼道,“你们都出去吧。”

    张劲松连忙带着这群少女走出去了。

    叶昊一挥手就在门口设下一个禁制。

    “你要做什么?”那个青年注意到叶昊眼中杀机的时候脸色一变。

    “你说呢?”叶昊说到这里手中就泛起了一道黑色的光泽。

    “你疯了。”那个青年怒了,“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你就要我偿命吗?”

    “别忘记你也是普通人一步步走来的。”叶昊说到这里大手就贴在了那个青年的心口。

    万寿决!

    当叶昊运转万寿决的时候那个青年的黑发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了吗,同时那个青年的皮肤变得松弛眼皮也耷拉下来了。

    “你——你做了什么?”

    叶昊不答只是持续地吸收着这个青年的生命能量。

    大约过去了十五个呼吸这个青年就化为皮包骨头。

    全身的血肉精华都被叶昊吸收了。

    叶昊觉得自己的修为噌噌地上涨,这一会修为就逼近了分身第二层。

    “这——这也太霸道了吧?”叶昊惊愕道。

    不过很快叶昊就平静下来了。

    他一挥手就把这个青年的骨头灼烧的干干净净。

    叶昊微一沉吟就拨打了晓明的电话。

    没过一会晓明就匆匆地赶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晓明看到叶昊凝重的语气说道。

    “刚刚我杀了一个龙虎门的弟子。”叶昊看着晓明道。

    “什么?”晓明大惊道。

    晓明盯着叶昊看了一会便道,“你为何要杀他?”

    叶昊就把事情的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

    “该杀。”晓明气愤地说道。

    不过旋即晓明就苦笑起来,“但是不该你杀啊。”

    “你都说了该杀。”

    “问题是这种事应该龙虎门审问啊。”

    “你觉得龙虎门审问还会再杀他吗?”

    “这个。”晓明沉默下来。

    良久晓明才道,“这件事你要咬死不松口。”

    “嗯?”

    “千万不能承认。”

    “剩下的事我来运作。”晓明沉声道。

    “好。”

    晓明离去了还没过多长时间呢,一道恐怖的气息就降临到了这里,接着叶昊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徒儿火烈呢?”

    “不知道。”

    “我徒儿临死之前就是在这里,而这里只有一个修行之士。”中年道人盯着叶昊道,“我劝你跟我说实话,否则别怪我出手了。”

    “你出手试试?”中年道人的话音一落一道冰冷的声音就划破了长空,接着穿着羽绒服的梅訫雪就飘然出现在半空之中。

    “梅訫雪。”中年道人一怔道。

    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梅訫雪参合到其中。

    梅訫雪看着叶昊道,“人是不是你杀的?”

    叶昊沉默。

    “不管人是不是你杀的,你我都保定了。”梅訫雪霸气地说道。

    “是我杀的。”叶昊沉吟了一下说道。

    “果然是你杀的。”中年道人看着叶昊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杀机。

    “他该杀,也该死。”叶昊看着中年道人缓缓地说道。

    “你说什么?”中年道人勃然大怒。

    “张劲松。”叶昊神念一动就把张劲松唤到这里。

    张劲松看着半空之中悬浮着一男一女就打了一个哆嗦。

    娘的。

    怎么这么多修士?

    “老板,何事?”

    “把这个房间的监控视频调出来。”

    “是。”

    蓬莱会所各处都有监控,可谓是没有任何死角。

    很快中年道人和梅訫雪就看到了他的弟子是如何地嚣张肆意,又是如何地不顾少女的惨叫强行凌辱。

    “该杀。”梅訫雪气愤地全身都在发抖。

    中年道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这么不堪。

    “素闻龙虎山是名门正派,若是前辈你遇到这种行径,你告诉我你该如何做?”叶昊看着中年道人道。

    中年道人沉吟了一下轻叹道,“这件事是火烈咎由自取,也罢,这件事到此为止。”

    中年道人说出了这番话倒是出乎了叶昊的预料。

    “前辈高义。”

    “高义个屁,要不是有我给你撑腰,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梅訫雪撇了撇嘴。

    “梅訫雪,老夫岂是你想的那种人?”中年道人愤怒地说道。

    “反正我觉得你们龙虎山的人虚伪!”

    “我们龙虎山再虚伪难道还比得上你闭月宗。”

    “老杂-毛,你说什么?”梅訫雪怒了。

    “你。”中年道人气得全身都颤抖起来。

    论修为梅訫雪不是中年道人的对手,但是中年道人能对梅訫雪出手吗?

    无论如何中年道人都是梅訫雪的长辈,要出手也得龙虎山的年轻一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