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十章 急急如律令

第十章 急急如律令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十章 急急如律令

    “许老师,我不懂你的意思。”叶昊脸色有些难看道。

    “你不懂我的意思?好,那我问你这次你的成绩怎么回事?”许丽怒声道,“一个人的成绩差不可耻,可耻的是抄袭。”

    “你知道什么是抄袭吗?抄袭就是偷,就是小偷,懂吗?”许丽劈头盖脸地骂道。

    其实很多同学早就怀疑这件事了。

    只是没有谁把这件事说出来罢了。

    现在许丽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同学们顿时一个个窃窃私语起来。

    叶昊盯着许丽道,“我不懂。”

    “你不懂?”闻言许丽更怒了,“叶昊,你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许老师,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叶昊呢?

    “我过分?叶昊,看来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许丽冷冷地看着叶昊道,“月考公然抄袭这件事会写进你的档案。”

    说完这句话许丽转身就走。

    “慢着。”叶昊沉声道。

    许丽驻足,“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你说我抄袭?可以,拿出证据来。”叶昊的眼中绽放出了凌厉的寒光,“若是拿不出证据的话,别怪我去教育局告你。”

    “你要证据是吗?”许丽被叶昊激怒了,她朝着叶昊走来,“我现在就给你证据。”

    许丽说话的时候就来到了叶昊的面前,她顺手把叶昊桌子上的历史书拿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历史你得了98分吧?”

    “没错。”

    “也就是说历史书上的内容你几乎都会吧?”

    “是的。”

    “鸦片战争胜利的意义是什么?”

    “虎门销烟是中国人民禁烟斗争的伟大胜利,显示了中华民族反对外国侵略的坚强意志。”叶昊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

    随后许丽又问了历史书上的几个问题。

    而叶昊对答如流,中间没有错一个字。

    不信邪的许丽拿起周帅的高考模拟卷,她翻了一会就找到了一个大题问道,宋代人智圆说:“尝谓三教之大,其不可遗也。行五常、正三纲,得人伦之大道,儒有焉;绝圣弃智,守雌保弱,道有焉;自因克果,反妄归真,俾千变万态,复乎心性,释有焉。”

    许丽读出这段话之后很多学生的脸上都露出了茫然之色。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过这句话。

    许丽看到叶昊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便冷笑道:“这段材料反映了当时思想领域的一种什么现象?”

    “上述材料反映了儒学、佛教、道教三教合一的局面。”叶昊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

    许丽的脸色一僵,不过还是接着问道,“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来,社会的动荡不安造成道教、佛教相继兴盛发展,儒学、佛教、道教互相吸纳渗透,形成三教合一的局面。”

    许丽有些震惊地看着叶昊,“你看过了?”

    “没有。”叶昊摇头。

    “没有看到你怎么可能回答的跟答案一样?”许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根据当时的时代背景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答案。”叶昊沉声道。

    “我再问你一个。”许丽又找了几个生涩的问题,但叶昊都给出了合理的答案。

    这时许丽是真的相信叶昊没有抄袭了。

    因为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还有灵活的脑子根本就做不到这点。

    “政治,生物,地理这几门,许老师不妨也考一下我?”叶昊不咸不淡地说道,“我可不想背负着抄袭的名声。”

    “你——之前为何要隐藏自己的实力?”许丽脑海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什么。

    许丽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因为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因为我不想高调。”叶昊也不想表现的这般惊世骇俗,于是顺着许丽的话回道。

    “你。”许丽指着叶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样是无疑搞地许丽很被动。

    但是现在她又能做什么呢?

    许丽离去了。

    全班沸腾了。

    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个原本不被他们重视的同学。

    “我去,原来你隐藏的这么深?”周帅拍了叶昊一巴掌道。

    叶昊却是站了起来朝着教室外走去。

    同学的嘲讽,老师的冷眼,让叶昊身心疲惫。

    叶昊的心中不由生出了远离这个学校的念头。

    走着走着叶昊再次来到了池塘边,他怔怔地看着青绿色的池塘,脑海中出现了几个月前的场景。

    叶昊正在回想的时候视线中猛然之间出现了一个身穿道袍的女子。

    什么情况?

    梅訫雪没有想到池塘边还有学生,她神情不悦地看了叶昊一眼道,“这个时间不去上课在这干嘛?”

    “心情不好。”叶昊回道。

    “心情不好也不该来这个地方。”梅訫雪冷哼道。

    “为什么?”叶昊心中一动。

    “因为这个地方。”梅訫雪及时住口,“总之离开这里。”

    “你来这里是不是感觉到了这里的妖气?”叶昊看到梅訫雪不说便试探性地问道。

    梅訫雪的眼中不由地绽放出了一抹亮光,“看不出来小子你也是同行啊。”

    “不,我只是一个学生。”叶昊一脸腼腆道。

    “那你刚才说这里有妖气?”梅訫雪一怔。

    “我猜的,你们道士不是都喜欢装神弄鬼吗?”叶昊说是这样说,但心中绝对不会这样想。

    否则那天的妖怪如何解释?那个神秘的中年如何解释?

    “敢说你姑奶奶装神弄鬼?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梅訫雪柳眉一竖怒声道。

    “我错了。”叶昊老老实实地说道。

    梅訫雪看到叶昊认错脸上的神色稍缓,“你现在就离开这里吧,接下来的场面少儿不宜。”

    “我在这里兴许能帮你的忙呢?”叶昊怎么可能离去?

    “我再提醒你一遍,你给我离开这里。”梅訫雪警告道。

    “我。”叶昊刚说到这里梅訫雪的脸上就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急急如律令,赦。”

    梅訫雪说话的时候手中就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而随着她的话音一落符纸顷刻之间就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叶昊眼中的清明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