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章 一滴神血

第一章 一滴神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一滴神血

    “蓝小蝶,150分。”一个戴着黑色边框的中年妇女脸上挂着浓浓的笑容把手中的数学考卷递给了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

    蓝小蝶双手接过了试卷。

    “再接再厉,继续保持。”许丽越看蓝小蝶越是满意。

    聪明,漂亮,还知书达理,这样的女孩这年头可不多了。

    而当许丽看到下一份试卷上的分数的时候脸上顿时阴云密布起来。

    “叶昊,38分。”

    全场的学生当即大笑了起来。

    “38分。”

    “叶昊还真是个奇葩啊!”

    “叶昊这次恐怕又是咱们重点班的倒数第一了吧?”

    “这个有悬念吗?”

    在同学的嘲笑中一个满脸通红的少年神情不安地走到许丽的面前。

    许丽看着叶昊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试卷在叶昊的脸上拍了拍。

    “拿着试卷去门口站着。”

    叶昊正欲去接试卷,许丽却随手扔了。

    叶昊只好蹲下捡起试卷默默地走出教室。

    站在墙边叶昊的脸上阴晴不定。

    没有谁不在乎脸面,尤其在这个年龄段。

    而这时叶昊听到了许丽的总结。

    “这次大家考的不错,要不是叶昊这个累赘拉低了咱们班级的平均分,这次咱们重点二班说不得能超过一班。”

    叶昊突然觉得心口好疼。

    许丽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了他的心口。

    他踉踉跄跄地朝着学校的小池塘走去。

    站在小池塘的面前叶昊久久都无法平静,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想要大喊一声。

    但是他不敢。

    他担心招来学校保安队。

    叶昊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阵憋屈。

    父亲通过关系把他送到了重点班,就是希望叶昊能够考上大学,但是叶昊根本就没那个天资,以至于屡次遭到同学的嘲笑。

    他有一种受够的感觉。

    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就颓然地坐在了草地上。

    茫然中的叶昊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根藤条涌出了水面,沿着草地缓缓地朝着他的脚踝位置爬去。

    当那根藤条距离叶昊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就闪电般地缠上了他的脚踝,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拉着叶昊朝着池塘边拽去。

    叶昊瞬间惊醒。

    惊慌中他不断地扒拉沿途中的泥土和青草试图阻止这根藤条的拉拽。

    但是没用。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叶昊就被拉到了池塘中。

    叶昊呛了几口水之后就连忙闭上了嘴巴,而这时他的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身影正冷漠嗜血地看着自己。

    下一刻这道身影就缠上了叶昊的身躯,接着他张嘴就朝着叶昊的脖子咬去。

    叶昊惊恐之下甚至都忘记了反抗。

    而就在对方的嘴巴即将咬到叶昊的时候一道惊雷般的炸响在池塘中震响。

    “孽畜,大胆。”

    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缠着叶昊的身影砰地一声就破碎了。

    什么情况?

    叶昊瞪大了眼睛。

    这时一道柔和的力量包裹了叶昊的全身把他送到了草地上。

    叶昊一眼就看到一位穿着华丽长袍的中年。

    中年的身形虚幻如同隐藏在云里雾里,他淡淡地扫了叶昊一眼便蹙眉道:“资质这么差?罢了,相见就是缘。少年,张开嘴。”

    叶昊连忙张开了嘴巴。

    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个中年是传说中的神仙了。

    这是要赐予灵丹妙药?

    这时中年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精美的匕首,他持着匕首朝着一根手指轻轻一划。

    一滴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少年,饮下这滴鲜血。”

    “这。”叶昊有些为难起来。

    这是让自己吮吸他的手指吗?

    恶不恶心?

    不过叶昊想到这滴鲜血对自己肯定有大用,因此他便忍住心中的恶心握着那个中年的手指就要吮吸。

    那个中年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接着一巴掌就抽到了叶昊的脸上。

    “你做什么?”那个中年骂道。

    “你不是让我饮下这滴鲜血吗?”叶昊有些懵比地捂着脸颊道。

    那个中年有些无奈地弹了弹手指,顿时那滴鲜血就脱离了他的手指。

    叶昊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滴鲜血才意识到自己二了。

    他连忙张嘴把那滴鲜血吞咽下去。

    那滴鲜血刚一进到叶昊体内的刹那他就觉得全身都炽热起来。

    “怎么回事?”

    “神血正在逐渐地改变着你的身躯,不过前期你可能要痛苦一段时间。”那个中年说到这里身形就悄无声息地隐去了。

    叶昊已经顾不得中年的离去了。

    因为他忍受不了这种痛苦昏迷过去了。

    ……

    叶昊记不清自己多少次活活地痛昏过去了。

    他只是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被送到了医院。

    随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志国,小昊的医药费医生催了几天了。”郭秀看着赶来送饭的一个中年轻叹道。

    这个中年的样子跟叶昊有着几分相像,闻言他迟疑了一下就说道,“我去老周家借。”

    “咱家已经借老周家五万了,怎么好意思再朝人家张口?”郭秀看着叶志国道,“咱爹不是有不少钱吗?”

    “咱爹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叶志国苦笑道,“我要是能借来早就借了。”

    “小昊可是他的亲孙子,难道他要见死不救吗?”郭秀说着说着就怒了。

    叶志国沉默了下来。

    郭秀看到丈夫这个样子不由地流下了眼泪。

    他落泪不是因为丈夫没本事,而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能力救自己的儿子。

    医药费要是再交不上的话叶昊就得被扫地出门。

    “别哭了,好好照看小昊,钱的事交给我。”叶志国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郭秀依然还是无力地哭泣。

    原本叶昊的家庭还算小康。

    但是叶昊住了六个月的重症监护室把这个小康之家彻底摧毁。

    这些天他们夫妻已经把能借的都借了。

    但是叶昊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郭秀哭泣的时候浑然没有注意到昏迷中的叶昊的眼角悄然划过了两滴眼泪。

    父母的谈话叶昊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现在他的身体还在改造中,不过叶昊清楚改造已经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