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孔颖儿上场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孔颖儿上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我若是不小心伤了你的侍女呢?”金鳞道子想了一下就说道。

    若是之前金鳞道子不担心这个问题。

    可是再被叶昊虐了之后就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他担心自己伤到了孔颖儿被叶昊干掉。

    金鳞道子不是不知道说出来这话自己的颜面会受损?

    可是这个时候金鳞道子还有脸吗?

    “你可放手施为。”叶昊淡淡道。

    听到叶昊这样说金鳞道子就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朝着孔颖儿走了过去。

    “准备好了吗?”金鳞道子眼神灼灼地看着孔颖儿道,“我不会留手。”

    “三招。”孔颖儿伸出了三根手指,“败你。”

    “狂妄。”金鳞道子怒了。

    叶昊要是说出这句话金鳞道子还不至于这般动怒?

    可是什么时候一尊准天骄都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吗?

    “第一招。”孔颖儿话音一落就化作了离弦之箭朝着金鳞道子冲了过去,而在冲到半途的过程中她的身上就出现了五道神芒。

    第一道神芒漆黑如墨。

    若是穷山上的霸王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正是自己当年送给叶昊的霸体。

    霸体哪怕在诸多体质之中都是极为上乘的存在啊。

    第二道神芒光彩夺目。

    这是琉璃之体散发的光辉。

    第三道神芒冰冷刺骨。

    这是冰魄玄体散发的光辉。

    第四道神芒晶莹剔透。

    这是水镜玄体散发的光辉。

    第五道神芒绿意盎然。

    这是长生之体散发的光辉。

    五道神芒彼此之间融合化作了一种全新的体质。

    这种体质融合了霸体的霸道,琉璃之体的坚固,冰魄玄体的极寒,水镜之体的防御,长生之体的生机。

    孔颖儿一拳轰出去之后金鳞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因为单纯地论攻击力孔颖儿还超过了之前的小七。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

    刚才小七出手的时候动用的是纯碎的肉身之力。

    拳头碰撞到一起的时候金鳞道子就感受到了一阵撕裂的感觉,他身形急退的同时全身就弥漫出了道性的光泽。

    出乎金鳞道子预料的是孔颖儿没有继续追踪。

    “第一招只是告诉你,若是你再轻视我的话,你很有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孔颖儿淡淡地说道。

    金鳞道子深深地看了孔颖儿一眼。

    到了现在他如何不知道孔颖儿是跟自己同级别的存在。

    因此金鳞道子取出了一株药王,然后撕咬了一个口子吮吸汁液,药王蕴含的能量何其的霸道,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让他伤势痊愈了。

    “可以开始了。”痊愈之后金鳞道子看着孔颖儿沉声道。

    孔颖儿点了点头之后身形瞬间就消失了。

    消失的没有踪迹。

    金鳞道子的神念扫了一遍两遍三遍之后依然没有发现之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孔颖儿不可能消失。

    她肯定隐藏在暗处。

    问题是隐藏在哪呢?

    寻不到踪迹的金鳞道子的神念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防御在自己的四周。

    而就在金鳞道子布置第三层防御的时候孔颖儿的身影出现在他的上方。

    没有丝毫征兆。

    就这样突兀地。

    金鳞道子的脸色狂变。

    唯一让他稍稍心安的是自己已经布下了两道防御。

    自己还是有时间反击。

    只是旋即他就变色了。

    因为孔颖儿的双脚朝着下方踏去的时候金鳞道子的防御如同纸糊的一样被撕裂了。

    怎么可能?

    金鳞道子满脸的不可思议。

    自己的防御不说天下无双,可也不是谁都能破的吧?

    孔颖儿怎么就能给破了呢?

    这一幕别说金鳞道子觉得不可思议,四周观战的修士也觉得不可思议。

    “谁能告诉我这怎么回事?”

    “金鳞的防御为何顷刻之间就被撕裂了呢?”

    “我感受到了阵法的波动。”

    “阵法?阵法可以剥离对方的防御吗?”

    “没听说过阵法有这个能力?”

    其实孔颖儿动用的正是阵法。

    孔颖儿这些年一直修炼阵道。

    而随着孔颖儿的资质达到了妖孽之后孔颖儿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踏足了十二品尊级阵师。

    其实正常说来哪怕孔颖儿的资质达到了妖孽,也不可能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就达到这个地步?不过谁让孔颖儿这三十年对着道碑修炼呢?

    这三十年的修炼相当于孔颖儿数百年的苦修啊。

    孔颖儿的阵道达到了十二品之后就跟着叶昊修炼那张金色纸张上记载的更高层次的阵道演绎。

    而剥离对方的攻击就是金色符纸上记载的秘术。

    孔颖儿剥离了金鳞道子的防御之后双脚就稳稳地踏在了他的肩膀上。

    咔嚓!

    金鳞道子的双膝被硬生生地震断,他的口中更是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金鳞道子也不是普通人。

    喷出鲜血的同时他就运转体内的仙力进行反击。

    只是让金鳞道子觉得震惊的是体内的仙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禁锢了。

    就在这时一柄战剑指着他的眉心。

    “你输了。”

    感受着战剑上蕴含的恐怖波动金鳞道子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你。”

    金鳞道子有些接受不了。

    “金鳞,你让我太失望。”孔颖儿平静地说道,“第三招我还没有用呢?”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败给你。”金鳞道子眼中满是浓浓的不甘之色。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让金鳞道子没有想到的是孔颖儿收回了手中的战剑。

    孔颖儿退到山门口的时候卓星儿落在她的身边。

    “你已经擒住了金鳞,为何还要给他机会?”

    “我要让他心服口服。”孔颖儿看着卓星儿道。

    金鳞不是普通人。

    哪怕战力不如她,可也是一名妖孽啊。

    只有彻底打败他,他才能够心服口服。

    “刚才你的攻击多少占了偷袭的成份,再来一次的话金鳞肯定有所防御了啊。”卓星儿忍不住说道。

    无论是孔颖儿动用的阵道之术还是禁仙之术都打了金鳞一个措手不及。

    阵道之术的更高层次的演绎这些年从来就没有一名阵道师公开施展过。

    因此金鳞不知道也可以理解。    禁仙之术更是可以称为秘术,谁能想到战斗的时候体内的仙力被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