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得罪妖孽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得罪妖孽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这个你也知道?”叶昊惊愕道。

    “还不是因为你在四重天闹的事太大了。”江寒玉咯咯笑道,“而且牵扯的无一例外都是大势力,想不被人知道都很难啊。”

    “好吧。”叶昊说到这里就转移了话题,“皓月,你怎么想起来来联盟城了?”

    “宝玉阁拍卖大批仙丹和法宝的消息传到了四重天,四重天的一些大势力都派出了代表准备购买一些。”皓月轻声道,“我前来联盟城就是代表云霄宫准备购买一批的。”

    “我给你就是。”

    “这不行,我代表的是宗门,咱一码归一码。”

    “这样吧,我按照底价给你。”叶昊想了一下就说道,“这个没问题了吧?”

    “你不会赊本吧?”

    “不会。”

    “那好。”

    皓月落座之后江寒玉给皓月倒了一杯清茶。

    “谢谢。”皓月端起茶杯轻声道。

    “嗯,我出去看看,有什么事,你们喊门口的小琴。”江寒玉清楚自己再待在这里不合适了,因此找了个借口就要出去。

    “你们两口子估计有很多话要说,我也出去转转,待会再进来。”韩非也站了起来。

    韩非随着江寒玉走了一些距离之后就道,“你们给春风阁发邀请函了吗?”

    “发了。”

    “叶昊说把春风阁的邀请函取消。”

    “好。”江寒玉点头。

    韩非不由地高看了江寒玉一眼。

    江寒玉这个女子太会来事了。

    因为正常情况下都会询问一下原因。

    “我不知道春风阁的人到了没有?我现在下去看看,要是来的话就把她们请出去。”江寒玉随即又说道。

    “嗯。”

    江寒玉来到门口正准备询问记录宾客的服务人员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两个身着彩衣的女子走了过来。

    这两个女子江寒玉是认识的。

    一个是春风阁的管事唐子珊,一个是春风阁的仙王全冰蓝。

    唐子珊正准备递邀请函的时候江寒玉就笑吟吟地走了过去。

    “见过唐管事,见过全仙王。”

    唐子珊看着江寒玉笑着说道,“江少阁主。”

    江寒玉的地位可不比她唐子珊弱,更不用说现在宝玉阁炙手可热。

    “刚刚有人交待过取消春风阁的邀请函。”江寒玉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我也只是个打杂的,实在是有心无力。”

    “什么?”唐子珊脸色一变,“江少阁主,我记得我们春风阁没有得罪你们宝玉阁吧?”

    “可是你们得罪了我上面的人啊。”

    “宝玉阁的长老还是你父亲?”

    “都不是。”

    “那是谁?”

    “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啊。”

    唐子珊想了一下,终于意识过来,“不知道江少阁主方不方便代为引荐一二,因为我们实在不知道你说的背后人物是谁?也许彼此之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就在这时一道奚落的声音在唐子珊的耳中响起,“把我从你们春风阁赶出去也是误会吗?”

    唐子珊待看清是谁的时候不由地惊住了。

    “怎么是你?”

    唐子珊如何能不认识韩非呢?

    因为一个时辰前正是她把韩非二人赶出春风阁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我了吧?是不是觉得有些意外?”韩非笑眯眯地看着唐子珊道,“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以后你们春风阁别想在宝玉阁买到任何东西。”

    唐子珊的脸色不由地变了。

    “你还没有权利决定宝玉阁的事吧?”

    “他是没资格。”这时叶昊牵着皓月的小手走了过来。

    “但我有资格。”

    “你是谁?”唐子珊盯着叶昊道。

    “宝玉阁的仙丹和法宝都是我提供的。”叶昊淡淡地说道,“现在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呢?”

    听到这里唐子珊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五重天的各大势力都想知道宝玉阁的仙丹和法宝是谁提供的?

    可是直到今天都没有得出个一个结论。

    但他们知道的是前去的仙王中阶和仙王高阶的全都被擒住了。

    换言之出手的那位背后是一尊仙王巅峰的存在。

    “唐执事,这是怎么回事?”全冰蓝愤怒地看着唐子珊道。

    唐子珊苦笑着把刚才发生的事向全冰蓝说了一遍。

    “对方既然丝毫不介意朱雀公子的身份,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两位的身份很高贵吗?”全冰蓝很想把唐子珊的脑袋砸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屎?

    “但是朱雀一族背后却是仙王巅峰的存在?”

    “你觉得这两位的背后就没有仙王巅峰的存在吗?”

    “我。”其实唐子珊之所以对朱雀公子客气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朱雀公子这些年出手一直都很阔绰,对于这样的优质客户感情上怎么都会有一些倾斜?

    “两位公子。”全冰蓝正想求情的时候就被韩非打断了,“之前我还觉得你们春风阁的实力还不错,现在我才发现你们春风阁也就那样。”

    “什么意思?”全冰蓝惊疑地看着韩非道。

    “唐执事,我在你们春风阁的门口重创了朱雀公子,难道你们春风阁都没有查查我的身份吗?”韩非有些无语地问道。

    全冰蓝不由地看向了唐子珊。

    唐子珊一脸的尴尬。

    她只想着给朱雀公子疗伤了,却是把这茬事忘记了。

    “不知道道友是谁?”全冰蓝轻声问道。

    “道友?”韩非哈哈大笑起来。

    “全冰蓝,莫非你觉得这位跟你一样是仙王强者吗?”这时一个身着蓑衣的老者走了过来。

    “翁前辈。”全冰蓝忙行礼道。

    全冰蓝只是仙王四层的强者。

    而眼前的这位却是仙王高阶。

    唤作翁前辈的老者指着韩非道,“这位的骨龄都不到一千年,现在知道你们得罪的是什么人了吗?”

    全冰蓝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住了。

    “不到一千年?”全冰蓝咀嚼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都发冷起来。

    他不由地想到了一种一件事。

    “您的意思是他是妖孽?”

    “否则呢?”

    “可是为何我看不破他的骨龄呢?”    “因为人家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力都比你强啊。”翁同知说到这里又想到了什么,“这位的骨龄比这位还要年轻。啧啧啧,不得了,你们春风阁还真是牛比啊,一下子就得罪了两位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