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古琴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古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太玄学院的新生匆忙地朝着操场赶去。

    怜烟的眼神一凝道,“看来学院要彻查新生了。”

    “是啊。”叶昊点头。

    太玄学院有着不停运转的阵法。

    这种阵法哪怕是仙尊都别想悄无声息地出去。

    更不用说刚才行刺的那个杀手了。

    “要不我们去看看?”怜烟想了一下就说道。

    “好。”

    就在二人朝着操场赶去的同时也有不少的导师和老生朝着操场赶去。

    行刺导师这件事太恶劣了。

    几乎第一时间整个太玄学院的师生都知道了。

    叶昊和怜烟赶到操场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叶昊和怜烟费了好大的劲才挤进去。

    叶昊的神念扫了一下很快眸光就落在了一个黑衣少女身上。

    黑衣少女,略微清瘦,身材高挑。

    她就像是高傲的天鹅一样静静地站在人群之中。

    而四周的男学生时不时地看向她。

    怜烟顺着叶昊的眸光落在了黑衣少女的身上。

    “你认识她?”怜烟开口问道。

    “见过一面。”叶昊淡淡笑道。

    “这位是这一届新生的准天骄。”怜烟轻声道,“一个十分惊艳的女孩。”

    “再惊艳也要倒霉了。”叶昊呵呵笑道。

    “怎么说?”

    “你说呢?”

    “你说的见过一面难道是刚刚在宴会上?”

    “聪明。”

    “就是这位袭杀的庄松?”

    “不错。”

    “她为何要杀庄松呢?”

    “要不你问问?”

    “这种场合我怎么问?”

    叶昊却是朝着人群走去。

    “你别去。”怜烟惊呼道。

    没过多长时间叶昊就走到黑衣女子的身边。

    黑衣女子也认出了叶昊。

    “为何要杀庄松?”

    黑衣女子的脸色大变。

    她这才意识到叶昊刚才就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察觉到黑衣女子弥漫出的淡淡杀意叶昊笑着说道,“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单纯地好奇而已。”

    “十年前我姐姐不从,被庄松残忍地虐杀。”黑衣女子抿了抿嘴唇说道。

    “那你为何伤及无辜?”

    “无辜?庄松的追随者有无辜的吗?当年他的追随者手中也沾染了我姐姐的鲜血。”黑衣女子冷笑道。

    “是不是非得杀死庄松?”

    迎着叶昊的眸光黑衣女子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是。”

    叶昊伸出了手在黑衣女子紧绷的神色中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你要揭发我?”

    “知不知道你很鲁莽?”叶昊平静道。

    “今晚宴会上庄松不会带着他的追踪兽。”黑衣女子沉声道。

    追踪兽!

    一种嗅觉极为敏感的妖兽。

    今晚庄松要是带着他的追踪兽的话黑衣女子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可是你却把自身置于险地。”

    “为了给姐姐报仇,我足足等了十年。”

    “下次记得计划周全一些。”叶昊说到这里大手就松开了黑衣女子的肩膀。

    等到叶昊朝着前方走去的时候黑衣女子紧绷的身躯才微微放松了下来。

    而这时黑衣女子震惊地发现自己虚弱的神魂竟然充盈起来。

    比巅峰状态还巅峰。

    “难道刚才他搭在自己肩膀的时候是为了帮自己恢复神魂?”黑衣女子喃喃道。

    叶昊朝着前方一路走去,直到走到一个女子的身边。

    “你不好好地研究你的通灵术,你来这里做什么?”

    “学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做导师的当然要来。”韩梦琪有些惊诧地问道,“倒是你,怎么来这了?”

    “我也想找到凶手啊。”

    “找到了吗?”

    “没有。”

    “我不信。”

    “爱信不信。”

    韩梦琪惊疑不定地看了叶昊一眼,接着神情凝重地看着叶昊道,“我说这件事你不会参合了吧?”

    “你觉得呢?”

    “庄松那种小角色是没有机会得罪你的,就算得罪了你,你也不可能采取这样的方式。”

    “知道你还问?”

    韩梦琪摆了摆手道,“你在这歇着,我四处转转。”

    叶昊知道韩梦琪等一众导师是想从这些学生之中寻找凶手。

    不过现在韩梦琪她们注定是要做无用功了。

    叶昊折身走到怜烟身边。

    怜烟有些不安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很多修士盯着你?”

    “那怎么了?”

    “你唯独走到古琴的身边,你觉得别人可能不怀疑吗?”

    “怀疑又怎么了?有本事去检查啊?”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帮古琴补充了一下神魂之力。”

    “你还是丹师?”

    “是啊。”

    “你不是阵师吗?”

    “谁规定的是阵师就不能是丹师了?”

    “好吧。”

    学院的导师和执法队的诸多高手都出动了。

    而经过了数个时辰之后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所有新生的神魂都没有任何问题。

    分身陨落神魂肯定会遭到创伤。

    这是肯定的。

    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一点,凶手不是新生。

    不得已的情况下白鹤只有让新生离去。

    叶昊和怜烟朝着住宿的地方走去的时候猛地叶昊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先走吧,我有些事。”

    “什么事?”

    “这个你就别问了。”

    怜烟有些诧异地看了叶昊一眼还是离去了。

    而就在怜烟离去一会一道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不是古琴又是何人?

    古琴走到叶昊的面前,“为何你帮我?”

    “没有原因。”

    “没有原因?”

    “我不明白!”

    “若说原因的话也不是没有。”叶昊想了一下就道,“相对于庄松来说看你顺眼一些。”

    这个理由让古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管如何我欠你一条命。”古琴沉声道。

    说完这句话古琴转身就走。

    干净利落。

    叶昊看着古琴的背影悠悠地说道,“你欠的可不仅仅是一条命啊!”

    “你这是何意?”这时一道声音传进了叶昊的耳中。

    “要债的这不是来了吗?”叶昊看着某处虚空平静地说道。

    “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看穿我的?”

    “无它。”叶昊说着身边就出现了一道苍老的身影,“剑灵,而已。”

    这时从虚空之中走出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正是刚刚出现在宴会上的丰臣副院长。    丰臣看了斩妖剑一眼道,“好强大的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