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天玄兽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天玄兽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罗浮之前是没有资格直接呼喊闭月这俩字的。

    不过随着罗浮的战力踏足巨头后双方之间就是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我也不知道。”叶昊看了陈闭月一眼就笑着说道。

    叶昊刚说出这句话自己的脚丫子被狠狠地踩了一下。

    叶昊不由地咧嘴抽了一下。

    没有谁会时时刻刻地仙力运转全身的,因此陈闭月的这一脚着实很痛。

    叶昊刚要说什么就看到了陈闭月若秋水般的眸子露出了些许担忧之色。

    叶昊怔了怔。

    旋即就意识到陈闭月之所以露出这幅神情是担心她刚才的举动让叶昊心中生厌。

    叶昊不动声色地把陈闭月的玉足夹住了。

    陈闭月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她挣扎了起来。

    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抽不出来。

    “登徒子。”陈闭月传音骂道。

    “哈哈哈,我若是登徒子,刚才你是什么?”

    “你你你。”

    “待会有时间吗?”

    听到叶昊这样问陈闭月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想和你约个会?”

    “谁跟你约会啊?”陈闭月声若蚊蚁道。

    叶昊没有再捉弄陈闭月,而是松开了她的玉足,侧脸看向了身边的罗浮,“罗浮,酒过三巡之后咱们就走。”

    “好。”

    “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

    “闭月的事吗?”

    “你怎么知道?”

    罗浮翻了叶昊一眼道,“明摆着的事,你当我傻吗?”

    “嗯,待会我带闭月逛街转转,下次再带你。”

    “好。”罗浮点了点头,心中涌过了阵阵暖流。

    罗浮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

    侍女。

    但是叶昊却从来没有把她当作侍女。

    很多事都是跟她商量着来。

    酒过三巡之后叶昊就告辞。

    而在叶昊刚刚离去之后陈闭月也就随即告辞。

    皓月惊疑不定地看着陈闭月离去的身影,旋即也站起来向吕蒙告辞。

    走出醉仙楼的时候皓月看到陈闭月和叶昊肩并着肩地朝着远方走去,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皓月的心中有些不舒服。

    身为人族的妖孽,皓月的心气很高。

    哪怕是巨头都不放在她的眼中。

    而叶昊却走进了她的心中。

    可惜的是叶昊跟她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在皓月想要放下身段追求的时候,这才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陈闭月很腼腆。

    她一直低着头,似乎脚上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叶昊笑着问道,“我知道你的脚丫子很好看,可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看吧?”

    “我穿着鞋呢?”

    “你没穿鞋的时候我也看过啊。”

    陈闭月顿时想起来当年叶昊偷窥自己的事,耳朵根子顿时红了起来,“当时你真的是不小心闯进来的吗?”

    “真的。”

    “你说这是缘分吗?”

    “是啊。”叶昊点了点头道,“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

    “你喜欢我吗?”陈闭月沉吟了一下看着叶昊道。

    “你呢?”叶昊不答反问道。

    “我的身子已经被你看过了,这辈子不嫁给你嫁给谁呢?”

    “为何我觉得你心不甘情不愿呢?”

    “无论从哪点来看你都是我心中最理想的郎君。”陈闭月轻轻地摇了摇头道,“甚至你比我想象中的郎君还要更加理想。”

    顿了一下陈闭月认真地看着叶昊道,“我心也甘,情也愿。”

    “我看过你的身子之后,若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叶昊想了一下就说道,“而通过这几次的接触之后,对你也有了一些感觉。”

    “继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专情的人,可是渐渐地我发现专情未必就是好事。”叶昊斟酌着语言说道,“我有时间,也有精力,去陪伴我喜欢的以及喜欢我的女人。”

    “我对你有感觉,而你又喜欢我。”叶昊说到这里就牵起了陈闭月的手,“我想我们可以在一起。”

    陈闭月被叶昊牵着小手本能地挣扎了一下。

    可是很快就放弃了挣扎。

    “那你会娶我吗?”

    “会。”

    “我相信你不会辜负我的。”

    “你这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这个给你。”陈闭月递给叶昊一个锦盒。

    “这是什么?”叶昊接过去看到锦盒之中有一个人形的木头。

    “替死傀儡。”陈闭月轻声道。

    “替死傀儡?”叶昊不由一惊。

    “你炼化了这个替死傀儡之后就可以帮你替死一次。”

    “还是你留着吧。”叶昊说着就要还给陈闭月。

    “我的身上已经有了一具替死傀儡了。”陈闭月说着就取出了一具替死傀儡给叶昊看。

    叶昊想了一下就收下。

    旋即叶昊就递给了陈闭月一枚战宠卵。

    看着手中的战宠卵陈闭月好奇地问道,“这是战宠卵?”

    叶昊点头。

    “这个是什么战宠?”陈闭月刚说到这里一个中年就凑了上来,那个中年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这枚战宠卵,一个呼吸之后就看着陈闭月问道,“可以把你手中的战宠卵给我看看吗?”

    “不可以。”叶昊回道。

    “这枚战宠卵上的印记好像是天玄兽。”

    叶昊惊愕地看着那个中年道,“看来你对战宠卵很有研究啊。”

    “还真是天玄兽啊。”那个中年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天玄兽?”陈闭月惊讶道,“什么等级的天玄兽?”

    “你手中的天玄兽的血脉属于顶尖。”叶昊轻声道,“将来踏足仙王高阶没有任何问题。”

    “仙王高阶?”陈闭月不由地怔住了。

    这个级别的存在哪怕是月桂宫都没有多少啊!

    可以预料的是天玄兽一旦成长起来就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可以卖给我吗?”那个中年眼神灼灼地说道。

    “你觉得谁会售卖天玄兽呢?”陈闭月觉得这个中年有些傻比。

    仙王高阶的战宠啊!

    谁会傻啦吧唧地卖?

    那个中年想了一下就道,“我可以送给你一只仙王中阶的战宠,我送你的战宠是已经成年过的。”

    “成年的我也不稀罕。”陈闭月怎么可能会稀罕呢?

    成年的战宠又能如何?    论价值还是比不上叶昊送的这只战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