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纪诗澜的悲伤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纪诗澜的悲伤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自己人微言轻。

    按理说叶昊不该记住自己这种小人物的。

    可是现在叶昊却郑重地向自己下邀请函。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叶昊对自己还是看重的。

    想到这里安琪忙道,“有时间,有时间,有时间。”

    陈升笑着把邀请函递给了安琪。

    安琪双手神情凝重地接了过来。

    “这封邀请函是叶公子亲手炼制的,你可以滴一滴鲜血在上面认主。”陈升轻声道。

    “认主?”安琪有一种发懵的感觉。

    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邀请函还要认主的?

    “难道你以为叶公子的邀请函是普通之物?”陈升微微一笑道,“你认主之后哪怕是仙尊初期的都能斩杀。”

    “传言是真的?”安琪瞪大了双眼。

    “这不是传言。”陈升摇了摇头道,“事实上以叶公子的手段炼制的邀请函怕连仙尊中期的都能斩杀,仙尊初期的不过是保守的估计罢了。”

    “啊。”安琪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升这才注意到安琪身边的郭子怀。

    “安琪小姐,这位是不是在找你的麻烦?”陈升指着郭子怀道。

    “嗯。”安琪应声道,“刚才他威吓我来着。”

    啪!

    陈升狠狠地甩了郭子怀一巴掌道,“谁给你的胆子威胁安琪小姐?”

    郭子怀硬是不敢顶嘴。

    郭子怀清楚哪怕自己的父亲在这里都不敢顶嘴。

    禁军将军也只是仙主。

    眼前的这位却是仙尊,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仙尊。

    “安琪小姐,你想如何处罚他告诉我?”陈升看到郭子怀都不敢顶嘴愈发地确定这位的背景不怎么样。

    安琪的眼中露出犹豫之色。

    陈升看到安琪的模样如何还不明白?

    “安琪小姐,也许你还不知道这张邀请函的价值。”陈升轻声道,“有了这封邀请函不说能在皇朝横着走,也差不多了。因为邀请函叶公子总共就写了十八封。”

    “十八封。”安琪一惊道。

    “这代表着叶公子对你的认可。”陈升接着说道,“有了这层身份谁又敢动你呢?”

    听到这里安琪的心神大定。

    “郭子怀。”安琪看着郭子怀眼中露出一道道寒光。

    郭子怀吓了一跳。

    “安琪小姐,刚才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过我。”郭子怀忙哀求道。

    看着郭子怀认怂安琪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想让我放过你可以。”安琪说到这里就指着朱思琪道,“给我狠狠地抽她的脸。”

    朱思琪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安琪,我可没有得罪你啊。”

    “刚才你骂我的时候忘了吗?”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朱思琪觉得很委屈。

    “郭子怀,我的话你没听到吗?”安琪冷冷地看向了郭子怀道。

    郭子怀一咬牙上前就朝着朱思琪的俏脸抽了一巴掌。

    朱思琪的脸颊当即就被抽肿了。

    就连她的嘴角都撕裂了。

    她看着郭子怀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她没有想到口中说爱自己的男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这就是你选的男人吗?”安琪呵呵笑道,“朱思琪啊,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啊。”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朱思琪眼睛死死地看着郭子怀。

    郭子怀避开了朱思琪的目光。

    “你们走吧。”安琪看得有些索然无味。

    郭子怀连忙千恩万谢地离去了。

    走的时候甚至都忘记带朱思琪。

    朱思琪失魂落魄地踱步离去了。

    “看到朱思琪这番模样我一点也不开心。”安琪看着闺蜜纪诗澜道。

    纪诗澜没有回应。

    安琪这才注意到纪诗澜的眸光落在自己手中的邀请函上。

    “为了以防万一。”这时陈升开口说道,“你还是现在就认主的好。”

    “好。”安琪答应的同时就取出了一柄匕首划破了皓腕,随着一滴鲜血渗入邀请函之后安琪顿时觉得自己的心神跟邀请函有了联系。

    安琪能够感受到邀请函中蕴含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这股力量哪怕渗出来的一缕都能轻易地把她给葬送了。

    “这封邀请函完全可以当作传家之宝。”安琪心中暗道。

    而就在安琪沉浸在这种力量之中的时候纪诗澜却是黯然神伤地离去了。

    因为这份殊荣本来是她的。

    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安琪来到了纪家附近,而这时纪诗澜看到纪家的门口来了很多修士。

    “什么情况?”纪诗澜匆匆跑到了家门口,这才注意到纪家张灯结彩,一条红毯沿着台阶一直铺到院内,一个个平常难得一见的大人物,都拿着重礼小心地跟父亲说着话。

    “爹,发生什么事了?”纪诗澜来到纪晓天身边之后低声问道。

    “叶公子给我下邀请函了。”纪晓天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飞扬,“本来我觉得叶公子都忘了我了。”

    “邀请函?”纪诗澜心神一颤。

    “是啊。”纪晓天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叶公子有没有向你下邀请函?”

    “没有。”纪诗澜苦涩地说道。

    “那有可能叶公子觉得咱家下一封邀请函就行了。”纪晓天何等聪明,如何看不出叶昊为何不给纪诗澜下邀请函?可是纪晓天总不能把事实说出来吧?

    “你好好地梳洗打扮一番,晚上戌时我带你去参加宴会。”纪晓天随即说道。

    “我去合适吗?”纪诗澜的眼中焕发出了一丝神采,不过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一脸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不合适的。”纪晓天笑着说道,“你尽管准备就是。”

    “那我回去准备了。”纪诗澜点了点头。

    纪诗澜当然想去!

    谁又不是想去呢?

    要知道有资格前往的无一不是四重天有头有脸的。

    ……

    比赛结束之后一些有名气的炼器师就会组织聚会。

    一呢,是彼此之间交流;二呢,也是想要博名声。

    “苏一菲,听说你跟叶公子认识?”苏一菲正跟身边的石海岩聊天的时候一个颇为刻薄的声音在全场响了起来。

    苏一菲很热衷参加这种小团体的聚会。

    参加这种聚会除了可以提升炼器实力之外还可以多交几个朋友。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将来用不到谁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