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顶级炼器师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顶级炼器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罗浮不是那么好招揽的,别忘了罗浮背后是逍遥阁。”

    “罗浮的器道修为提升恐怕跟叶天脱不了关系。”

    “罗浮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天骄,可自从跟了叶天之后就脱胎换骨,非但战力踏足了巨头这个行列,就连炼器水平都上了几个台阶。”

    “妖孽之所以称之为妖孽,就是因为妖孽有很多行为,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不知道叶公子还缺不缺暖床的?”

    “拜托你说这句话之前看看自己的尊容好吗?”

    “我的尊容怎么了?你他娘的说清楚。”

    就在场中的修士纷纷讨论的时候吴维忠却是开口说道,“请炼制出六品尊级法宝的炼器师走上台来。”

    闻言二十多名炼器师走上了高台。

    而这二十多名炼器师都是老一辈。

    “请炼制出七品尊级法宝的炼器师走上台来。”随着吴维忠的话音一落这次走上高台的炼器师只有十几名了。

    事实上站在场中的炼器师都没有多少位了。

    没有黑马。

    叶昊之前或许可以称之为黑马。

    可是随着叶昊的修为暴露之后如何还能称之为黑马呢?

    “请炼制出八品尊级法宝的炼器师走上台来。”

    这次走上高台的只有五尊身影。

    “什么情况?”

    “陈闭月不是八品尊级炼器师吗?”

    “陈闭月难道提升到九品了吗?”

    “不愧是年轻一代第一炼器师啊。”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除了叶昊之外还有一个黑衣青年呢?那个黑衣青年直到现在还没有走上高台呢?”

    “黑马。”

    “这个黑衣青年肯定是黑马。”

    “我就知道每一届都有黑马。”

    黑衣青年听到四周的修士讨论自己眼中露出了倨傲之色。

    “年轻人,不知道你师承何人?”这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着黑衣青年轻声问道。

    黑衣青年看了老者一眼道,“我师承何人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这个黑衣青年也太嚣张了吧。”

    “吕老可是九品尊级炼器师啊。”

    “吕老这些年提携新人,桃李满天下,这个青年这般对待李老,以后在炼器界将会寸步难行。”

    尊师重教,这是规矩。

    黑衣青年的炼器水平再高也不该这么对待一位泰山北斗。

    因此黑衣青年的行为招致了很多修士的不满。

    吕蒙看着黑衣青年蹙眉道,“小子,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你这样的垃圾我不该无视吗?”黑衣青年冷笑道。

    “小伙子,你说这话有些过了。”这时一个青衫老者眼神冰冷道。

    “抱歉。”黑衣青年看着青衫老者开口道。

    青衫老者的脸色稍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青衫老者也是泰山北斗般的存在,看到黑衣青年转变态度便轻声说道。

    “抱歉。”黑衣青年又说了一遍,“我说抱歉是因为我不该说这位是垃圾。”顿了一下黑衣青年接着道,“我的意思是在座的都是垃圾。”

    全场哗然!

    黑衣青年的这句话太嚣张了。

    他这是无视全场的炼器师吗?

    青衫老者指着黑衣青年愤怒地说道,“竖子,狂妄。”

    “狂妄?”黑衣青年冷笑道,“井底之蛙。”

    “这样说的话你炼制的法宝比我们的都高了?”陈闭月忍不住地说道。

    陈闭月素来都不搀和这种事。

    可是今天黑衣青年的行为实在太恶劣了。

    “废话。”黑衣青年瞥了陈闭月一眼道,“世人都说你是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本来我还有些期待想跟你较量一番,想不到你炼制的只是一品的九品尊级法宝。”

    “你怎么知道我炼制的是一品法宝?”陈闭月一惊道。

    “一眼就看出来的事你需要震惊吗?”黑衣青年切了一声道。

    陈闭月顿时涨红了脸。

    她还要说什么就被叶昊拦住了,“不要再说了。”

    “可是。”

    “他有这个资本。”

    “资本?”

    “是的。”

    听到叶昊这样说黑衣青年有些惊讶地看了叶昊一眼,“没想到你炼制的法宝不怎么样,但你的眼界还算不错。这样,给你个追随我的机会。”

    叶昊不由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黑衣青年沉下了脸。

    “十一品尊级法宝就是你嚣张的本钱吗?”叶昊看着黑衣青年的眼神满是怜悯,“你知道你在我眼中是什么吗?井底之蛙。”

    黑衣青年脸色狂变。

    全场修士相顾骇然。

    “十一品。”

    “这位炼制出了十一品尊级法宝?”

    “难怪这位不把吕蒙和富源前辈放在眼中?”

    “十一品尊级炼器师已经很多年没出现了。”

    “我就想知道叶天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叶天都能看穿这位的炼器修为,叶天怎么也得跟这位差不多吧?”

    就在全场的修士纷纷讨论的时候叶昊指着黑衣青年手中的战剑道,“把你战剑上四周的空间屏障撤去吧?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你炼制的是几品的?”

    “为何你不撤去你战剑四周的空间屏障呢?”

    “难道你不知道压轴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吗?”

    “你就那么自信你比我炼制的好?”

    “若是连你这样的渣渣我都没有自信,炼器这一道我干脆放弃得了。”

    叶昊的这句话让场中的炼器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十一品尊级炼器师还是渣渣吗?

    那么请告诉我什么才不是渣渣?

    “你敢如此羞辱我?”黑衣青年向叶昊咆哮道。

    “抱歉。”叶昊开口。

    黑衣青年的脸色稍缓。

    “我说这些根本不是羞辱你。”叶昊以一种凝重的神色看着黑衣青年道,“我只是想要踩着你玩啊。”

    黑衣青年的眼中猛地迸射出了两道凌厉的杀机。

    “你在为自己招致祸患?”

    “你他娘的以为你是谁?”叶昊不屑地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叫人。”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黑衣青年指着叶昊道,“无论你有什么背景,你都死定了。”

    “然后呢?”叶昊耸了耸肩。    “现在?你不是想知道我炼制的是什么级别的法宝吗?”黑衣青年说到这里就把空间屏障撤去,“那你就给我瞪大你的狗眼好好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