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惶恐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惶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惶恐

    炼器师有三六九等之分。

    有资格让华自怜作陪的唯有种子选手。

    而就在华自怜跟几个种子选手谈笑风生的时候一个中年妇人的身影出现在华自怜的身边。

    看到这个中年妇人华自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发生了什么事?”华自怜传音问道。

    中年妇人是华自怜的护道者。

    轻易不会现身。

    “叶公子刚才陪着一个女子前来,被你的堂弟华荣光羞辱离去了。”

    “为何你不阻止?”

    中年妇人沉默不语。

    这种事她如何过问?

    华荣光的身份本就不简单,再加上又是华自怜的堂弟。

    看到中年妇人的神色华自怜当即就明白了她的心中所想。

    “叶公子的身份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但我知道老祖曾经为了他而出面。”华自怜沉声道,“老祖说过他这个人是一个禁忌。”

    闻言中年妇人的全身一震。

    禁忌!

    这两个字太骇人了。

    华自怜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径自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门口华荣光红光满面地跟一个青年吹嘘道,“我跟我堂姐从小玩到大,你放心,待会我肯定向堂姐推荐你。”

    “华荣光。”就在这时华荣光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华荣光心中大怒。

    谁直呼他的名字?

    转身待看清是谁的时候华荣光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堂姐,你吓到我了。”

    啪!

    华荣光捂着肿胀的脸颊目瞪口呆道,“堂姐,你打我做什么?”

    “你知道你惹下了什么大祸吗?”华自怜一挥手就在四周设下了空间屏障。

    “我惹下什么大祸了?”华荣光懵比地说道。

    “你知道刚才被你羞辱的那个青年是谁吗?”华自怜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寒芒道,“紫衣侯如何被削去的爵位你该知道一些内幕吧?”

    “我听闻紫衣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华荣光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紫衣侯的属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紫衣侯实则是受到了属下的牵连。”华自怜看着华荣光道,“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件事若是你处理好的话,你的小命或许还能保得住,不过你的爵位却是不要想了。若是处理不好的话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的父亲也得跟着倒霉。”

    “什么?”华荣光的脸色狂变,旋即他就连忙说道,“堂姐,你得救我啊。”

    “救你?”华自怜愤怒地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我都想杀了你。那位好不容易来参加我举办的宴会,却被你给搅和黄了。”

    “你自求多福吧。”华自怜说到这里就朝着皇朝的方向行去。

    华荣光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华荣光突然想到了什么,爬了起来连忙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华荣光意识到想要解决这件事关键还在叶昊。

    只是叶昊哪里是这么容易寻到的?

    华荣光找了半刻钟都没有寻到叶昊的身影。

    就在华荣光赶往下一个酒楼的时候他身边的空间猛地裂开,接着一双大手就把华荣光强行拘禁到了裂缝之中。

    华荣光惊呼的同时就被扔到了坚硬的花岗岩上。

    “爹。”华荣光惊愕地看着面前的一个中年道。

    砰!

    华荣光被踹到了墙壁上。

    哇啦喷了一口鲜血之后华荣光的一颗心彻底地沉了下去。

    “爹,那位到底是谁?”

    “老祖告诉了我两件事。”华秋生恨铁不成功地看着华荣光道,“第一,那位是我们东华皇朝都要拼命巴结的存在;第二,若是被一些势力知道那位对我们东华皇朝不满,我们东华皇朝分分钟就能倾覆。”

    “什么?”华荣光这才意识到叶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老祖发话了,若是你不能取得那位谅解的话你就自杀谢罪吧。”

    “自杀谢罪?”华荣光脸色狂变。

    “还有拜你所赐我已经不再担任第三军团长的职务了。”

    华荣光的心脏骤然停顿了一下。

    他太清楚父亲得到这个职位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可是现在就因为自己的嚣张使之一切付之东流。

    “我该死。”华荣光跪在华秋生的面前痛哭道。

    “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那位原谅你。”华秋生轻叹道。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呢?”

    “这位明天会参加初选赛。”

    “我明白了。”

    ……

    醉仙楼。

    叶昊带着苏一菲来到了醉仙楼点了几个菜。

    可惜的是苏一菲心事重重无心品尝。

    哪怕叶昊跟苏一菲说不需要担心,可苏一菲还是没有多少胃口。

    临别之际叶昊递给了苏一菲一卷古书道,“这个送给你。”

    苏一菲扫了一眼眼中就露出了一丝惊容。

    “炼器密卷。”

    “这种东西不要外传。”

    “我明白。”

    叶昊给苏一菲的炼器密卷是三重天炼器总阁收藏的炼器密卷。

    炼器总阁收藏的密卷岂是儿戏?

    第二天一大早华荣光就匆匆地赶到了考场的入口,而让华荣光惊诧的是等到比赛都快开始了,叶昊的身影还没有出现。

    “这位难道不准备考核了吗?”就在华荣光喃喃的时候耳中陡然传出了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不是让你向叶公子赔罪的吗?”

    “我没有看到他啊。”

    “他现在就在考场。”

    “不可能。”华荣光忙道,“我一直都在门口守着呢。”

    “看来这位不想看到你啊。”华秋生忧心忡忡地说道。

    “等到待会他出来的时候爹你告诉我。”

    “好。”

    叶昊来到考场之后神念扫了一下就朝着一个锦衣青年走了过去。

    “还记得昨天我们的赌约吗?”

    “我还等着你给我一千万呢。”锦衣青年冷笑道。

    观众席上纪诗澜悠悠地看着叶昊的身影道,“爹,你说叶公子能晋级吗?”

    “晋级是毋庸置疑的。”这时纪诗澜的耳中响起了一道清秀的声音。

    纪诗澜转身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安琪。”

    安琪走了过来坐在纪诗澜的身边。

    “安琪,你这些天都不见我,该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纪诗澜看着安琪的眼睛轻声道。

    “其实这些天我一直都不敢见你。”安琪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