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一品阁阁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一品阁阁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一品阁阁主

    叶昊这些年得到了不少的材料。

    可是顶级的材料却没得到多少。

    这也是叶昊为何跟这些顶级宗门合作的原因。

    不过叶昊还是没有露出自己全部的底牌,比如他十二品丹师的身份就没有泄露。

    “除此之外我还需要购买一些材料,价格方面就按照市场的价格来。”叶昊轻声道。

    “好。”

    “小事。”

    “大哥,把清单给我就行。”

    随后叶昊就把三份清单递给了风若谷三人。

    而这份清单叶昊之前就给了雪谪仙。

    冰魄大会到这个时候实际上就结束了,也就在这时整个九重天都知道一个修士。

    叶昊。

    这位在冰魄大会上强势击败了同为妖孽的风若谷,更是一举得到了阵道、丹道、器道的冠军,把雪神宫的四枚冰魄之心收归囊中。

    十品尊级阵师。

    十品尊级丹师。

    十品尊级器师。

    这三个称号无一不是当世最为顶尖的成就啊。

    一个修士能得到一个称号都能成为炙手可热的存在啊。

    而现在这个称号却是全都聚集在叶昊的身上。

    因此叶昊想不出名都难啊!

    不过整个九重天的修士关注的却是叶昊炼制的九品尊级进阶丹。

    因为整个九重天的仙尊八层的修士太多了。

    现在只要得到一枚九品尊级进阶丹就有着极大地概率踏足仙尊九层。

    仙尊九层跟仙尊八层看似一字之差,可实际上却是有着天差地别啊。

    实力强横不说,重要的一点是,仙尊九层能冲击仙王境啊。

    因此整个九重天的强者和势力纷纷都在打听着叶昊的消息。

    再者还有叶昊跟九重天的其余几尊十品尊级丹师不一样,那几位炼制出一枚一品丹都要看机缘,而叶昊炼制的却是上古时期的极品仙丹啊。

    双方之间相差好几个境界呢?

    就在外界纷纷讨论叶昊的时候一品阁的阁主公然叫嚣叶昊是浪得虚名,说叶昊炼制的根本就不是上古时期的尊级破阶丹。

    而一品阁的阁主谭嗣汉看到叶昊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叫嚣的更加厉害了。

    “听说了什么?一品阁阁主谭嗣汉向叶昊发出了挑战。”

    “一品阁阁主这是嫉妒叶昊吗?”

    “叶昊炼丹的过程唯有那批巨头看到了,而在场的丹道高手只有小丹王,但小丹王只有四品尊级的修为,他的眼界又能高到哪里去?”

    “我也觉得一品阁阁主说的有道理,叶昊这个家伙肯定动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

    “其实从叶昊不敢应战就可以看出叶昊是浪得虚名。”

    让整个九重天修士没有想到的是叶昊这些天一直都在雪神宫默默地炼制着各种各样的灵丹。

    除了九品尊级破阶丹之外叶昊还帮着这些宗门炼制了一些主级和别的尊级的仙丹。

    分配方案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

    别的宗门或许觉得叶昊是没有真才实学,可是唯有雪神宫等四大势力清楚叶昊的真实能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

    谁能随随便便地就能炼制出绝品仙丹啊。

    绝品为何要加一个绝字,就是因为太过稀有了。

    但这个定律显然不适应于叶昊。

    这家伙炼制的仙丹都是绝品的。

    可以想象的是叶昊肯定掌握着一种极为高超的炼丹手法,只是四大宗门却没有一个敢留下叶昊的。

    叶昊的背景他们早就搞清楚了。

    可以说叶昊真的出了什么事,叶昊背后的势力会不顾一切,为叶昊报仇。

    因为那些势力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叶昊的身上了。

    “公子。”叶昊刚刚炼制出一批仙丹周婉君就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叶昊抬头看了一眼周婉君笑着说道,“谁惹你了?”

    “公子,九重天很多修士都说你名不副实?”

    “那你觉得我名不副实吗?”

    “渡厄丹这种级别的仙丹唯有十一品尊级丹师的存在才能炼制出来,可是公子这些天炼制的渡厄丹通通都达到了绝品的层次,而且我还发现公子炼制渡厄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难度,因此我大胆地猜测公子你的丹道修为恐怕达到了十二品。”说到十二品这三个字的时候周婉君的美眸中满是异彩。

    整个九重天哪怕是十一品的尊级丹师都没有啊。

    而叶昊却是货真价实的十二品尊级丹师。

    可以想象的是随着叶昊的修为提升,叶昊将来踏足王级丹师巅峰是板上钉钉的啊。

    “我们不是活在别人的嘴中。”叶昊淡笑道,“外界的传言,无需理会。”

    “可是谭嗣汉这个老东西太欺人太甚了。”周婉君愤怒地说道,“若不是我的修为不济,我都想杀了他。”

    “谭嗣汉这个家伙本身没有什么,他的师尊却是一尊王级丹师,不少仙王都欠着他的人情。”叶昊淡淡地说道,“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杀了他的好。”

    “公子忌惮谭嗣汉的师尊?”周婉君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不是忌惮谭嗣汉的师尊,我只是不想麻烦而已。”叶昊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那就任由谭嗣汉继续叫嚣?”

    “随他去。”叶昊淡淡说道。

    ……

    “前面就是雪神宫了。”一个身着丹袍的青年站在一艘黑漆漆的尊级战舰上指着前面的连绵不绝的建筑轻声道。

    站在这个青年的一个红脸老者淡淡地点了点头道,“消息可靠吗?”

    “可靠。”那个青年郑重说道,“自从冰魄大会结束之后叶昊就没有离开过雪神宫,而且我们一品阁的一个细作在雪神宫见过数次周婉君。”

    “周婉君是叶昊的侍女,既然周婉君在这里,那么叶昊肯定就在这里。”一个黑脸老者冷声道。

    “师傅,叶昊真的是十品尊级丹师。”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被誉为小丹王的夏侯。

    “闭嘴。”黑脸老者怒声呵斥道,“没用的东西,区区障眼法都看不穿吗?”

    “障眼法?”闻言夏侯心中却是不相信的。

    夏侯不觉得自己会看错。

    退一步讲就算自己看错,难道那些家伙都看错了?

    那些家伙是什么身份?

    巨头啊!

    谁还没有一些眼力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