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再见故人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再见故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再见故人

    “这什么酒啊?”周婉君脸蛋红扑扑地说道。

    “烧刀子中的极品,哪怕仙王都能醉。”叶昊笑着说道。

    彩儿的眼神却是一亮,端起酒坛就喝了起来。

    咕咚咕咚。

    十几个呼吸过后彩儿却是把这一坛酒喝的干干净净。

    “有些感觉。”彩儿的眼睛露出了一丝迷离道,“还有吗?”

    “有。”

    “都给我。”

    “慢慢喝。”叶昊说着就又递给了彩儿一坛酒。

    彩儿一坛接着一坛的,直到把极品烧刀子喝光,眼中才有了一些醉意。

    彩儿喝酒的时候周婉君三人早就见识了极品烧刀子的霸道,因此三人早早地用精神力把自己的全身都给包裹起来。

    没过多长时间店小二就端上来了一盘有一盘的菜。

    不过谁都没有动筷。

    毕竟那两个老家伙还在后厨盯着食仙居的厨子呢?

    食仙居的菜有多贵?

    有修士统计过你要是把食仙居的108道特色菜全部上一遍的话哪怕是大宗门都能伤筋动骨。

    因此食仙居的服务员端菜的时候一个个都小心翼翼。

    “小雪,把这碗松鹤延年羹给天字六号房间的客人送去。”食仙居的一个执事指着一个青衣女子道。

    那个青衣女子上前端起桌子上的羹就朝着远处走去。

    而朝着天字六号房间走去的时候那个少女看着手中端着的松鹤延年羹有些梦幻。

    松鹤延年羹啊!

    是能延寿的啊!

    这小小的一碗竟然高达三万上品仙石。

    青衣女子连三千下品仙石都没见过啊!

    她的脑海中实在难以想象三万上品仙石该是多少?

    就在青衣少女沉思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撞碎了包厢的大门,接着那道身影就狠狠地撞在了躲闪不及的少女身上。

    砰地一声青衣女子手中的松鹤延年羹自然而然地打碎一地。

    “给我滚回来。”这时包厢中响起了一道斥责之音。

    撞倒青衣女子的是一个弱冠少年。

    闻言那个弱冠少年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就朝着包厢走去。

    “你不能走。”青衣少女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忙说道。

    那个少年转身疑惑地看着青衣少女。

    青衣少女指着洒了一地的松鹤延年羹道,“赔偿了你才能走。”

    “多少?”那个少年看了一眼就问道。

    “三万上品仙石。”

    “什么?”那个少年惊疑不定地看着青衣少女道,“什么羹这么贵?”

    “松鹤延年羹。”青衣女子回道。

    闻言那个少年脸色不由一变。

    而这时包厢中走出一个妇人,那个妇人看了地上的羹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慌之色,接着一巴掌抽在青衣女子的脸上。

    “你个贱婢,竟然敢栽赃陷害我的儿子?”

    “什么情况?”酒楼中出现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没有侍卫赶去呢?

    青衣少女看到是林执事就忙道,“林执事,我从这经过的时候包厢的大门猛地被撞碎,接着这个少年就狠狠地撞在我的身上,这种情况之下我如何能端稳松鹤延年羹?”

    “一派胡言。”那个妇人厉声说道,“明明是你贱婢眼瞎撞到了我的儿子。”

    林执事看了四周一眼心中就有了个大概。

    而就在林执事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平缓的声音在他的耳中响起。

    “林执事,我是星罗宗的二长老罗进。”包厢之中一个正襟危坐的中年传音道,“不如你进来咱们俩探讨一二。”

    林执事沉吟了一下就朝着包厢走去。

    进去包厢之后那个正襟危坐的中年一挥手就在四周设下了空间禁制。

    “林执事,这是三千上品仙石。”罗进说着递过去一个乾坤袋。

    罗进的心中憋屈啊。

    自己不过教训了一下不成材的儿子,谁能想到会惹出这码子事啊?

    “松鹤延年羹的价值多少,罗长老不会不知道吧?”林执事没有去接而是淡淡地说道。

    罗进的脸色微变。

    “还请林执事行个方便。”罗进说着就把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

    林执事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就站了起来,而站起来的时候就把两个乾坤袋收了。

    看到林执事走出来青衣少女忙迎了上去。

    啪!

    让青衣少女没有想到的是林执事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竟敢诬陷罗公子,你是不想活了吗?”

    “我没有。”

    “还敢顶嘴?”林执事说着一脚就踹在了青衣少女的腰部,青衣少女整个人无力地朝后方跌去,好巧不巧地撞在了叶昊的包厢大门上。

    看着滚进来的青衣少女不良人和楼东方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下来。

    “你什么意思?”

    “打我的脸吗?”

    那个执事的头皮一下子就炸开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为了做戏却无形之中打扰到了这两位。

    “两位公子,实在抱歉。”林执事陪着笑脸道,“我这就带这个贱婢走。”

    “你说谁贱婢?”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全场响起。

    林执事一怔。

    这才注意到一个青年扶起了遭到重创的青衣少女。

    而青衣少女看着这个青年的眼神似乎——-很是震惊。

    认识?

    这个贱婢怎么可能认识天字房的客人?

    “是你吗?”青衣少女看着抱着自己的青年道。

    “是我。”叶昊看着青衣少女轻叹道。

    谁能想到当年在修道界一骑绝尘的梅訫雪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服务员?

    哪怕在食仙居这样的酒楼中上班,可还是摆脱不了服务员的现实。

    “发生了什么事?”叶昊一边说着一边在梅訫雪的身上打了一个丹印。

    梅訫雪就把刚才的事叙说了一遍。

    “你撒谎。”林执事指着梅訫雪道。

    “不良人,你们天杀楼是不是有专门对付那种死不承认的家伙的刑罚?”叶昊侧脸看向了不良人道。

    “我们天杀楼一共有一百零八种刑罚,这些年能把这些刑罚坚持一遍的,只有十个。”不良人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地朝着林执事走去,“不知道你是不是第十一个人呢?”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林执事变色道。

    “那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不良人冷笑道,“还有你知道叶公子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