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布局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布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布局

    “可是哪怕我拿出了全部的积蓄还是无济于事,因为景家意识到这种情况之下打了价格战,我一个人的力量如何能抗衡得了景家呢?”花志铭苦涩地说道,“两年前我耗尽全部积蓄之后我终于明白花家为何会衰落了?”

    “家主无能,长老贪权。”

    “这样的家族被景家吞并是早晚的事。”

    “我付出再多也救不了花家,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再救?”花志铭悲愤地说道。

    花志铭的话音一落花家的高层顿时怒了。

    “你说什么?”

    “老子为花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们?”

    “你这样的蛀虫就该千刀万剐。”

    “家主。”

    “家主,下令吧!”

    花志儒沉吟了一下就看向了花志铭道,“花志铭,若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的这些钱都是损害家族的利益才赚的吧?既然这样我就把你这一脉的资产全都充公我想你没意见吧?”

    花志铭没有言语。

    他说有意见难道就有用吗?

    “我有意见。”让花家高层没有想到的是随着花志儒的声音落下一道淡淡的声音在半空之中响起,接着一个中年妇人陪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走进了大厅。

    “老祖。”

    “老祖。”

    “老祖。”包括花志儒在内的花家高层都站了起来向这个老者行礼。

    这个老者是花家的老祖。

    仙尊高阶的存在。

    同样也是花家的定海神针。

    花恨水眸光冷冷地扫视了全场一眼道,“志鸣是牺牲了家族的利益换取好处,可是志鸣至少曾经为这个家族努力过,而你们这些要求治罪志鸣的家伙,谁又为日薄西山的花家努力过?”

    “是冠冕堂皇的大长老你,而是道貌岸然的二长老,亦或是不问世事的家主?”

    “没有。”

    “你们整日流连花丛沉迷过去的荣光,殊不知家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景家准备在三年之内把我们花家从奇异域这个区域抹去。”

    全场为之哗然!

    “老祖,这是真的吗?”花志儒变色道。

    “你觉得呢?”花恨水冷冷地瞥了花志儒一眼道,“告诉你景家的势力本就不比我们花家弱,可是花家却是采取这种逐步推进的方式,一步一步地消耗我们实力的同时提升自己,五年的时间景家的势力增长了一倍,而我们花家的势力却下降了何止一倍。”

    “再过六年时间第九重天的修道文明就将走下坡路,到时我们花家要是拿不出足够的资源和势力,我们的主家根本就不会收留我们这个旁支。”

    “你们都该清楚没有仙王的庇护我们根本就活不了,我不明白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为何还不努力?难道非得等到我们花家失去主家的关注吗?”

    众人的脸色不由地变了变。

    “我知道以你们的身家是可以带着你们的妻子儿女前往主家,可是别忘了要是没有分支家族势力的支持的话,你们到了主家也就是个孤魂野鬼,没有谁会看得起你们。”

    花恨水这一番话说的很重。

    重的让花家高层心中都沉甸甸的。

    “之前你们做了多少错事我不追究,可是从这一刻开始谁要是再敢扯后腿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花恨水说到这里就看向了花志铭道,“从今天开始花家执法堂的堂主就是你了,你要做的就是盯住家族中的败类,发现一个给我惩处一个。”

    “乱世用重典。”

    “这,这不符合规矩。”二长老变色道。

    二长老之所以站出来实则是因为执法堂堂主本来是他的。

    “没有什么不合规矩的,非常时期该用非常手段。”花恨水淡淡地瞥了二长老一眼道,“不过我对花志铭也不是没有任何处罚,处罚就是他在汇源商会的仙石充公。”

    花恨水是花家定海神针一般的所在。

    他的话就是圣旨。

    哪怕是家主都不敢反抗?

    “还有花志儒,我给你一个月的考察期,若是你再没有个家主样,那么你就趁早给我退了。”花恨水看向了花志儒冷声道。

    花志儒打了一个寒颤。

    “你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妻子,难道你现在还想再失去花家吗?”花恨水沉吟了一下就给花志儒传音道,“别让爱你的人失望好吗?”

    花志儒的眼中露出了愧疚之色,“老祖,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给我振作起来。”花恨水拍了拍花志儒的肩膀转身就离去了。

    花家的高层会议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

    花志铭、花见折回到了自家的院落之后花志铭看向了之前陪着花恨水现身的中年妇人道,“含燕,老祖这些日子不是在闭关吗?你怎么请到老祖出面的?”

    “是见羞把她的令牌给我了,我这才畅通无阻地请到老祖。”江含燕说到这里手中就出现了少族长的专属令牌。

    花志铭和花见折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父亲,花见羞这什么意思?”花见折有些看不懂了。

    花志铭沉吟了一下苦笑说道,“高明啊高明。”

    顿了一下花志铭道,“花见羞跟你一样都想改变家族目前的状况,不同的是花见羞通过查账使得我跟家族的高层关系对立。”

    “什么意思?”花见折还是不明白。

    “花见羞一开始就没有想要整我们,她只是想要我跟花家高层过招,这样整个花家高层谁也不敢尸位素餐。”花志铭看着花见折道,“花见羞通过这种方式使得花家焕发活力,不同的是我将会成为花家的公敌,而花见羞就能在背后坐享其成。”

    “花见羞选择得罪我一个人就完成了她想要完成的事。”

    “无论是查账还是请老祖帮我都在花见羞的计划之中,甚至就连老祖让我当执法堂主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可是我相信三叔甘之如醴,对吗?”就在花见折的声音落下不远处就响起了一道平缓的声音。

    花志儒看向了远处,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尽管很不想承认,但我的确如你所说,甘之如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