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花家内斗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花家内斗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花家内斗

    花城!

    花家!

    花见羞看着面前的账本眉头不由地蹙起。

    看着花见羞的模样场中的青年眼中涌出了一阵阵的怜惜之色。

    有种女孩就是这样。

    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不经意的一句话语,都能波动你的心弦。

    把面前的账本看完之后花见羞看着场中的十几个中年执事道,“诸位,说说吧。”

    “景家。”

    “景家这些年在奇异域扩张的极为迅速,之前一开始咱们花家就没有采取措施,结果现在景家已经能跟咱们分庭抗议了。”

    “分庭抗议?若是分庭抗议的话我们花家的市场份额可能每个月都在逐级减少吗?有一个事实我们不能忽视,那就是景家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我们花家。”

    “你说这话就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危言耸听?不要忘记花城可是我们的大本营,可我们现在却连花城的生意都被抢,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若是你们觉得这还没有什么,那么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奇异域一共有三十六座城池,其中有十二座已经被景家掌控,十二座市场份额不到三成,十二座市场份额正不断地下滑。景家做到这一步只用了十年时间,若是再给景家十年时间的话,你觉得我们花家还剩下什么?”随着一个少女的话音落下这些执事全都沉默下来了。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花见羞的侍女。

    花见羞沉吟了一下便说道,“小紫你们现在去家族的议事大殿,我现在通知花家的高层来开会。”这件事涉及太大了,花见羞做不了主。

    没过多长时间花家的高层几乎都来到了议事大殿。

    花见羞扫视了全场一眼道,“今天把诸位叔叔伯伯喊过来,是有一件事跟诸位商量一番。”

    “见羞,什么事啊?”花家的族长花志儒轻声问道。

    “诸位执事把这个月的财务状况汇报一下吧?”花见羞看向了那些负责各个城池账目的执事道。

    那些执事就用最简单的语言把这个月的账目汇报了一遍。

    听着听着花家的高层脸色全都变了。

    “花见羞,这种事是你这个少族长该解决的吧?”端坐在花志儒身边的一个中年淡淡地说道。

    花见羞看了那个中年一眼道,“三叔,我这个少族长当了可还没有三天。”

    “然后你想说什么?”

    “我不会闲着没事地给别人背黑锅。”花见羞淡淡地说道,“我查了一下家族这五年的财务报表,从花见折掌管家族财务开始,家族的收入就持续下降。”

    “花见羞,说话要摸着自己的良心。”这时一个唇红齿白的青年不由地怒声道,“我掌管家族财务的时候第一年收入是不断上涨的吧?”

    “第一年收入如何上涨你心中没有个数吗?”花见羞瞥了花见折一眼道,“若是没有一笔神秘的资金补足差价,按照你第一年只要销量不要利润的做法,花家亏损的数目至少在二十万中品仙石。”

    “你血口喷人。”花见折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非但知道第一年涌入的资金在三十万中品仙石,而且我还知道这笔资金是来自汇源商会,恰巧我跟汇源商会的大小姐有些熟悉,我通过殷惠文一查,你猜我查到什么了?”花见羞似笑非笑地看着花见折道。

    “我——-我哪知道你查到什么了?”花见折的眼神有些闪烁。

    “我查到这三十万中品仙石是从三叔的账户中支出的。”花见羞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坐在花志儒身边的中年。

    花志铭脸色变了变,旋即咬着牙说道,“老爹支持儿子有什么不对吗?”

    花家的高层看了花志铭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这种事大家都这么做过,还有这没有损失家族的利益。

    “老爹支持儿子的确没有什么不对,可是我不明白一年之后家族连年亏损,可是这两年存款却是逐年上涨呢?”花见羞说到这里一脸迷茫地看着花志铭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花志铭脸色大变道。

    “三叔,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为何你的账户中有着高达六千万的存款吗?”随着花见羞的这句话落下花家的高层全都惊住了。

    普通的仙尊强者身价都在百万以上,而花家的高层身价却在数百万以上,但是哪怕家主身价也没有一千万。

    因此花志铭无论如何都不该有六千万存款。

    这不符合常理。

    “你胡扯。”花志铭指着花见羞吼道。

    “我的手中有拓印的账单明细。”花见羞说到这里花家的高层面前就都出现了一张张的账单明细。

    “吃里扒外的混账。”大长老花无眠暴怒地看向了花志铭。

    “我说家族中为何连年亏损,敢情是家族中有了蛀虫啊?”一位长老把手中的账单拍在了桌子上怒声道。

    “花志铭,你该死。”

    “你的儿子已经是少族长,为何你还要这般贪墨?”

    面对一个个长老的质疑花志铭的眼中闪过惊怒之色道,“为何我这般贪墨?还不是因为你们这群不上进的东西。”

    “花志铭,你说什么?”花志儒蹙眉厉声道。

    “花志儒,花家衰落到这个地步你觉得没有你的责任吗?因为一个女人你整日借酒浇愁不问世事,把一大摊子的事情都扔给了花见折。”

    “既然扔,你就彻底一些!可是你还贪权,贪念手中的这些权利。”花志铭看着花志儒咆哮道,“见折成为少族长的时候想过励精图治,可是你给予过支持吗?没有,见折在认命少族长的时候就请命花家跟景家开战,可是你前怕狼后怕虎始终拖着,你这一拖就把家族拖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花见羞,你只知道第一年我投资了三十万中品仙石,那么你可知道为何第二年、第三年余额为何还持续下跌吗?”花志铭看向了花见羞道,“因为那两年我拿出了更多的资金想要跟景家抢占市场。”

    “有一件事我们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景家的阵道之术比我们花家的还要强,我们想要争夺市场就得在价格上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