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修为突破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修为突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修为突破

    “我家小姐会给你报酬的?”

    “你觉得什么报酬比你家小姐的命还要尊贵呢?”

    瑾儿当即噎住了。

    “还有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连基本的尊卑都不懂。”叶昊毫不客气地呵斥道,“仗着凌剑宗真传弟子的身份,你以为就可以颐使气指任意妄为吗?刚才追杀你的那几位不会因为你是凌剑宗的真传弟子,凌瑶的贴身侍女就放过你吧?我可是看得真切,他们是准备杀了你的。”

    听到这里凌瑶如何还不明白刚才瑾儿肯定得罪了叶昊。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凌瑶看着瑾儿沉声道。

    “小姐。”瑾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凌瑶道。

    “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一遍,如有半句不实你我主仆情谊,到此结束。”凌瑶的这句话让瑾儿吓了一跳。

    凌瑶是冰山美女不错,可她却从不仗势欺人。

    当事人叶昊就在这里,瑾儿哪里敢说谎呢,她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凌瑶警告地看着瑾儿道,“这次的事就原谅你了,若再有下次的话——。”接下来的话凌瑶没有说,可是意思再明显不过。

    “小姐,我保证不会再犯了。”瑾儿忙抱着凌瑶的胳膊说道。

    凌瑶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随后凌瑶就盘膝坐下来,接着倒出了一颗疗伤丹。

    叶昊瞥了一眼是一品丹,以凌瑶的身份当然不可能服用二品丹。看着凌瑶服下一品丹之后叶昊淡淡说道,“你的伤势倒无所谓,重要的是你的本源。”

    “小姐,你动用本源之力了?”瑾儿脸色一变道。

    “嗯。”凌瑶点头。

    “传闻唯有复生丹才可以修复本源之力,只是复生丹唯有丹王强者才能炼制。”瑾儿忐忑地说道。

    “复生丹不是只有丹王强者可以炼制,九品尊级丹师就有能力炼制了。”凌瑶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咱们东域根本就没有九品尊级丹师,丹术最高的就是龙城的炼丹阁阁主萧奇水和丹鼎派的龙艳兰了,可这两位的丹术水平也只在七品啊。”瑾儿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闻言凌瑶沉默下来。

    九品尊级丹师唯有中域才有。

    叶昊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叶昊的乾坤袋中就有复生丹,不过他现在还不想拿出来。

    凌瑶沉默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叶昊,“喂,你要去哪?”

    “我有名字。”

    “那你说啊。”

    看到叶昊不回凌瑶就道,“你不说我就喊你喂。”

    “我去从龙城。”叶昊转念一想就道。

    叶昊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他发现凌瑶前往的方向也是从龙城。

    凌瑶跟瑾儿不由地对视一眼,“你去从龙城做什么?”

    “无聊逛逛。”

    “只是无聊?”

    “否则呢?”

    凌瑶狐疑地看了叶昊一眼道,“总觉得你去从龙城有什么事?”

    “战舰就交给你这侍女掌管了,我呢,去休息了。”叶昊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回到了船舱之中。

    “小姐,你看这人,都不邀请你去船舱?”瑾儿跺了跺脚有些恼怒地说道。

    “你说这句话之前是不是忘记之前人家救你的事了?”凌瑶看着瑾儿眼中满是不满道,“还有你是不是高高在上太久了?”

    “小姐——-我错了。”凌瑶说着就垂下了脑袋。

    凌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默默地疗伤起来。

    凌瑶不知道的是叶昊前往船舱实则是刚才动用使得叶昊到了突破的契机。

    说起来叶昊早就该突破到仙主七层了,因为体内有箭道法则的缘故,叶昊迟迟不能突破。

    现在箭道法则被叶昊吞噬了。

    修为理所应当地该突破了。

    叶昊回到船舱之后布下了数道禁制之后就开始了突破。

    叶昊的突破没有多少阻碍,自然而然地就突破了境界。

    一切水到渠成。

    叶昊突破之后修为依然还在增长,直到达到仙主七层巅峰才停了下来,叶昊没有一鼓作气再突破,没这个必要。

    叶昊的进程谈不上快,可同样谈不上慢啊。

    别的天骄纵然比叶昊高一两个境界又如何?

    叶昊只要想还是能虐的他们不要不要的。

    随后叶昊就在船舱中稳固自己的境界,就在这天叶昊刚刚稳固境界之后,他似有所感遥遥地看向了远方,远方一条紫色的巨龙冲天而起。

    “难道有宝藏出世了不成?”叶昊喃喃道。

    叶昊走出船舱的时候瑾儿和凌瑶正神情惊喜地看着远处的那条紫色的巨龙。

    “喂,我们去寻宝如何?”凌瑶朝着叶昊喊道。

    “既然遇到了,当然要去看看。”叶昊点了点头道。

    就在叶昊准备催动主级战舰的时候三道身影划破了长空出现在战舰的前方。

    待看清这四人模样的时候凌瑶眸光闪烁了一下,接着眸光凛冽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瑾儿道,“你通知的吗,对吗?”

    瑾儿不敢跟凌瑶的眼神对视,双手捏着衣角俏脸上满是紧张。

    “瑶儿,这件事你不要怪瑾儿。”这时一个身穿名贵华袍的中年淡笑道,“我让瑾儿随时报告你的行踪,你觉得瑾儿敢不从吗?”

    “宗主,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是在监视我呢?”凌瑶一扬眉冷声道。

    “瑶儿,不可妄语。”站在那个中年身边的一个妇人道,“宗主这也是关心你啊,要不是瑾儿通知宗门,我们还不知你伤了本源呢。”

    “不过是一些小伤罢了。”凌瑶摇了摇头道。

    “本源伤堪比大道之伤,你还跟我说是小伤?”那个妇人说到这里就凭空出现在凌瑶的身边,接着一抬手就放在了凌瑶的经脉上。

    待检查了一番之后那个妇人脸色就变得难看道,“你的本源损伤了将近四分之一,你知道这对你有多大的影响吗?”

    凌瑶不语。

    其实在之前凌瑶一直觉得这个妇人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可是随着这个妇人同宗主一同逼迫凌瑶开始,凌瑶对这个妇人的感情就变得淡漠起来。

    “凌瑶,这是宗主前往中域请来的木易大师,想必有木易大师出手,你的伤势定可痊愈。”这时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