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开坛讲道

第八百二十八章 开坛讲道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超级全能学生最新章节!

    第八百二十八章 开坛讲道

    青年剑客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可是看着叶昊的眼神青年剑客悲哀地发现叶昊多半说的是事实。

    “叶昊,你知不知道我是南域争霸赛的第三名啊。”青年剑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娘的,这也太羞辱人了啊。

    “第三名就你这实力?”叶昊瞪大了眼睛问道。旋即叶昊就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羞辱对方,又忙说道,“我不是看不起你,只是觉得你们南域不该是这个水平啊?”

    “你这还不是看不起我?”南客翻了叶昊一眼道。

    “你要这么理解的话也行。”让南客惊诧的是叶昊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我们南域前两位也是三十三转的高手,不过我觉得或许你比那两位都要强一些。”南客平复了一下就认真地说道。

    “比过才知道了。”叶昊笑着说道。

    其实叶昊不觉得那两位是自己的对手。

    不过总要低调一下不是?

    叶昊可不想平白无故地给自己树立两个强敌。

    毕竟玉仙境就能达到三十三转的哪一个又是易与之辈呢?再者这样的家伙背后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无名不就是个例子吗?

    背后有一尊仙王站着。

    “叶昊,你准备什么时候前往仙庭?”

    “再过一段时间。”

    “难道你不知道越提前去玲珑宝塔就越好吗?”南客看着叶昊说道。

    “我现在还不想参合进仙庭的漩涡之中。”叶昊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想不到你竟然看清了这点。”南客一惊道。

    “我想你们南域的那两位也不会匆匆就去仙庭吧?”

    “那两位说十年以后。”

    “我估摸着也得这个数。”

    “没劲,你们都不去,我去做什么?”南客看到叶昊不去嘟囔了一句转身就走。

    这位倒也潇洒。

    说走就走。

    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走,去我的院落喝酒。”叶昊跟流光冰等人说道。

    走到半途叶昊就向钟神秀招了招手道,“钟神秀,黄莉,一起来喝酒。”

    钟神秀和黄莉对视一眼就走了过来。

    其余的修士都很是羡慕地看着这一行人前往飞来峰,包括楚娇娇、天行、摩耶等年轻一代的弟子,可惜他们现在的实力还没到那条线,也就没有资格跟叶昊他们在一起推杯换盏。

    流光冰五人在叶昊的院落喝了三天三夜就起身告辞,同时他们也邀请叶昊前往他们的宗门去做客。

    这五位为何千里迢迢地来东仙殿呢?

    其实跟宗门的授意有关。

    现在谁不知道叶昊是将来的仙王,因此跟叶昊打好关系很有必要,别看五人来这一趟,彼此的感情就比之前好了不少。

    而就在三天之后叶昊就宣称将会在飞来峰开坛讲道。

    消息传出哪怕是在外边有任务的弟子都匆匆地赶回。

    以叶昊现在的修为和境界他对大道的理解哪怕是宗门或者老祖都比不上啊。

    当然你询问的问题不能超出叶昊的境界。

    可是宗门金仙境的修士很多吗?

    叶昊第二天在青青的伺候下穿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走出院落的时候就看到了整座飞来峰全都是东仙殿的弟子。

    浩浩荡荡得有数万之多。

    叶昊看了一眼就盘膝坐了下来。

    “有什么疑惑现在就问吧。”叶昊的话音一落场中的弟子就纷纷说了出来。

    叶昊听着全场密密麻麻的声音忙道,“谁有疑问举手,我指到谁,谁就询问。”

    刷!

    一个个的弟子差不多都举起了手。

    “你有什么问题?”叶昊看到一个身穿十五六岁的小女孩颇为可爱就问道。

    “叶师兄,你有道侣了吗?”

    “有了。”

    “谁啊?”那个小女孩接着问道。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叶昊向这个小女孩眨了眨眼道。

    “那我还举手。”那个小女孩说着就又举起了手。

    叶昊却是指着远处的一个青年道,“你有什么疑惑?”

    “叶师兄,为何我在炼天极丹始终炼不好呢?”

    “你把你炼丹的环节详细说一遍。”

    那个青年就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叶昊听后沉吟了一下就说道,“无论是你淬药还是法决都没有任何问题,刚才你也说了药材年份很足没有问题,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什么可能?”那个青年忙道。

    “你的丹炉。”叶昊笑着说道。

    “我的丹炉怎么了?”那个青年说着就召唤出了自己的丹炉,那个青年这一检查当即叫了起来,“我的丹炉竟然有一道细小的裂纹。”

    这个青年终于意识到为何自己始终炼制不出天极丹了。

    其实这个青年还是走进了一个误区。

    他一直觉得是自己炼丹不到家,却不知道实则是他的丹炉有问题。

    “多谢叶师兄解惑。”疑惑得到解决那个青年就惊喜地向叶昊表示感谢。

    叶昊示意无妨之后接着道,“下一个。”

    “叶师兄,我一直尝试在修炼画地为牢,为何始终不得窍门而入呢?”这时一个真传弟子沉声问道。

    “画地为牢。”叶昊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在虚空中把画地为牢刻画出来,“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

    “叶师兄你一直都在捏印决。”

    “画地为牢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难,其实只要你掌握一个禁制就可以了。”叶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而这个禁制却不是九大常用禁制,因此除非你在阵道上有一定的建树,否则你想要修炼成功画地为牢几乎不可能。”

    “叶师兄能不能把这个禁制交给我?”那个青年忙道。

    “可以。”叶昊一边说着一边用神魂之力在一枚玉符上把禁制刻画出来,“给你。”那个青年接住之后再三向叶昊表示感谢。

    “沐前辈,你怎么来了?”叶昊正待选下一个弟子的时候猛地看到沐雅也过来了。

    “我就不能向你请教吗?”

    “沐前辈说的哪里的话?”叶昊苦笑着说道,“你的问题我可解答不了。”

    “如我问你的是空间之术呢?”

    “那沐前辈尽管问。”

    沐雅眼中露出了一丝精芒,“好你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