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六一一章 目瞪口呆

第六一一章 目瞪口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南山寺?”走到一间庭院门口的全泰峰目光落在院口门楣上,怔住,有点费解的样子。

    惠清萍也奇怪,盯着琢磨,院子怎会用这种名字,看着倒像是寺庙的招牌。

    进了山庄后,是全泰峰提出能不能参观一下的,牛有道不知他要看什么,这要求也不过分,见惠清萍也不反对,只好亲自作陪带着走走看看,这一走就走到了南山寺一群和尚居住的院子门口。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全泰峰目光又落在了门口左右的楹联上念叨了一遍,微微颔首,“牛老弟,这楹联很有意境、很有寓意啊!”

    有意境个屁!牛有道心里埋汰一声,他太清楚圆方为什么会在门口挂这个了,南山寺目前没影,如今也不是没有财力去建造寺庙,只是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只好躲在这里挂上这对楹联,纯粹是圆方用来对自己也是对那群和尚自我安慰用的。

    真相难以解释,笑着回了句,“我这里收留了一群无家可归的和尚,南山寺是寺庙原本的名称。”

    这话让圆方听到估计得急,什么叫无家可归,明明是你把我们从寺庙抓出来的。

    当然,现在让他们回去也不会回了。

    全泰峰已经看到了院里走动的和尚,哦了声,原来是一群和尚挂的楹联,开始还以为是牛有道挂的自喻楹联,笑曰:“传说在修士稀少的年代,佛教倒是兴盛过,如今的和尚可是极为罕见,能捡到一群和尚说明老弟有佛缘,佛门讲究福报,老弟说不定有一场福报降临。”

    “哈哈!”牛有道一笑置之,好听话听听就行,哪能当真。

    惠清萍无语,感情还真是寺庙的招牌。

    一群人也就在山庄内随便逛了逛,全泰峰和惠清萍本想看看这声名鹊起的茅庐山庄有什么特殊,逛了一圈下来发现也不过如此,就一普通山庄,占地面积也没多大,奢华就更谈不上,实在是没什么看头。

    一行最终在待客的水榭内落座,自有僧侣奉上茶水,和尚奉茶的意境倒是让惠清萍颇感雅意。

    全泰峰倒也不怕这里会在茶水内做手脚,略尝一口意思了一下,放下茶盏貌似随口问了声,“怎不见赵雄歌?”

    刚才溜达了一圈,也有这意思。

    牛有道就知赵雄歌在这里使出青云剑诀来后瞒不住有心人的眼睛,也没否认,叹道:“人家愿来则来,愿走则走,我哪管的住,也不敢管呐。”

    全泰峰呵呵一声,这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对方不说,他也就不纠缠了,不过却对司徒耀提点了一声,“那个什么掌门,山庄外的景色不错,你不出去看看?”

    司徒耀听出了对方要让自己回避,只是这话让他听了心里憋屈,然对上对方冷冷瞅来的眼神,压力很大,端起的茶盏又慢慢放下了,向牛有道告罪一声起了身,茶是一口没喝。

    牛有道能理解他的心情,也不会为他冒然出什么头,抱歉地点了点头,示意费、夏、郑三人去奉陪了。

    此情此景,费、夏、郑三人也为司徒耀唏嘘不已。

    没了外人,全泰峰似笑非笑道:“老弟,燕国三大派的人没来吗?”

    牛有道假装听不懂,“来我这?我这穷山恶水的,来我这干嘛?二位长老前来,已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哈哈。”全泰峰笑着摇了摇头,“老弟呀,你可知你已经惹出了麻烦?”

    牛有道惊讶:“莫非二位长老是来找我麻烦的?”

    “非也,我们和你无冤无仇,好好的干嘛找你麻烦?”全泰峰摆了摆手,“我问你,你可是让南州向燕国朝廷发兵了?”

    牛有道无奈道:“原来是这事。全长老误会了,南州怎会向朝廷发兵,只是攻打定州罢了。定州薛啸欺人太甚,杀人劫财就不说了,竟敢抢掠庸平郡王的美妾,庸平郡王好歹是皇族郡王,薛啸简直是目无朝廷,王爷是可忍孰不可忍,愤而出兵讨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到这事,他获悉商朝宗那些人的挑衅出兵借口后,也是服了,为了找足愤而出兵的借口,居然能搞出商朝宗的女人被抢的理由来,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连商朝宗的名声都不顾了,也的确是激发了南州上下的众怒。

    全泰峰哈哈大笑着摇头,显然是不相信。

    惠清萍微笑出声道:“小兄弟言不由衷,明眼人都知道茅庐山庄遇袭是燕国朝廷干的好事,茅庐山庄遇袭的次日,南州便出兵攻打定州,这难道是巧合?”

    牛有道苦笑:“的确有些巧,看来这误会我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全泰峰抬手打住,不跟他绕了,“老弟,是不是误会不管了,南州冒然对燕国朝廷出兵,燕国三大派必然迁怒于你,南州想吞并定州是不可能的事情,三大派必然会介入阻止。老弟,鸡飞蛋打呀!”

    惠清萍也道:“我们此来没有歹意,实则是来帮你。”

    “帮我?”牛有道很诧异的样子,“怎么帮我?”

    惠清萍:“全长劳说的没错,燕国三大派绝不会坐视南州吞并定州,三大派介入不是你能挡的。但南州若真想吞并定州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前小兄弟和我们两派没有联系,兴许要被三大派给逼得忍气吞声,但我们两个来了则不一样了。”

    全泰峰接话:“直说了吧,我们就是来给你撑腰的,你挡不住三大派,我们挡的住。”

    牛有道略挑眉,“你们为我撑腰?”

    惠清萍:“小兄弟是聪明人,为什么给你撑腰,你心知肚明,不需多说。小兄弟只需明白一点,为你撑腰的不止我们两家,我们两个,一个代表的是韩国三大派,一个代表的是宋国三大派。只要小兄弟点个头,六派立刻会有人来保护你,燕国三大派拿你无可奈何。南州大军方面,六派同样会派人来协助。有我们六派的介入,南州大军可放开了手脚去打。别说吞并定州,事成之后,可让老弟独占三州的地盘。”

    她回头问全泰峰,“全长老,你觉得如何?”

    全泰峰当场拍板道:“可行,我代表宋国先答应了,事成后许给老弟三州的地盘,绝不反悔!老弟若是不放心,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摆出来商量。”

    两人一唱一和,搞的跟商量好了似的。

    就在这时,袁罡过来了,在牛有道耳边嘀咕了两句。

    牛有道起身告罪一声:“二位长老稍等,有点事,我去去就来。”

    两人有点纳闷,正谈到关键的时候被中断,然而人家家里有事也不好阻拦,只好点了点头。

    牛有道直接出了山庄,只见司徒耀正与一群来到的万洞天府高层说话。

    牛有道本想过去跟万洞天府的人打个招呼,司徒耀见他出来了立刻快步过来,将他给拉到了一边,低声道:“老弟,那两位因何事找你?”

    看他面色凝重的样子,牛有道笑了,“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打探我们的谈话?”

    司徒耀摆手,“绝没有探听老弟隐私的意思,但我料定这二人绝没有安好心,定是前来说服南州大军不要停止进攻,让南州将燕国内部给彻底搞乱,好给韩宋两国出兵的机会。老弟,这事可万万不能答应啊,目前的战事还能收场,一旦变成了国与国之间的大战,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中途打断牛有道谈事,也实在是因为心急,怕牛有道会答应下来,南州真要被战事牵制住了的话,赵国朝廷憋了一肚子火肯定要对金州动手。

    牛有道知他心思,安抚道:“司徒掌门放心,我若答应了这事,燕国三大派岂能放过我?此事我心中有数,容我去应付。”

    “老弟知道就好。”司徒耀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再三叮嘱道:“他们必然会想尽办法说服,老弟切不可鲁莽行事!”

    “司徒掌门大可把心放在肚子里。”牛有道再次安抚一声,拱了拱手转身回去了。

    回到水榭内,面对在座的二位长老,又拱了拱手,“一点小事叨扰,让二位久等了。”

    见果真是去去就回,并未耽误多久,二人相继道了声无妨。

    客气完了说正事,全泰峰可谓继续逼问,“老弟,我们刚才说的,考虑的怎么样了?”

    牛有道端起了茶盏,慢慢嘬着,目光在二人脸上扫来扫去,似乎在琢磨什么,待到茶盏放下,他突兀冒出一句,“我与二位长老一见如故…”说着顿了顿,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样?二人等着,等他下文。

    半会儿没反应,惠清萍笑了,“我们与小兄弟亦是一见如故,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正是。”全泰峰颔首赞同。

    牛有道忽站了起来,一脸正色地拱手道:“二位长老若是不嫌弃在下德疏才浅,在下愿与二位结拜为异姓兄弟、姐弟,一片肺腑之心,望二位长老成全!”

    什么东西?结拜?全泰峰和惠清萍目瞪口呆,有点傻眼,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PS:新盟主“德邦快递”诞生,锣鼓敲起来,秧歌扭起来,顺丰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