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六零六章 何人能挡?

第六零六章 何人能挡?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攻打城池也是打那些好打的,绝不胶着耗着,直接绕开,以打败敌方主要作战人马为目的,难打的城池留待后续来到的人马继续不断恐吓。

    蒙山鸣的目的是执行南州的战略意图,抢时间,先把地盘给占下来,那些难以攻打的城池留待后面抵达的南州大部人马从容攻克。

    说白了,就是仗着南州兵强马壮,欺负定州被抽调后的兵力不足。

    蒙山鸣把战术一调整,南州防御人马顿时苦不堪言。

    马车一路在路上奔波,蒙山鸣并未将指挥中枢固定,大军进攻的指挥中枢就在这辆运动的马车上。

    坐在马车内的蒙山鸣彻夜未眠,尽管面有倦色,却一直盯着地图接收各方军情进而下达各种命令。

    罗大安一直陪在他身旁伺候,也是在耳染目睹。

    随着英扬武烈卫的人马赶到,蒙山鸣一代名将亲自指挥的威力立刻展现了出来,可谓光芒四射!

    蒙山鸣正面以一部人马钳制敌军目前已集结好的主力,辅以英扬武烈卫四处奔袭,阻击敌方小股人马的集结,不让敌方形成以主力为首的绝对优势兵团力量,也是在为己方后续人马的到来争取时间。

    敌方四处集结而来的小股人马在英扬武烈卫面前又不堪一击,四方集结力量纷纷溃败而散,令敌方主力孤悬。

    待目的达到,己方已经在正面战场集结出了部分力量,英扬武烈卫立刻返回正面战场,汇同正面力量强攻敌方主力!

    南州三万人马与定州五万大军正面对决,守方人马毕竟还是占了点优势。

    旌旗招展,战鼓隆隆,杀声震天中,双方骑兵对骑兵,率先正面冲锋。

    且不说此战定州骑兵数量远逊与英扬武烈卫,论战力也根本不是名震天下的英扬武烈卫的对手。

    人仰马翻中,定州集结的骑兵阵容一个正面冲锋便已崩溃,被后续冲来的南州人马给淹没。

    击败正面骑兵的英扬武烈卫率先杀入敌方五万大军中,勇猛无比,凶残将其分离切割成小块,后方人马趁势掩杀而来。

    一鼓作气强攻,定州五万大军溃败,尸横遍野,残兵一路断后,大部仓惶逃窜。

    败军逃入一处山谷山路中,突见草木成堆如雨翻滚而下,山谷尽头滚石如雷堵了去路。

    两边山上,上千弓箭手冒头,点燃火箭射入山谷中,一时间烈焰升腾,上万残兵在山谷中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那凄厉惨叫声惨绝人寰。

    想退回出口,来路已被追兵封堵,一波波箭雨封杀,踉跄求饶喊着投降的人一群群倒地。

    上万人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身陷烈焰火海,随军征战的败军修士亦在惊魂未定中携带着主将仓皇而逃,且被大禅山的修士追杀!

    背着一个人逃不快,逃逸修士不得不扔下了敌军主将而逃。

    绝境中,敌军主将为保京城中的家小,拔剑自刎,手中剑却被击落,被生擒!

    夕阳下,余烟袅袅中,山谷上头,两名修士联手抬了轮椅上来,扛着两支枪的罗大安跟在后面爬上了山。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嗅着烧焦的尸臭味,看着山谷中的惨像,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沐浴在夕阳光辉下的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上万残兵在绝境中求饶投降,他没有接受,而是下达了杀无赦的军令!

    并非他无情,而是目前的局势不容许他为这些残兵花精力,时间上不允许,速度上不允许,手中人马目前本就紧张,哪还分得出人手来看管这上万残兵,一旦反扑…他不容许战场上有这个意外出现!

    眼前惨景,罗大安看了都想吐。

    连两名抬轮椅的大禅山修士看的都心寒,不时悄悄看上蒙山鸣一眼,发现这人比他们修士狠多了,杀人动辄以万计!

    容阳郡城,被生擒的敌军主将押到了城门外,集结的南州人马城外喊话,扬言不开城投降一旦城破便屠尽城中大小官吏,此时开城可既往不咎!

    为了这一场决战,城中兵马几乎抽空,压根没什么兵力守城,知道守不住了,守城修士逃离,容阳郡城城门大开,南州大军迅速进入接管,休整!

    大军休整,蒙山鸣却没有休息,依旧指挥调遣其他地方的人马保持攻势。

    这是南州人马杀入定州攻下的第一座郡城!

    容阳郡守迫不得已,已是降员,全家老少皆在屠刀之下,没得选择,下令容阳郡治下的县城皆开城投降!

    这是开战的首日,也是开战首日定州和南州大规模人马集结的正面交锋,以定州惨败告终!

    这是发生在容阳郡城外的一场战斗,定州五万大军面对南州三万人马惨败,近乎被全歼,只有两千左右的人员零零散散四散逃走。

    消息传开,对南州人马过境覆盖之地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朝廷人马根本不是南州人马的对手,五万人马面对三万人马竟然几乎反被全歼?

    尤其是获悉顽抗后的上万败军投降不受被悉数屠灭的消息后,皆动容!

    之前坚守难攻的一些城池,面对南州后续人马的恐吓威胁,陆续有些城池开城投降。

    而后续即将与南州大军交锋的定州人马皆胆寒,抵抗意志薄弱!

    南州大军获悉己方以少打多、以不大的损失全歼敌方人马后,可谓士气大涨!

    而这正是蒙山鸣此战需要的效果,首次大战告捷,壮己疲惫奔袭人马的士气,灭敌军士气!

    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威慑敌军不敢再以小股与这边纠缠,逼迫对方收缩兵力集结,能让这边以更快的速度捡地盘。

    这边的最高战略意图只有南州少数几个人知道,并非是要与定州人马分个最终胜负,隐藏的真实目的就是快速尽量多的占地盘!

    这个目的也不敢对外暴露,否则定州这边必然要想尽办法拖延。

    ……

    战败消息传到定州中军大帐内,新搭建的帐篷内,身穿战甲的薛啸拿着战报,双手颤抖,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会败的如此之惨,难道是蒙山鸣亲自指挥…何人能挡?”

    万轻烟和盖欢脸色难看,才不过开战首日,连一天都没过去,竟然就丢了一郡之地!

    盖欢突然道:“薛兄,即刻再发信给朝廷,请求急调附近州府援兵!”

    捷报传到南州刺史府内,英武堂内的商朝宗和蓝若亭拿着捷报相视哈哈大笑,诸将亦欢欣鼓舞。

    “快,这么快就拿下了一郡之地,果然是快!蒙伯伯亲自出马,果然是非同凡响。”商朝宗畅快不已。

    一将嘿嘿道:“王爷,蒙帅当年率领燕国大军威震四方时,连诸国都得战战兢兢,他薛啸算个屁,倘若让薛啸知道自己交锋的对手是蒙帅,必然吓破薛啸的狗胆!”

    “哈哈!”众人又是一阵痛快大笑。

    刺史府的另一座庭院里,黄通快步入内,找到了皇烈,将捷报告之。

    闻听后,皇烈也很意外,愕然道:“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拿下了一郡之地?那么大的地盘,大军想在这么短时间内跑遍全郡都难吧?”

    黄通笑道:“确切地说,算上其他开城投降的县城,还不止一郡的地盘,据说零散加起来可能有一个半郡的地盘。掌门,不得不承认,这个蒙山鸣在战场上的确是厉害,一代名将果然是名不虚传,一出马便所向披靡横扫!”

    皇烈却笑不起来,轻叹了声,“咱们这次算是被拖下了水,外面怕是想不认为咱们是跟牛有道穿一条裤子的都难。”

    本以为双方碰上一碰,胶着一阵等到三大派介入就算了,谁知定州如此不堪一击,这下还真是骑虎难下把事给玩真了。已经打成了这样,他大禅山现在再抽回人手的话,一旦造成南州战败,没办法对南州上下交代。

    黄通脸上笑容僵住,缄默不语。

    ……

    “想让我放人?”

    茅庐山庄,坐在亭内的牛有道拿着商朝宗那边转来的朝廷消息看着,冷笑一声。

    商朝宗并未让他放人,而是把消息传给了他,让他定夺。

    信拍在了石桌上,牛有道:“回信给王爷,让王爷答应朝廷!”

    一旁的管芳仪诧异道:“你把人吊在城头上,朝廷纯粹是脸面上挂不住,现在是以审讯为借口把人带走,届时审讯结果如何便由不得我们了。”

    牛有道:“南州名义上毕竟还是燕国的南州,凡事都得讲规矩,总不能让王爷公然抗旨吧?答应归答应,什么时候执行是另一回事。把我打一顿,还想我轻易放人,有这样的好事吗?知会郡城那边一声,吊在城头的当众杀一批!杀的理由嘛,广而告之,就说那些人诬陷朝廷,说是朝廷派他们来偷袭的!”

    管芳仪摇头叹了声,这摆明了是打朝廷的脸,这边接到旨意不但不放人,还杀人,让朝廷情何以堪!

    正这时,袁罡来到,拿来一封信放在了牛有道的跟前,“定州那边的捷报!”

    “哦!”牛有道饶有兴趣地拿起观看,管芳仪也快步到了他身后,一只胳膊架在了他肩头,俯身一起看着,看的啧啧有声。

    “哈哈!”看后的牛有道笑的开心,摇头赞叹道:“不愧是蒙山鸣,打的漂亮,战果进度远超我意料!”

    他的最大预期是,等到三大派正式介入,这边最好能咬下定州一郡的地盘来,谁知战况辉煌的让他难以置信,不出一天时间蒙山鸣便占了一个半郡的地盘,而且真的是照他说的狠狠打出了南州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