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九八章 放在嘴边的肉

第五九八章 放在嘴边的肉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呜呜…”金无光发出闷哼,口鼻呛血,激动到不行的样子。

    “狗贼!狗贼!牛有道,你不得好死……”被拖走的曹玉儿癫狂了一般悲吼,悲吼中饱含绝望。

    这两位掌门皆没想到牛有道居然会行如此歹毒手段,这是要将真灵院和飞花阁给彻底毁了啊!

    堂堂掌门被吊在城墙上,还有其他一些师长活口也被吊在了城墙上,真灵院和飞花阁那些弟子是来救还是不来救?

    救?拿什么来救?门中高手几乎损失殆尽,就凭那些修为不怎样的小弟子能救走人吗?掌门等师长的性命捏在这边的手上,投鼠忌器啊,又能怎么救?跑来送死吗?

    找其他高手来救?牛有道不是一般的修士,是能左右一定俗世大权的修士,牵涉不小,没有相当背景的人是不会轻易介入这样的事的。更何况出动这么多人手袭杀都失败了,连丹榜第七的高手宗元都死在了这里,谁还敢轻易插手?

    不救?修行界和世俗还是有所区别的,讲究的是门派师承和传承之类的,这是修行界的根本!

    不救的后果想也能想到,以后真灵院和飞花阁弟子在修行界再也抬不起头来,没了对外竞争的底气,结果就是树倒猢狲散各奔前程,散去后也没人再有脸提自己是飞花阁和真灵院的弟子,两派至此要烟消云散。

    这比杀了他们两个还难受,历代先人的心血累积毁在了他们这一代的手中。

    本来,就算他们两个死了,只要两派还有人手在,就还有复兴再起的机会。

    牛有道如今是要将两派赖以维系的根基给毁了,要将两派彻底瓦解,要将两派从修行界抹去啊!

    试问两派掌门如何能不情绪激动!

    一群修士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牛有道使这手的用意,之后都陆续明悟了过来,毕竟都是修行中人。

    “让他们闭嘴,好好救治,不要让他们轻易死掉!”

    见曹玉儿骂个不停,往死里诅咒牛有道,夏花挥手喝斥了一声,下面弟子立刻让曹玉儿闭嘴,发不出声的曹玉儿仰天闷声嚎啕,泪水混着血污,仰望苍天,心在滴血啊!

    三派掌门却是感到痛快,觉得就该如此,不将两派灭门不足以雪此恨,也算是给门内死去的和活着的人一个交代。

    而且三派也极为赞成这样做,可谓痛痛快快毫不犹豫地配合,不管人家是不是冲牛有道来的,毕竟是三派防御的茅庐山庄,灭了飞花阁和真灵院,三派在修行界的名声也将大振,这绝对是三派拿得出手的战绩!

    大禅山诸人对此也没任何意见,心里也是持赞成态度的,将这两个老是惦记南州地盘的门派给灭了也好,省得有事没事不消停瞎搅和,就是这手段未免太阴狠了一点,这是要斩草除根呐,比打打杀杀更狠!

    皇烈淡淡道:“老弟,你把人吊在城头上,谁心里都清楚他们是给朝廷办事的,朝廷救还是不救?你这是在打朝廷的脸呐!”

    牛有道冷言相问:“皇掌门是在帮朝廷说话吗?”

    得,这语气又要往‘里应外合’上扯,皇烈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万一朝廷找理由向你要人怎么办?公开抗旨吗?”

    牛有道:“要人我就给吗?杀到我头上来了,还想我把人给送回去不成?朝廷若想要脸,最好别开这口,真正打脸的事情还在后面!”

    皇烈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折腾,既然喜欢和朝廷折腾,那你就慢慢和朝廷折腾去吧,别怪我大禅山冷眼旁观!

    大禅山诸人也皆心思诡谲中。

    旁观的管芳仪心中却是清楚的,牛有道很少干硬碰硬的事情,这次是铁了心要和朝廷来次硬的!

    旁听的商淑清面有惆怅神色,她甚少参与牛有道的事情,这回是头次亲眼目睹牛有道在修行界的冷酷无情,可她也知道慈不掌兵的道理。

    花衣男子也一直在旁观,也不想干预什么,只想看这位短短几年内快速崛起的小辈是如何处理事情的。

    山下清理了同伴尸体的黑衣蒙面人回来了,也抬回了宗元的残躯,有身份的人,死后的待遇还是特殊一点的,没有草草处置。

    “这是什么人?”夏花问了声。

    管芳仪:“丹榜排名第七的高手,袭击山庄的人之一。”

    “第七…他是宗元?”夏花大惊失色,费长流和郑九霄震惊不已,宗元也死在了这里?

    之前忙于厮杀,他们并未留心花衣男子和宗元的交手。

    管芳仪唏嘘点头。

    三位掌门一起看向牛有道,今时今日算是对牛有道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连宗元都给干掉了!

    夏花又问了声,“要不要一起挂于城头震慑?”

    花衣男子冷冷出声道:“把他尸体吊挂城头,会让很多人看你们不顺眼的,而且都是你们惹不起的人。不是什么人都能任意羞辱的,我劝你们最好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牛有道微微颔首,“找个地方妥善安葬吧。”

    夏花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忙招呼了门下弟子将宗元尸体抬走处置……

    一番折腾,太阳已化作夕阳,倦鸟归林,一群人站在山庄大门外沐浴着夕阳余晖,山庄外人来人往地上报情况。

    战损情况整理了出来,三派的损失不小,战死和战伤的弟子将近三千人。

    驻军人马损失更惨重,面对上万修士的冲击,死伤将近七千人!

    这还是在还没有怎么正面交锋的情况下,还是袁罡见情况不对赶紧让驻军人马后撤了,否则死伤将更加惨重,会被两派给轻易一举击溃。

    真灵院和飞花阁的损失也很惨重,清点后的尸体达九千多人,大多数都是倒在了箭雨中,两派最终逃走的人也不过两百来人,还有数百名受伤后被活捉的。

    统计后的结果可以看出,这一仗虽然打赢了,可从死伤人数来看,其实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事实证明飞花阁和真灵院的实力的确远强过这边,没有数万大军以远程利器的攻击来辅助、将对方力量给大量消耗掉的话,这边根本挡不住两派的攻击

    从某个角度来说,朝廷这次的出手是有绝对胜算的!

    损失了这么多人手,牛有道呼出一口气来,面对三派掌门道:“毫无疑问,这次是朝廷干的好事,诸位,你们说怎么办吧?是忍气吞声,还是以牙还牙?”

    管芳仪暗道不妙,她知道牛有道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和朝廷硬碰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似乎要跟朝廷没完呐!

    三位掌门面面相觑,人家也没讨到便宜,不就此作罢还能怎样?以牙还牙咱们也不是对手啊!

    夏花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肩膀给牛有道看,试着问道:“道爷,你想怎样?”

    牛有道双手扶剑,微抬下巴,冷笑道:“人家都打到我们家门口来了,岂能默不吭声?既然他们喜欢打,那咱们只好奉陪,这次不把朝廷给打痛了让他们尝尝是什么滋味,还当咱们是软柿子由得他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猴子!”

    袁罡上前一步,“道爷。”

    牛有道扶剑的十指轻轻敲击着:“薛啸胆子不小,我送过去的人犯,未经朝廷审判,他居然敢放了!立刻传讯给王爷,在定州边境挑衅,制造出兵借口!发往金州回撤的人马和辎重物资不要解散,立刻再次集结,改道兵发定州,攻打薛啸部,给我狠狠的打,要打出我南州人马的气势来!告诉王爷,让他尽快敞开了胃口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能吞下多大的地盘就放开了吞,只要他能吞下来的都是他的,我是不会再轻易吐出去的!”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就连花衣男子也明显吃惊不小,这是要让南州向燕国朝廷宣战吗?

    商淑清瞠目结舌,银儿还在那痛痛快快吃自己的东西,反正她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大禅山一伙人绷不住了,老子们在南州才刚落脚就接连出事,被朝廷刚吓唬过心神还没稳下来,你又要自找麻烦主动向朝廷开战,开什么玩笑呢?你想疯别把我们拖下水好不好!

    袁罡点了点头,没有废话,转身就照办去了。

    皇烈脸黑了下来,咬牙切齿道:“老弟,你在开玩笑吗?”

    牛有道偏头看着他问道:“朝廷在这里制造的血腥还没散去,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皇烈脸泛怒容,很想告诉他,要打你打去,我大禅山不奉陪,没有我大禅山的修士为大军保驾护航,我看你怎么打!

    然而见到牛有道那冷肃中带有杀气的眼神,心中一凛,下意识看了看周边的黑衣人和那花衣男子。

    管芳仪嘴角抽搐了一下,明白了,她现在才明白了过来,敢情那顶‘里应外合勾结’的帽子在这等着,怪不得不断明示和暗示着提醒大禅山,大禅山此时此刻压力很大啊,一个不慎就要将那帽子给戴实了!

    皇烈到嘴的话咽了下去,沉声道:“老弟,你应该明白,南州相对来说,兵强马壮是不错,可若想以一州之力对抗朝廷,无异于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啊!你想没想过后果?”

    牛有道:“能有什么后果?朝廷先集结了一批人马在北州与韩国对峙,后又集结了一批人马防御宋国,如今大燕内部可调用的人马不多,定州也被抽走了不少的人马和修士,防御薄弱,正是我南州用兵的时候。凭我南州兵锋之利,定州人马挡的住吗?若这样王爷还能打败,我看这南州也保不住了!北有韩国虎视眈眈,东有宋国蠢蠢欲动,朝廷敢和我们撕破脸吗?放在嘴边的肉,唾手可得,此时不取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