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九七章 这就是犯我茅庐山庄的下场!

第五九七章 这就是犯我茅庐山庄的下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一人一剑先后落地。

    砰!砸落在地的宗元已没了半边身子,渐渐浸润在了血水中。

    剑落地的刹那,顿然消失,只有花衣男子飘然落地,静静看着眼睛微微开合的宗元。

    周围打斗的袭击者吓的够呛,连宗元都被杀了,谁还敢靠近这位,立马扭头就逃。

    “赵…”宗元盯着花衣男子发出虚弱一声,眼神中似有牵挂要托付,然最终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双目呆滞没了动静,也没了气息。

    高手对决,打个没玩没了的情况很少,其实双方从一开始交手并未花多长时,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任由现在才到的血雨洒在身上,花衣男子目光从他脸上挪开,看向了茅庐山庄方向,双袖一甩,一个闪身腾空而起,展开双臂如一只大鸟一般,从下方交战的人群上空飞过。

    他才不管下面那些人谁胜谁负,他也不会为了牛有道那边的黑衣蒙面人一个个去追杀那些袭击者。

    飘临茅庐山庄上空,轻飘飘滑落在了阁楼之上,慢慢挪步,静静站在了牛有道边上,那张假面依然是面无表情。

    阁楼上鸦雀无声,一个个皆怔怔看着他。

    皇烈看看他,又看看牛有道。

    抱着食盒的银儿满眼好奇,凑到了花衣男子身边,伸个脑袋看着他的脸,花衣男子也看着这位饭桶。

    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油腻,银儿伸手向花衣男子,欲摘下他脸上的面具。

    花衣男子满眼嫌弃,抬袖一把将她手给打开了。

    此情此景,不知情的都觉得这女人是白痴,想找死不成?

    银儿顿时两眼一瞪,很不高兴的样子。

    这回轮到管芳仪等知情的人为花衣男子捏了把冷汗,你能杀宗元,对上这妖王怕还是不够瞧,重要的是别连累了我们!

    还好心惊肉跳的商淑清为银儿担心,及时过来拉开了银儿,并低声劝道:“银儿,别胡闹。”

    银儿虽听了商淑清的被拉开了,还是朝着花衣男子噘嘴骂了声,“坏人!”

    花衣男子本就当她是饭桶,才懒得跟这种白痴女人计较。

    山间空投下来的那群袭击者已经开始四散而逃,宗元一死,士气顿时溃败!

    面对这群黑衣蒙面人,大家本就吃不消,如今连宗元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拼的?就算死拼到底,牛有道身边有如此高手保护,压根就杀不了牛有道,死拼到底也是送死,没了继续拼命的必要,只能是逃跑!

    见那群黑衣蒙面人要去追杀,牛有道出声道:“穷寇莫追!”

    一名站在围墙上的蒙面人立刻发出长啸,止住了追杀。

    “段虎、雷宗康、吴三两。”牛有道喊了声。

    三人立刻上前,一起拱手道:“道爷!”

    牛有道背对三人目视前方,“你三人各领一百人手,驰援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

    “是!”三人领命,立刻下去与那些蒙面人略作沟通,随后各领百人奔赴而去。

    强敌已退,现在把山庄内的防御力量给抽离,牛有道也不怕了,也暗暗长舒出一口气来,起先还怕花衣男子不是宗元的对手,搞的他很是提心吊胆了一阵。

    他也庆幸自己未雨绸缪先把这位给请来了,否则照起先的把握怕是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当然,也因为面对的是燕国朝廷,要和这种庞然大物硬碰硬,他一开始就多了分小心,把能动用的力量都给动用了。

    他这次可以说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和燕庭硬碰了一次!

    看看花衣男子身上沾染的血滴,牛有道朝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果然是高手!”

    花衣男子冷眼瞥了瞥。

    空中看不太清,尕淼水驾驭飞禽低空掠过了一下,看到了地上倒毙的宗元,心惊不已。

    加之来袭的高手皆溃散,尕淼水知道事不可再为,迅速驾飞禽腾空而去,逃逸!

    这一幕却落在了牛有道的眼中,此前似乎在高空督战的情形已让他怀疑对方身份不简单,当即挥手一指,“看看是什么人,赤猎雕上,看能不能拿下!”

    数名黑衣蒙面人迅速跳上两只赤猎雕腾空而去追赶……

    山头上,眼见几名空投袭击的修士冲来,陈伯和吴老二迅速护在了袁罡的身前,他们这次的责任就是保护袁罡。

    然而这几名修士无心交战,乃是逃命,哪还会纠缠,从他们头顶一闪而过,越过下面的战场,快速而去。

    “掌门,他们跑了!”

    遭受围殴的飞花阁弟子中,有人大喊一声。

    披头散发浑身血迹苦战的曹玉儿挥出几剑逼退纠缠,猛然抬头看去,看到了逃跑的那些空投高手。

    再看看远远近近倒了一地惨死的飞花阁弟子。

    “啊!”曹玉儿仰天发出一声悲啸,似乎意识到失手了,飞花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还失败了,让她情何以堪。

    可现在不是太过宣泄情绪的时候,稍冷静后,大声道:“撤!”

    可是晚了,山顶方向,上百名黑衣蒙面人腾空而下,加入了战团,驰援留仙宗弟子。

    见到一群高手来助,虽不明白是什么人,但能帮这边的肯定是自己人,同样浑身是血的费长**神大振,这说明什么,说明道爷那边胜了,已经展开了反击,当即高声大喝,“杀!”

    类似的情形发生在外围防线的四面八方……

    当厮杀声彻底平静,山腰上的驻军人马开始向外围推进,清理战场,推进在那林立的箭矢和钢矛之间。

    发现还在呻吟或苟延残喘挣扎着还没死透的敌人,立刻就地拔了钢矛一拥而上,乱枪刺的鲜血溅射。

    死了的也一样扎上几枪,预防装死的,这些人打扫战场都是有经验的。

    ……

    听到打斗声停歇了,鬼鬼祟祟的圆方不知从哪钻了出来看动静,见到牛有道等人不慌不忙地下了楼阁,立刻放心了,甩着袖子屁颠颠朝牛有道跑了过去。

    他虽躲过了危机,却错过了精彩刺激大开眼界的一幕。

    “道爷,咱们赢了吗?要不要我带人去打扫战场?”圆方在那一脸讨好。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领教过这位,知道这位对打扫战场很有兴趣,“去去去!”挥手让他一边去。

    牛有道杵剑走出了山庄大门,亲自去迎接三派血战后归来的人。

    一身血污的费长流、郑九霄、夏花陪着袁罡等人回来了,身后弟子还拖了两个人来,一个奄奄一息,一个断了一条腿。

    袁罡一到,对牛有道点了点头,便站开到了一旁。

    “道爷,幸不辱命!”费、郑、夏三人拱手复命。

    牛有道目光落在了夏花那包裹的肩头,明显是受伤了,看三人的狼狈样子,连掌门都伤了,没看到交战也知道打的有多惨烈,问了声,“夏掌门,没事吧?”

    “死不了。”夏花苦笑一声,又问:“道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烈眉头挑了一下,心里犯嘀咕,打成这样居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假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也能跑去拼命?

    牛有道:“之前接到消息,朝廷要里应外合对我不利,事前不知真假,故而没有告知,诸位辛苦了。”

    还揪住‘里应外合’不放,管芳仪悄悄瞥了眼大禅山诸人的反应,果然,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

    “里应外合?”三位掌门奇怪一声,互相看了眼。

    “事实已经证明和你们无关,也许是另有其人。”牛有道一句话撇了过去,这话又令皇烈眉头抖了两下。

    牛有道也没有多说什么,朝拖来的两人抬了抬下巴,“这两位什么人?”

    夏花指了指那奄奄一息的男子,“真灵院掌门金无光!”

    费长流则指了下被砍掉了一只脚的,“飞花阁掌门曹玉儿,外围攻打我们的就是这两家,已经将罪首拿下,其他活口都集中在了山下!”

    郑九霄:“有些跑的快,这两家都跑了一些,但不多。”

    事实上若不是得那些黑衣蒙面人的相助,也拿不下这两位掌门。

    牛有道哦了声,手中剑鞘递出,拨抬起了曹玉儿的下巴。

    曹玉儿不服地摇头,“呸!”还朝牛有道喷了口血的唾沫。

    牛有道施法一挡,唾沫未能近他身便落下了。

    后面的段虎上前,啪,直接就是一记耳光,又一把揪了曹玉儿的长发,往后一拉,拽起了她的脑袋,让她面露了出来。

    牛有道手中剑鞘拨了拨她脸上乱发,问:“曹掌门不是说三天后来见我吗?怎这么快就跑来了?”

    不得不高高抬头的曹玉儿满脸血污,愤声道:“牛有道,算你命大,总有你不得好死的那天!”

    “我之前见你,年轻时应该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嫁人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偏要干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何苦来着。”牛有道叹了声,放下剑,问:“你们说怎么处置?”

    夏花咬牙切齿道:“我三派死在他们手上的弟子怕是不下于两千人,驻军人马死伤更多!”

    费长流问了声,“道爷不会是想放过她吧?”

    郑九霄也眼巴巴看着,三派遭此大劫、损失这么多人,都恨不得将真灵院和飞花阁给赶尽杀绝报仇雪恨才好!

    牛有道看看三人反应,平静道:“都是受人利用的卒子,死活不重要。帮他们把脸洗干净,略作医治,连同活口一起吊于青山郡城头当饵,设伏,若有两派弟子来救,就地诛杀!让天下人知道,这就是犯我茅庐山庄的下场!”

    三位掌门闻言点头,的确不能让他们死的太便宜了。

    奄奄一息的金无光情绪激动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

    被揪住头发的曹玉儿挣扎着发出嘶吼,“牛有道,狗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带走!”郑九霄挥手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