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八五章 一向不轻易出手

第五八五章 一向不轻易出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惊变之下,唯独他能如同牛有道一般沉的住气,无视周围的惊险,跟着牛有道并骑而驱,于危机中不慌不忙地压着行进速度不变。

    此时一缕缕劲风从他指尖急骤射出,宛若一道道无形箭矢一般。

    咣咣咣,一连串密集炸响,劈来的十几道剑气刹那被突发的指力瞬间击溃。

    十几名刺客联手扑来,花衣男子的花衣大袖连挥,十指翻飞如魅影,一道道霹雳般闪过的指影似乎能寂灭一切。

    丁零当啷的剑挡声。

    噗噗透身爆出血来的声音。

    有人心脏部位爆出血眼,有人额头洞穿出红白之物,有人胸膛刹那连爆出几个血洞。

    十几名刺客未能近两匹齐头并进坐骑的一丈距离,便如狂风扫落叶般,稀里哗啦砸落在了地上。

    刚猛然回头发出惊叫的管芳仪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可谓震惊,这花衣男子究竟是什么人?

    爆开的阵阵狂风中,牛有道骑着马不慌不忙穿过,受惊的马匹嘴角有被控制的缰绳强行勒出的血迹,刚落下的尸体,马蹄踩上,直接践踏而过。

    再有刺客接近,花衣男子大袖一扫,便有人坠落倒地,杀这些刺客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这时的空中,五只大型飞禽紧急掠过,可谓挂满了人紧急掠过,连飞禽的爪子上都有人搭手挂着来了。

    飞禽上的人几乎都是御气飞行,只是借了飞禽的力,也是因为人多怕给飞禽的飞行造成负担。

    这种做法,只适合短途飞行,是用来应急的,长途的话,修士的法力也吃不消。

    五只飞禽空中掠过,投掷下了一群黑影,五十个黑衣蒙面人瞬间倒射而下,加入了战团参与厮杀。

    见到援兵来到,牛有道打了个手势,管芳仪立刻高喝,“万洞天府弟子撤!”

    哪还有什么万洞天府弟子,十个人只剩下了三个脱身,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死了七个,剩下的三个也都受了伤,仓惶追随在了牛有道等人的身后。

    牛有道继续纵马前行,遇打斗造成的坑,直接纵马跳了过去,他那样子根本无视周围的一切。

    一群从头到尾一色装扮的黑衣蒙面人护卫他们继续前行,成群的衣服杂色的蒙面刺客则一路围攻不息。

    不多时,五只飞禽坐骑又从空中掠过,又是一群黑衣蒙面人被投掷下来。

    此时敌我双方的人数基本上已是势均力敌,但是护卫牛有道的这群蒙面人的整体实力明显高过刺客。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花衣男子出声了,“你哪找来这么多高手?”

    牛有道:“在你面前怎敢称高手。”

    他没有正面回答,花衣男子也就没有再问。

    当第三批人手再次空投下来后,刺杀明显无法再得手,局势一边倒,不利于自己,连想靠近牛有道都没了办法,更别说什么刺杀,只能是撤退。

    “走!”随着一声呼啸声起,一群刺客迅速后撤。

    一直冷冷静静冷眼旁观的牛有道冷冷喝出一声,“杀无赦!”

    除了二十名黑衣蒙面人在左右飞掠护驾,其余黑衣蒙面人立刻倒追而去,追杀那群仓惶撤退的刺客。

    奔逃于山林中的刺客不得不再次拼命,因为刚钻入山林中不久发现密林中又有一群黑衣蒙面人冲来了。

    这次不是空投而来的,遭遇了一群朝这个方向合围而来的黑衣蒙面人。

    遭遇了一群极为擅长狙杀的人!

    打斗平息后,一群黑衣蒙面人迅速撤离,回撤之际,将自己同伴的尸体一个不剩地带走了……

    出了山林,二十名黑衣蒙面人一路沿官道护送,一直将牛有道等人护送到了一座驿站。

    冲入驿站的黑衣蒙面人迅速搜查整座驿站,这阵势将驿站内的人吓得够呛,胳膊受伤的孙临先以万洞天府弟子的身份出面安抚。

    坐在马背的牛有道观察着四周,直到一名黑衣蒙面人过来点了点头,确认驿站没问题,牛有道方跳下马来,让大家略作休息,之后再继续换马赶路,毕竟离开金州已经在路上奔波了小半天了。

    回头,牛有道与一名黑衣蒙面人略作交涉后不久,驿站内燃起了一堆火,燃起了一道黑烟。

    没多久,五只飞禽从远处掠来,俯冲过驿站时,二十名黑衣蒙面人一起腾空而起,搭了五只飞禽撤离。

    站在驿站内抱臂的花衣男子盯着这一幕看了阵,又回头看了看与孙临先交谈的牛有道。

    “辛苦了,你的伤没事吧?”牛有道问孙临先。

    孙临先黯然摇头,“没事,出发前师傅就明确告知了有风险,我们早有心理准备。”

    牛有道:“已经传讯联系了你师傅,后面的事情你师傅会处理,你们就送到这吧,你师傅会派人来接你们。”

    孙临先抬头,愕然道:“不是要护送你到南州青山郡吗?”

    牛有道:“你们已经这个样子了,还怎么护送?刚才你也看到了,暗中护送我的人已经赶到了,不用你们再冒险了。你们拼死护送,我都看到了,回头我会联系司徒掌门,万洞天府会重赏你们的。”

    说罢点了点头转身而去,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其实也没什么暗中护送的人已经赶到,暗中保护的人一直都在,然而不便明着随行,身边又不好不带人,带多了陌生人的话又担心敌方会有顾虑,万洞天府弟子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这些万洞天府的弟子只是摆在明处的诱饵罢了。

    说白了,是他拿来牺牲的。

    管芳仪走到了花衣男子身边,想探寻一下是谁。

    然而人家对她视若无睹,看向了从一旁经过的牛有道,拿话淡淡刺了牛有道一句,“你在拿万洞天府弟子的性命当诱饵!”

    牛有道停步,杵剑身前,看着他微微一笑,说出的话却显得有些冷漠无情,“这才哪到哪,后面还有更大的风雨来临,必要的牺牲免不了,我没办法保护所有人的性命,只能尽力保全更多人的性命。”

    花衣男子:“可是,遇到危险时,拼命的是别人,你从头到尾连根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牛有道:“拼命!一旦动手就是拿命去拼,我不喜欢跟别人拼命,能避免尽量避免,有人动手,我又何必亲自动手。我这人不喜欢血腥!”

    花衣男子:“让别人杀人难道就不是血腥?”

    牛有道:“我这人不喜欢打打杀杀,一向不轻易出手!”

    花衣男子想到了对方无动于衷逼得他出手时的情形,“你有够无耻的!”

    牛有道点了点头,谢过的样子而去,进了驿站里面,准备洗把脸。

    待他一走,管芳仪凑近花衣男子问了句,“你是谁?”

    花衣男子:“我是谁重要吗?倒是你,我听说过,齐京红娘,你真的打算跟他一辈子?”

    “我也不想跟他,就像你说的,他厚颜无耻,我是被他给骗来的。唉,倒霉事不说了,说来伤心。”管芳仪妩媚着打了下手,对方不愿透露身份,她也就不再多问了,略欠身后离去。

    进了驿站里面,找到了正在洗脸的牛有道,问:“外面那娘娘样装扮的男人是谁呀?”

    娘娘样?毛巾捂脸的牛有道放下手来,哑然失笑,摇头道:“他不让我说,我也不敢说。”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不说再问也没用,又皱眉道:“已经诱敌成功了,你还要骑行?你觉得人家还能再上钩不成?”

    牛有道:“你觉得对方会善罢甘休吗?”

    管芳仪:“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你,只是已经试过手了,哪会再上你同样的套,再这样慢吞吞骑行没必要。”

    “不会善罢甘休,那就给对方点时间准备。你以为我只是想杀点人给他们点教训?这次本就是提个醒,这点力量对付我不够,下次对我出手要记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全力而为!”毛巾擦了擦手,顺手扔到了一边,“这回,没必要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会让他们清清楚楚知道我在哪。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来吧,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传消息给皇烈,让他来一趟茅庐山庄…也不要说那么直接,不然皇大掌门会不高兴,就说有紧急要事相商。”

    ……

    山中,看过密信的赵森将信给了高少明。

    高少明捧着信看后,大惊失色,“一百多名高手全军覆没,一个都没逃掉,这怎么可能?”

    赵森:“我的人到现场查看过了,尸体都帮你点过了,应该不会有错。我说了,人家摆明了是故意设下的陷阱,你非要硬往里跳。”

    高少明:“你的人损失了多少?”

    赵森看向了一旁,“发现情况不对,发现对方预备了大量人手围过去,我还有必要让我的人再跑去送死吗?”

    “你…”高少明勃然大怒指向他。

    赵森冷眼看来:“就不应该仓促动手,怎么?想往我身上推责任?自己求功心切,硬往陷阱里跳,还想怪我?我看你还是想想死了这么多人还失手了该怎么对燕庭交差吧!”

    “哼!”高少明甩袖冷哼,复又皱眉道:“他哪来这么多高手护卫?”

    赵森:“要么是万洞天府,要么是大禅山,除了这两家,还能有谁会为他出这么大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