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七七章 鬼医弟子

第五七七章 鬼医弟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水榭外,袁罡走过。

    商淑清注意到,从银儿身边走开,出了水榭,拦住了袁罡,问:“道爷那边有消息吗?”

    如今燕国要攻打南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她自然也知道了,心中很是担忧。

    袁罡能看出她眼中的忧虑,安慰道:“如果局势真的难以左右,我们这里道爷不会不做布置,目前为止还没接到道爷的通知,就说明局势还未失去控制。郡主放心,道爷既然亲自去了金州那边坐镇,就不会放任不管,一定会出手遏制。结果如何不一定,不过道爷不是吃素的,郡主要对道爷有信心。”

    自从拿下了南州,又赶走了天玉门,他也松了口气,从容了许多,也没那么担心了。

    依他对牛有道的了解,凭道爷的能力,有了更多回旋余地的道爷不会比以前更糟。

    商淑清听后想想也是,道爷那个人,如果真有麻烦的话不会扔下这边不管,目前这边依然风平浪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扶芳园,楼阁内一张长案,玉苍歪坐在后看书。

    独孤静上到阁楼上,走到一旁跪坐,“师傅,金州那边得手了。”

    玉苍:“没露什么破绽吧?”

    独孤静:“撤的干干净净,没留下任何与我们有关的线索。只是那家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他就不怕宋国怀疑到他头上找他算账?”

    玉苍:“事到如今,你还当他是吃素的?他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独孤静:“弟子的意思是,一旦他被宋国扯上了,会不会把我们也给牵扯出来?”

    玉苍:“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这样做。目前有一点我们至少是放心了,有了这样的把柄捏在我们手上,他不敢轻易暴露我的身份。经由此事,我倒希望他南州早成气候,冒点险也没关系,对我们将来有利。对了,娘娘和公子在那边怎么样?”

    独孤静:“挺好的。据行山师弟报,公子一心钻研学问,娘娘自由自在,好吃好喝招待着,娘娘在那边进出自如,经常出山游逛,随行有人妥善保护。”

    “唉!女人呐,都是耐不住寂寞的。”玉苍叹了声,没了再看下去的心情,书卷往案上一扔,问:“那个鬼医弟子怎么样?”

    独孤静摇头:“投了师傅的名帖,人家还是不肯见。弟子怀疑是不是做贼心虚,是不是真的鬼医弟子还有待商榷。”

    玉苍:“敢这般公然暴露鬼医弟子的身份,应该假不了,除非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就算有假,估计和鬼医也是关系匪浅。再投贴,三次之后,若还不见,我再亲自登门拜访试试。”

    “好的。”独孤静点头应下,又有点疑惑,“他既然摆架子不见,师傅为何自损颜面非要拜见不可?”

    玉苍斜了他一眼,“苦神丹!我倒要看看这位是来过桥看风景增长阅历的,还是想往风浪里卷的,江湖水深,希望这位鬼医弟子好自为之。”

    独孤静神情一肃,明白了,晓月阁内有不少人是受苦神丹控制的,苦神丹并没有真正彻底根治的解药,鬼医能不能化解苦神丹这边还不知晓,可是连红孩儿的毒都给解了,不得不让人担忧,若是能化解苦神丹的毒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以前不担心,是因为鬼医难寻,鬼医也不会轻易出手救治,都知道鬼医难打交道。可如今鬼医的弟子公然露面了,一旦能化解的话,人又摆在明处这么显眼,晓月阁这边暗中受到操控的人必然会前去求救,对晓月阁的影响太大了。

    师傅这是要去摸摸底,看这鬼医弟子会不会轻易出手救治,能不能化解,也好做应对准备。

    ……

    京城内一栋并不太起眼的宅院,地段还算幽静,此时却门庭若市。

    紧闭的大门外,显贵人家投贴拜见的下人那真是挤成了堆,一个个眼巴巴看着那关闭的大门。

    总的来说,大家都还算安静,没有大声喧哗。

    街头一阵马蹄声响起,簇拥着一名端坐在马背的身材魁梧的紫袍的男子,男子刀削斧劈般的面部轮廓,头戴金头箍。

    “是西院大王。”人群中有人嘀咕了一声。

    西院大王昊云胜的出现,令巷子里的人群纷纷挤向两边,让开了路。

    门前下马,一条被金属框架附着的腿走路发出咔嚓咔嚓声,一瘸一拐异常显眼。

    门口堵着的人都让开了,给昊云胜让出了门前位置。

    昊云胜的一名随从登上台阶就要去敲门。

    呜啪!昊云胜挥手就是一记马鞭抽出,抽裂了随从后背的衣裳,挥鞭指着随从喝道:“谁让你冒然打扰先生的?站门口等着!”

    “是!”挨了打的随从不敢有怨言,立刻退下了台阶等候。

    昊云胜也老老实实地站在了门口等着,很有耐心,颇有礼贤下士的味道。

    他之前就派人投递过帖子,可人家压根不鸟他这个王爷。

    他也火大,然而想想院子里这位的背景,他也惹不起,遂乖乖亲自前来。

    巷子里的各府下人也都不吭声了,虽然被人给插队了,可谁叫人家是齐国的西院大王。

    等啊等,这一等就等到了临近傍晚时分,一名酒楼的伙计提着食盒过来了,被门口西院大王的阵势给吓到了,有点不敢靠近。

    有人在昊云胜耳边耳语了几句,昊云胜挥手招了那伙计过来,问:“是给里面客人送饭的?”

    伙计紧张道:“回王爷,是的,里面的客人在我们酒楼定了一日三餐,小人负责送餐。”

    昊云胜挥手示意他去敲门。

    伙计战战兢兢上了台阶敲门。

    不一会儿,嘎吱门开,一个青衫女子打开了半扇门,面目清秀,手里提了个食盒,交换了伙计手中的食盒。

    正要关门时,昊云胜抢步到了门口,一把将那伙计拨开到一旁,拱手笑道:“听说无心先生在此,小王昊云胜为求见先生,已在门口久候多时,姑娘能否代为通禀一声?”

    齐国西院大王亲自来了?女子略有惊讶,点了点头:“稍等。”门又关了。

    不大的庭院里,一副老旧的画垂挂在树枝上,画上是个不着片缕的人物图,剥去了皮的人物图,皮下肌肉什么的画的栩栩如生,看着有些恐怖。

    坐在画下的无心正在玩一堆泥巴,确切地说,正在以泥巴塑造画像中的人物。

    “先生,饭菜来了。”女子回来招呼了一声。

    这女子名叫郭曼,正是无心搭救的那位,途中言谈做了些了解后,无心说身边缺个打下手的,问她愿不愿跟他。

    郭曼起先有些犹豫,后来获悉他是鬼医弟子后,立刻欣然答应了下来。

    在这齐京,她算是领教了鬼医的份量,多少权贵想见这鬼医弟子一面都难。

    无心嗯了声,郭曼近前道:“先生,外面,齐国的西院大王昊云胜亲自来了,在门口等了好久,希望能见见先生。”

    无心没说话,郭曼懂了,遂提了食盒到一旁的亭子里,在石桌上分层取餐摆放。

    回头她又从井里打了清水过来,“先生,洗洗吃饭吧。”

    无心忽出声道:“让他进来吧。”

    “嗯?”郭曼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了过来,转身而去。

    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咔嚓咔嚓声,昊云胜进来了,没让他带太多人,只允许带了一名随从。

    “小王昊云胜,见过先生。”昊云胜到旁恭恭敬敬见礼。

    无心没有理会,专心致志于手上的泥塑。

    这情形让昊云胜有些尴尬,看看对方手上忙的,又看看那幅吊挂的画,没话找话地赞叹道:“先生果然是妙手啊!”

    无心出声了,“不要说那些没用的,有事直说。”

    昊云胜也不敢流露出什么不高兴,摸了摸自己那只残废的腿,“本王这条腿受伤后算是残了,听说先生妙手回春,能不能劳烦先生看看?不管能不能恢复正常行走,只要先生愿意搭手,报酬不成问题!”

    无心略抬眼,瞅了瞅他那依靠金属框辅助才能站着的腿,粘着着泥巴的手指抬起指了指,打了个手势。

    昊云胜一下没反应过来,直到郭曼搬了张椅子示意,他才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刻招呼随从帮忙,坐椅子上卸下了腿上的金属框,脱掉了靴子,除掉袜子,卷起了裤腿。

    郭曼舀了清水,帮无心冲洗干净了双手,之后在无心示意下又取了皮卷轴来。

    皮卷轴打开,无心摘了支银针到手,先伸手摸了摸、捏了捏昊云胜那条有触目惊心疤痕的腿,之后准备下针,下针前提醒道:“觉得痛就说一声。”

    “好!”昊云胜连连点头。

    话刚落,无心已经一针扎了下去。

    昊云胜:“蚂蚁咬一般,谈不上痛。”

    无心拔针又下针,连扎十几针,昊云胜都说不痛。

    他正奇怪对方扎的地方自己怎么感觉不到什么痛,谁想下一记落针的地方,传来一阵猛烈刺痛感,有想踢腿的冲动,奈何这条腿伤残后无法踢动,赶紧喊道:“痛,先生,痛!”

    无心收针站了起来,“一段筋骨被毁了,拖的太久,想重生是不太可能了,想治好得重新续接上一段筋骨,短时间内也难以恢复,起码得要半年时间。”

    听说能治好,昊云胜大喜,忙借了随从的扶持站起,拱手道:“只要能治好,本王这么多年都等了,又岂会在乎这半年,还请先生救我!”

    无心:“为你疗伤可以。我门外太吵了,我不喜欢这么多人堵在我门口。”

    昊云胜立刻义愤填膺道:“的确是太不像话了,整天堵别人家门口算怎么回事?先生放心,从今天开始,本王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

    PS:跃千愁微信:YQCWXH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