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六四章 同舟共济

第五六四章 同舟共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司徒耀沉吟不语,琢磨着他这番话。

    黎无花则被说动了,看着掌门师兄欲言又止,见掌门师兄迟迟不表态,终于忍不住恳求,“他说的有道理,这样能多一丝救他们母子的希望。掌门,就按他说的做吧,我求你了!”

    司徒耀两眼一抬,怒斥:“糊涂!”

    “掌门,看在师兄弟一场的情分上……”

    “你还说?来人!”司徒耀一声喝,立刻过来几人,他指着黎无花道:“押下去看管,没我的允许,不许放他出来!”

    “师兄!”黎无花大吃一惊,不等他多话,已被身后之人突袭出手给制住,当场被两人给拖了下去。

    牛有道在旁皱眉看着。

    司徒耀黑着一张脸目送,气的够呛。

    倒不是反对牛有道的意见,而是被黎无花的态度给气到了,发现黎无花已经急糊涂了,私情大过了宗门利益,大放厥词,胡说八道,话是那样说的吗?有些话是能当众说出来的吗?有些事能做却不能说。

    这边就算要公开消息,哪怕惹得金州生乱,也是为了万洞天府的利益,不是因为救你妻儿,也不是因为你我之间的师兄弟关系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一旦因为这个决定把事情给搞砸了,是不是要他这个做出徇私决定的掌门出来负责?

    因私丢掉了金州,这么大的责任,他这个掌门担的起吗?除了引咎退位,别无选择!

    这里没有因私情而做出的决定,现在做出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宗门着想,没有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满口胡言,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黎无花目前的情绪状态,他已不敢放在外面,否则一旦绷不住了,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事来,必须先控制起来。

    就在这时,一名在内瞧病的长老出来,禀报道:“掌门,情况不妙,我们从未见过这种症状,无从下手。照此下去,就算我们全力拖延,长公主怕是也坚持不了一个月,小的最多十天。”

    牛有道扣在剑柄上的十指微动着,这和他从黎无花那边听到的结果差不多。

    司徒耀冷静了下来,先站在牛有道的立场想了想,琢磨确认了牛有道应该不会害这边,牛有道应该也不想看到金州出事,否则对南州不利。

    有此判断后,他才做出了最终决定,对一旁的长老道:“牛老弟言之有理,不能被朝廷牵着鼻子走,必须打乱朝廷的动手节奏,以退为进,把内部的不稳先暴露出来,为咱们自己争取内部团结的时间。立刻传讯各大交易场所,照牛老弟说的办,即刻去办,不得拖延!”

    也的确是拖延不起了,海如月的身体拖不了太久,这边传出消息后,还不知道鬼医能不能听到消息,就算听到了会来,也不知人在哪里,不知前来的路上要花多长时间。

    牛有道欲齐头并进的意图也正是如此,必须抢时间。

    “是!”一名长老领命而去。

    事情安排下去了,能不能找到鬼医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但能争取的还是要争取,司徒耀放缓了脸色,对牛有道言:“贵我双方既是联盟,金州有难,想必南州不会坐视不理吧?”

    牛有道:“我不是来了么?”

    司徒耀摇头:“大军厮杀,漫山遍野,如滚滚洪流,你是能天崩地裂,还是能排山倒海?这不是你来就能挡住的。我的意思是,南州能调动多少人马助我?”

    牛有道答非所问,冷不丁甩出一句,“商建雄要对南州动手!”

    在旁的万洞天府几位高层略惊,这岂非意味着南州自顾不暇无法抽调援兵?

    司徒耀反应不慢,意识到了什么,眯眼道:“你的意思是,海无极对金州出手,商建雄对南州出手,两边是预谋好了联手而动的?”

    牛有道颔首:“十有八九是如此。起先我只以为是商建雄要对南州动手,我来此的目的也是准备以防万一来商量借兵事宜的,一旦局势到了非要硬碰硬的地步,希望你们这边能出动人马援助,谁想碰上这么一档子事。”

    “南州和金州遇到的麻烦应该不是孤立的,时机太巧了,应该是商建雄和海无极暗中沟通好了的,各摁住一边,让我们无法联手,同时他们又能省去麻烦,又能各取所需。司徒掌门,你我这些修行中人都不得不承认,玩这种大格局的手段,我们跟他们那些浸淫此道的人比起来,反应还是迟钝了一点。”

    司徒耀面色凝重,“两国同时出手,你我怕是麻烦了。”

    实力悬殊,两国若是没了顾忌非要动他们,根本不是他们能挡的。

    “司徒掌门借一步说话。”牛有道伸手邀请。

    这个时候了,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司徒耀依言随他到了一旁,一起走进了附近的一座亭子里。

    万洞天府一干人互相看了眼。

    入亭的司徒耀朝他们偏了下头,“有什么事情是需要避开我同门谈的?”

    “不是要避开他们,而是事关重大,不想走漏风声。这里是你的地盘,有些事情需要司徒掌门帮忙。据我所知,燕使和宋使都到了这边,我希望他们双方能发生点冲突。”牛有道声音忽低了下来,在司徒耀耳边嘀咕了一阵。

    司徒耀不解:“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司徒掌门不要多问,尽管看结果。”

    司徒耀:“你不说清楚,我岂能糊里糊涂帮你做事?”

    牛有道:“只是让他们发生一点冲突而已,挑拨了就收手,不会让万洞天府费什么力,也不会让万洞天府有什么麻烦。”

    司徒耀:“可我还是想知道详情,我不可能蒙头蒙脑做这种事。”

    牛有道:“其中的牵涉,对我本人干系重大,我没办法对掌门尽言。我只想提醒掌门一点,金州的事我琢磨了一下,听说齐国和卫国正在往晋国边境增兵,韩国又在与燕国对峙,再加上燕国要动南州。赵国周边没了掣肘,这恐怕才是海无极敢妄动的原因,所以金州这次的劫难避无可避,海无极必然要出兵攻打金州。”

    “只有南州的危机解决了,南州才能腾出手来,抽调人马杀入赵国境内,为金州解围助一臂之力!”

    司徒耀目光闪烁,似乎有所猜测,“你想把宋国拉进来对燕国施压?”

    牛有道伸手虚空,比划出东四国的所在方位:“上韩、下燕、左赵,右宋。北州那边在与韩国对峙,商建雄不管不顾仍要对南州动手,可见是铁了心。所以一旦情况有变,咱们必须给宋国一个忍不住出兵的借口!”

    “一旦宋国和燕国吵起来了,燕国内部倘若对南州用兵,赵国又要对金州动手,韩国少了赵国这边的掣肘,在北州那边的对峙就可能会假戏真做。”

    “不说韩国会不会联手宋国攻打,只要见到韩国趁乱攻燕,有大好的借口在手,宋国能忍住不出手分一杯羹吗?”

    “燕国与韩国单挑,还能硬碰上一碰,一旦韩、宋两国同时攻伐,燕国便有灭国之危,如此严重后果商建雄承担不起!不说商建雄还敢不敢攻打南州,燕国三大派首先要第一个跳出来强力阻拦。”

    “只要商建雄不敢再对南州动手,南州便可从容抽调人马赶赴金州驰援。南州人马一到,有援兵出击,金州士气就能稳定,面对两州联手,海无极恐怕就得考虑一下此战的后果了,一旦被战事拖住了,介于燕国和宋国之间剑拔弩张的形势,韩国便有可能从容抽身杀入赵国捡便宜。”

    “此时的赵国虽没有掣肘,同样也没有其他诸国的助力,海无极怕是也不敢对金州轻举妄动,危机自然化解!”

    司徒耀听后兴奋不已,忍不住以拳击掌,赞了声,“好!”

    甩袖后背,来回踱步一阵,如此一来,就算保不住海如月母子,也有可能保住金州,可给这边从容整顿金州的时间。

    不远处的人都看出了掌门的兴奋,皆面面相觑。

    “难怪老弟能将天玉门踢出南州。”司徒耀忍不住拍了拍牛有道的肩膀,“此计甚好!只是…”

    兴奋神色忽又一凝,又疑问:“略作挑拨就能给宋国一个忍不住出兵的借口?”

    牛有道单手摁了摁,“万洞天府人多嘴杂,此事决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司徒掌门需找可靠之人行事。为保密,剩下的我自会操作,不需万洞天府费心。”

    “好,此番你我当同舟共济,共渡此劫……”司徒耀抓了他手腕,无比亲密,两人在亭子里嘀嘀咕咕磋商良久。

    ……

    留芳馆,夜静人不静,诸国使臣来到,互相走访也正常。

    燕使高少明领着一群人来到了赵森下榻的院子外,守卫进去通报,高少明等人侯在了外面。

    上一任燕使被杀,燕赵两国口角平息后,高少明便来了赵国接任燕国使臣一职。

    这位对赵国不陌生,他原是燕国谍报司的人,曾以商贾全少康的身份在赵国潜隐多年。当年燕国追杀牛有道时,他曾与牛有道隔空交手。后因失手,令燕国谍报司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撤回燕国。

    能再回赵国出使,和他熟悉赵国的情况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