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五八章 龙休的好意

第五五八章 龙休的好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有了飞禽来往青山郡,千山万水直线穿越,南州境内这点路耗不了多少时间。

    山水依旧,茅庐山庄也依旧。

    落地后的商淑清环顾四周,看到一座阁楼上的扶栏上坐了个天真烂漫模样的女子,一手抱着食盒,一手拿了只鸡腿啃着,嘴上吃的油乎乎,两腿悬空荡着。

    啃鸡腿的女人也看到了她,也就多看了两眼,似乎并未当回事,继续踢着双腿吃自己的东西。

    袁罡来到,“郡主来了。”

    “袁爷。”商淑清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阁楼上的女子,好奇道:“那是谁?”

    “银儿。”

    “银儿?”

    袁罡也没多说,伸手要了旁人手中拿的商淑清的包裹,伸手让商淑清跟他走,“郡主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他不多说,商淑清也就没多问,不过还是提了句,“玉苍先生的弟妹在吗?来之前,哥哥交代了,让我代为拜见。”

    袁罡:“放下东西再说吧。”

    “嗯。”商淑清点头,跟了他去。

    夏令沛坐在亭子里抱着诗集摇头晃脑,嘴中念念有词的样子,正在背诵手中诗集。

    老师说了,要能倒背如流,这个难度真的是太大了,很拗口。

    外面转了圈的庄虹来到,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也就没走近打扰,院子里的扫地僧停手,合十给礼。

    庄虹微微点头。

    她在这里的确是自由的,进出自如,想去郡城只要说一声,立马有人在山下安排车马送她去,陪她在城中游逛。

    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整个人的身心都放松开了。

    而看到眼前合十的和尚,让她对于这个庄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还是头次见到一个庄园的下人全部是僧人的地方。

    一身僧袍,温和合十,在这随时会遇到的情形。

    晨钟暮鼓,早晚偶尔还能听到诵经声,让人内心的浮躁都有几分降服,涌起一股恬静祥和。

    不仅仅是侍奉人时虔诚模样的和尚,这里有她从未吃过的美食,还有最好的美酒。

    这里的主人,儿子的老师,让她觉得是真正懂生活的人,有好吃好喝的,再有一群和尚那么一点缀,意境也到了,真好!

    再回想跟了那么久的玉苍先生,对比一下,发现那些人活的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事实上,对牛有道等人来说,可没这感觉,牛有道也从未想过拿一群和尚来点缀生活,碰巧身边有一群和尚而已。

    同样觉得这里很好的还有商淑清,一脱离刺史府的戒备森严,再回到这里感受这里的环境,舒心。

    袁罡陪着她来到了这边,把母子两个介绍给了商淑清。

    一番客气免不了,也打扰了夏令沛的学习。

    夏令沛对商淑清的容貌有点惊为天人,世上竟有一张脸这么恐怖的女人,怕直视让人介怀,一时手足无措,说话都不顺溜了。

    获悉对方手中是牛有道写的诗集,商淑清有点忍耐不住了,试着问了一声,“公子手中诗集能否让我一观?”

    “好。”夏令沛连连点头,双手奉上,“郡主请看。”

    商淑清谢过,拿到手中随便一翻,顺着眼前看到的字迹低声念出,“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目光凝了凝,又落往下一首:“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念毕,人已陷于诗词意境中,竟有几分痴了。

    熟烂于胸的夏令沛亦唏嘘摇头,对老师的才华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已将儿子手中诗集看过的庄虹亦感叹,“先生是个雅致人。”

    不夸还好,这么一夸,一旁面无表情的袁罡受不了了,神情抽搐不已,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道爷这么不要脸的……

    逍遥宫,通报弟子回来,请了山门外等候的牛有道和管芳仪入内。

    一路飞掠,抵达了主峰上,眼前是如置仙境的连绵建筑群。

    引领弟子退下,把人交给了领路的人,也是牛有道和管芳仪认识的人,龙休的关门弟子易舒。

    “跟我来。”易舒也不管二人的客气,似乎没听见两人的客气话一般,不冷不热地扔下话就走。

    二人相视一眼,只能是跟上,一直来到了一处鲜花四季常开的花谷,来到了繁花似锦掩映的玉宇琼楼中。

    “等着。”易舒扔下话又走了。

    “怎么总感觉这位看我们不顺眼似的。”管芳仪在牛有道耳边嘀咕了一声。

    牛有道也有这感觉,在万兽门时就感觉到了,他之前也没想过要来逍遥宫,可是皇烈都把话带到了。

    龙休发话了,他不来不合适。

    不知道什么事,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等了好一阵,琼楼后面雕金描漆的大门打开了,龙休出来了,后面跟着易舒。

    “呵呵,红娘也来了,让二位久等了。”龙休笑着打了声招呼。

    “见过宫主。”二位客人一起行礼。

    龙休挥手示意二人不要客气,请了二人坐下,之后似乎将牛有道给冷落在了一旁,又在与管芳仪那个故人叙旧。

    与管芳仪一番东拉西扯后,龙休找了个话由,让管芳仪和易舒都退下了,现场单独留了牛有道一人。

    目送其他人退场,牛有道心里琢磨,不知龙休找自己究竟什么事。

    龙休的话终于到了他的头上,“燕国收服北州,你是有功的,你不居功、不声张,我们心里却是清楚的。”

    牛有道忙道:“一点私心,不敢夸功。”

    龙休起身,走到楼阁凭栏处,看着山中景致笑道:“谁还能没点私心,身为燕国修士,只要大的方向不错,只要是为了燕国好,做对了就是有功。”

    牛有道起身跟到了一旁,束手而立,小心道:“谢宫主谬赞。”

    龙休忽冒出一句,“你觉得我那弟子怎么样?”

    “……”牛有道茫然,对方这话让他有点找不到头绪,不禁问道:“不知宫主说的是哪位弟子?”

    龙休呵呵:“我其他弟子你也不认识,我那关门弟子你也算是见过两次,觉得怎么样?我想听听你的评价。”

    牛有道无语,压根不熟,评价什么?难道那个易舒背后有什么隐情?看来有机会得关注关注。

    嘴上客客气气道:“实在是不熟悉,晚辈难以评价。”

    龙休:“看一个人,未必要熟悉,眼缘也很重要,譬如样貌、人品之类的感觉,这都是很直观的。”

    牛有道察言观色着回道:“宫主的高徒,样貌自然是一流,人品也自然是没得说。”

    “呵呵!”龙休笑了笑,回头转身,盯着他,问:“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听说你被那个唐仪给休夫了?”

    牛有道:“确有此事。”

    龙休:“那个唐仪没眼光啊!不跟上清宗纠缠也是好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正当年轻,还有大好的前途,找个合适的贤内助,也能少走许多弯路,我是看好你的。”

    目光带了几分凝视,话说到这个地步,他相信牛有道能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易舒?牛有道心中咯噔,一脸干笑道:“我跟红娘还是挺投缘的。”

    他又推了红娘出来做挡箭牌。

    谁知龙休大袖一挥,“我也没说你们不投缘,年轻人都有冲动的时候,玩玩就行了,也没什么。但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年纪相差太大难长久,玩归玩,不能耽误了终生大事,还是找个年纪相当的人才好。”

    人家压根不在乎他和红娘那乱七八糟的关系,牛有道没有拗着来,适时温驯地点头道:“宫主说的是。”

    龙休笑了,微微颔首,他相信这样的好事主动送上门没谁能拒绝。

    他认为自己主动挑明了就已经给了对方放手去做的底气,对方应该知道怎么做,有些话点到为止,他也不能说的太露骨,否则跌份。双手一背,话题跳开了,“南州应该安定了吧?”

    牛有道回:“南州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倒是担心北州。”

    龙休哦了声,“怎么讲?”

    牛有道:“邵平波那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论治理北州,朝廷派去的那些人,迟早要把北州搞的一塌糊涂。说句不该说的,朝中奸佞太多,商建雄用人不当,已不适合再为三大派掌控燕国。”

    龙休冷冷斜睨了他一眼,奈何刚说了前面那些话,泼冷水的话只能是收一收,淡然道:“商建雄也是没办法,为了保住皇位,不用同党还能用谁?”

    牛有道:“必要的时候可以换人主持燕国局面。”

    龙休:“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上上下下牵涉到太多人的利益,人岂是说换就能换的?一个不测,燕国就要乱成一锅粥,到时候没人收拾的住局面,外敌必然趁虚而入,届时三大派是对外,还是奔赴各地去镇压?商建雄虽然无能,但起码端着燕国正统的牌子,还能勉强维持住大局不崩,换人的话,谁服谁?你以为商朝宗有那资格取而代之吗?”

    牛有道只是提个醒,也是拿话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见如此,立刻拱手道:“宫主说的是,是我想的不周到。”

    PS:有人让俺跪榴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