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五四章 采花

第五五四章 采花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不说这事,寿年的确忘记了,提起来自然也记得,他见牛有道的次数不多,而第一次尤为印象深刻。

    那是牛有道初到广义郡凤家,上门为商朝宗提亲的时候,凤若男气不过动手了,被袁罡拦下,凤若男与袁罡较劲不过,他出手介入,给了袁罡一掌。

    当时没想要袁罡的命,但暗中下了狠手,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存心要给对方一点教训。

    谁知结果有点意外,自己发暗力伤人,却被袁罡扛住了,当时就有点惊讶袁罡肉身的抗击打能力,所以印象很深。

    也清楚记得牛有道当时目露凶光,问他:老家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后又提醒他:老人家,这一掌我记下了,以后若有机会,定让老人家也吃我一掌试试。

    他当时回了句,老奴候着!

    当时真的没当回事,不管那时的商朝宗,还是那时的牛有道,都没有被放在眼里,他只当对方说了句逞强的话,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而已。

    一晃这些年过去了,当年的双方再做对比,寿年也只能是暗暗唏嘘,知道人家提这事是到了要算旧账的时候了,颔首道:“记得!”

    这事彭玉兰也记得,当初还是她示意寿年动手的,纠结道:“牛有道,那事和管家无关,是我授意…”

    牛有道摇头:“没必要解释太多,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不勉强。”

    袁罡不在场,旁听的管芳仪好奇,什么欠一掌?不知藏了什么往事。

    寿年道:“小姐的事你若能帮忙,老奴愿还你那一掌。”

    彭玉兰不安道:“寿年!”

    寿年微笑:“夫人,没事。”

    牛有道也不废话,起身踱步到寿年跟前,砰!扬手一掌打在了寿年的胸口,之后转身扔下一句话走了,“送客!”

    那一掌的动静并不大,寿年站在原地连动都没动一下。

    彭玉兰松了口气,只当牛有道是意思了一下,凭寿年的修为,这么随便的一掌应该能承受。

    而牛有道这一掌也等于应承了寿年的话,答应了帮忙,令彭玉兰有所期待。

    然而等他们三人出了山庄,寿年突然腿脚发软,身子踉跄了一下。

    随行的另一人赶紧伸手扶了一把,发现寿年身子隐隐在发抖,吃惊道:“怎么了?”

    彭玉兰回头,也发现寿年脸色不对,一边发红,一边白,也立刻上手搀扶了一把,惊问:“怎么回事?”

    硬撑着走出山庄的寿年只感觉自己一边身子如坠冰窟,一边身子又如架在火中烤,不同的力道在体内乱了他法力平衡,声音发颤道:“好霸道的掌力!带我下山,找个安静的地方调息。”

    彭玉兰和那位当即明白了,牛有道那一掌看似平常,实则另有玄机。

    另一位当即一手拉了彭玉兰,另一手拉了寿年,迅速飞掠下山。

    送客的雷宗康目睹了刚才的情形,嘴角抽了一下,他对寿年的感受比较能感同身受,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山庄内,管芳仪跟在牛有道身旁,好奇追问:“那管家欠你一掌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他当年打了猴子一掌,我说过要讨回来。”

    “呵呵,一直惦记着,还叫没什么?你可真够记仇的。”

    牛有道不想解释,那事已经过去了,也谈不上什么记仇,再跟寿年记这仇也没什么意思。

    可事情还是有点讲究,当年那一掌若是打了他,事到如今他也没必要再这样,可打的是袁罡,他得给自己兄弟一个交代。

    他出手有分寸,那一掌不至于要了寿年的命,但是让寿年受点罪是免不了的……

    几天后,接到大禅山来讯,算好了皇烈大概抵达南州府城的时间,这边也出发了。

    费、夏、郑三位掌门也带了人同往,天玉门滚了,南州的利益要重新划分,不管能不能做主,三派肯定要参与见证。

    茅庐山庄这边,一次性出动了四只大型飞禽。

    高空凌风而立翱翔,俯视苍茫大地,三位掌门途中说笑,颇为感慨,还是头回享受这滋味。

    长途飞跃,待四只飞禽出现在南州刺史府上空时,惊动了府中修士飞上屋顶戒备。

    待到确认敌我,飞禽落于花园内,暂时坐镇于此的大禅山长老黄通与牛有道碰面打了招呼。

    在万兽门的那些恩怨都过去了,如今,至少当前,大禅山还没在南州站稳脚,需要和牛有道一团和气。

    皇烈还没到,估计要明天上午到,牛有道这边刻意早点过来迎接,给足皇烈面子。

    牛有道随后又为黄通介绍了费长流等人。

    这边动静很快惊动了商朝宗、商淑清、蓝若亭,还有推在轮椅上的蒙山鸣等人全部露面迎接。

    “道爷!”一群人欣喜拜见,商淑清的语气中透着分外的欢快和喜悦,明眸中异彩连连。

    奈何牛有道只是客气着笑着点了点头,喊了声郡主而已,主要和商朝宗与蒙山鸣多交流了几句。

    商淑清有些失落,有许多客气问候,可是得自重身份,这么多人在,轮不到她与牛有道主谈。

    之后,牛有道似乎有点意外,四处看了看,问:“为何不见王妃?”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心中一动,眼角微垂。

    他开口了,说要见凤若男,商朝宗也只好让人去请了。

    不一会儿,凤若男来到。

    见到凤若男的清瘦模样,牛有道也吓一跳,这都瘦成皮包骨了,想当年那个身穿战甲,马背扬威,张弓便射的女将军风采荡然无存。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规规矩矩地拱手,鞠躬见礼,“牛有道见过王妃!”

    管芳仪眼睛眨了眨,彭玉兰找上门说了什么她是知道的,倒要看这位怎么个插手商朝宗的家事法。

    说实话,清官也难断家务事,这种家事外人不好介入,哪怕是她也知道,牛有道若是强行干预的话,连商朝宗的家事也要左右,容易让商朝宗有想法。

    一旁的黄通倒是有点意外,怎么看牛有道对这王妃的样子比对王府的其他人都恭敬?

    他来了些日子,大概也知道了点情况,也看出了这位王妃在这王府不太受待见。

    至于什么原因不难打听到,凤家可是差点要了商朝宗的性命,结果可想而知。

    凤若男牵强一笑,半蹲回礼,“见过道爷。”

    “王妃客气了。”牛有道笑着摆了摆手,又对黄通道:“黄长老可能不知道,这些人里,我认识王妃是最早的,当年我还没入上清宗的时候,王妃见我漂泊,便射了枚镌刻有王妃身份的铭牌给我。并喊话于我,说外面乱世不易,若厮混不下去了,可持铭牌去找她,愿给我份前程,此事令牛某难忘啊!”

    黄通意味深长地“哦”了声,牛有道刻意对他提这事,似乎有让大禅山照拂一二的意思,也有点不解地扫了商朝宗等人一眼。

    商朝宗等人略显沉默,牛有道说他和凤若男的交情,他们也不是聋子,都听得到。

    已如朽木般活着的凤若男心中一暖,她不傻,知道牛有道在这边的影响力,没想到牛有道会当众说这样的话,眼眶有点红了。

    牛有道也就随便说了下,回头便与商朝宗等人叙旧去了,府中自然是准备了酒菜招待,一番畅谈免不了。

    宴席之后,天色已晚,牛有道带着一身酒气回了安置他的客院。

    府中管事的前来询问这边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时,被牛有道留下了,牛有道详细问了下府中情况。

    月色撩人,纠结了好久的商淑清终于到了这边院墙旁,来到这边又犹豫了。

    来回徘徊了一阵,想进去找牛有道,然而想到一个女人大晚上找人家似乎不合适,最终还是转身回去了。

    次日大早,牛有道早早从院里出来了,东逛西逛,有人过来问,他也只是说看看,府里也没人敢拦他。

    他走后没多久,商淑清便来了,人在庭院中犹豫着。

    管芳仪从屋内扭着腰肢而出,见到她,忍俊不禁,“郡主来了,是来给道爷梳头的吗?”

    商淑清有点脸红,也没否认,问:“红娘,道爷起了吗?”

    管芳仪乐呵呵走来,“他呀,一大早就起了,不知去哪转悠去了。”

    商淑清一愣,自己早来,不想还是来晚了……

    花园内,两位如花似玉的佳人亦早早起来,白衣如雪者人称玉娘,粉衣妖娆者人称婉娘。

    两人正是凤家进献给商朝宗的美姬,手中各提篮子,亲手采摘花瓣,人比花娇。

    这二位对商朝宗的侍奉,那真是上心,趁着季节,每每早起,不假他人之手,亲手摘取新鲜花瓣为商朝宗熬制羹汤之类的。

    让二人意外的是,遇见了个扫兴之人。

    只见一名下人正在花园里摘花,随手摘下一朵,嗅嗅闻闻而已,又随手扔了。

    扔了不打紧,花丛边移步,又摘一朵闻闻,又扔了,简直是在糟蹋。

    两位美姬见状愠怒,玉娘质问道:“哪个院的下人?”

    那下人转身,正是牛有道,不过却穿着下人的衣裳,还戴着小厮的帽子,指着自己问了下,“问我?我刚来的,怎么了?”手中鲜花扯烂,又随手扔了。

    刚来的?两位美姬懂了,难怪不懂规矩,婉娘喝道:“来人!”

    花园外,闻声人来,跑出数名守卫,婉娘指着地上被糟蹋的鲜花,怒声道:“把这不懂规矩的东西拖下去好好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