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三零章 丧家之犬

第五三零章 丧家之犬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四周,若隐若现的侍卫不时盯向这边。

    唐仪和唐素素静静等候着,也不敢乱跑,只是觉得这地方有点怪,堂堂卫国长公主的府邸,一路至此居然连一朵花都没看见,不像女人的家……

    敞亮的轩阁内,一名女扮男装眉目如画的雍容女子坐在案后,与下面跪坐的几名官员问答,正是卫国女相公玄薇。

    一旁的大圆柱下,站着一名披肩长发的男子,灰布长衫,背负古拙阔剑,静静守候在旁,俊逸中略带沧桑,正是玄薇的御用随扈法师,丹榜第一高手西门晴空。

    妇人从轩阁后门而入,侧廊绕出,走到大圆柱下,在西门晴空耳边嘀咕了几句,西门晴空微微点头,示意稍等,妇人退开到了一旁等候。

    待到几名官员退下,跪坐在案前的玄薇伸手拿来一本文书,正欲打开,站在柱子下的西门晴空出声了,“唐仪到了。”

    玄薇哦了声,手中文本放下,人也站了起来,朝这边走来,“来的还挺快的。”

    妇人回道:“唐仪率小众一路马不停蹄先到了,上清宗其他人还在路上。”

    玄薇问:“牛有道还在万兽门吗?”

    从接到袁罡的消息,请这边接收上清宗后,她就下令‘雾府’的人重点盯一下牛有道。

    她又不傻,上清宗是和牛有道有关系,又不是和袁罡有关系,而上清宗掌门唐仪还是牛有道的夫人,袁罡只不过是牛有道的跟班,若说这不是牛有道的意思才怪了,一个跟班能做这么大的主吗?

    聪明人之间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说那么透的,牛有道心里清楚,她心里也清楚,收留了上清宗,牛有道是要欠她一个人情的。

    雾府,寓意为隐藏在云雾中的神秘,在卫国类似于燕国的谍报司和齐国的校事台,说白了就是一国的谍报组织。

    玄薇一发话,卫国最强大的谍报组织立刻行动了起来。

    而那个妇人,名叫姜石姬,看似其貌不扬,却是雾府的掌令使,能亲自去接唐仪,从侧面说明了玄薇对牛有道的重视。

    姜石姬:“已经离开了万兽门,与大禅山掌门皇烈乘坐两只黑玉雕去了北州,如今人在北州刺史府。具体在干什么不清楚,不过北州那边有些不正常,在牛有道到达之前,大禅山的人杀了几名邵登云的部将,同时北州在搜捕邵平波一手缔造学府的学子,一部分下放北州各地历练的学子突然消失了,抓捕人员扑了个空。还有,邵平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

    玄薇疑惑:“大禅山和邵氏发生了冲突?”

    姜石姬:“有点像?具体情况不知,消息封锁较为严密,正因为消息封锁严密,才越有可能。有传言说,牛有道和邵平波有过结,具体是什么过结不清楚。”

    外部人也的确是不太清楚牛有道和邵平波的恩怨,关键有些事情双方都不敢让外人知道。

    玄薇来回踱步:“牛有道和皇烈一起去了北州,又杀了邵登云的部将,还抓捕邵平波的学子,两人真有什么过结的话,牛有道人都出现在了邵平波的老巢,就已经说明了问题,鸠占鹊巢,邵平波应该是吃了亏。这个邵平波可不简单,种种迹象显示,北州自立很有可能是他一手操作的,之后北抗韩国,南御燕国,两国夹击下不倒,北州的发展过程更屡有惊艳之举,说是三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也不为过。”

    姜石姬:“已经下令关注邵平波,有他的消息会立刻上报。”

    玄薇:“这种人是在风风雨雨中成长起来的,可不是谁都能扳倒的,居然在后来之势的牛有道手上吃了亏。这个牛有道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要么潜隐不出,让人无迹可寻难以琢磨,而一旦露面,就要搞出事来。走,去看看那个让牛有道操心的牛夫人。”挥了挥衣袖,领了两人从轩阁后门离开了。

    水榭中,唐仪和唐素素齐齐回头转身,看向廊道尽头走来的三人。

    之前那个妇人二人是见过的,那个长发披肩衣着俭朴的背剑男子却是令二人瞳孔骤缩,符合传闻中那个人的形象,丹榜第一高手西门晴空!

    二人目光立刻盯向了为首一身黑衣长衫胸前饱满的女人,女扮男装也难掩此人雍容气度,又能让西门晴空做随从,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相公到。”三人一到,姜石姬介绍了一声。

    两人当即见礼,“拜见相公。”

    “不用多礼。”玄薇抬了下手,目光上下审视着唐仪,赞了声,“唐掌门长的真好看,不知是称呼你唐掌门好,还是称呼你牛夫人合适?”

    唐仪略怔,旋即平静道:“我和牛有道已无任何关系。”

    玄薇笑了,“此话从何说起?”

    唐仪犹豫了一下,“我已将牛有道休了,休书已经给了牛有道,此后再无瓜葛,不日就要在修行界公开此事。这事正要对相公说清楚。”言下之意是,你若是觉得我和牛有道没了关系不愿再收留,我这里也没有怨言。

    三人面面相觑,玄薇试着问道:“是你把牛有道给休了,不是牛有道休了你?”

    一般都是男人休女人,这女人休男人实在是少见。

    “正是。”

    “为何?”

    唐素素插了一嘴,“牛有道和齐京红娘不清不楚,不愿断,掌门无法忍受,故而休之。”

    玄薇不置可否的哦了声,不过有些事情她还是要问清楚,也要看上清宗这边的态度如何,才好决定如何安排……

    扶芳园,竹林中,独孤静跟随在漫步的玉苍身旁,将邵平波的情况告知。

    邵平波已经到了齐京,这边已经差人去问了情况,邵平波也坦言告知,自然是说被牛有道给陷害了。

    不坦言也不行,他都逃离了北州,有些事情瞒不过去,外人迟早是要知情的。

    “原来如此,一方人杰,居然被牛有道逼成了丧家之犬。他这一逃,北州怕是回不去了。大禅山吃错药了吗?弄垮了邵氏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玉苍唏嘘之余也有些恼怒,他这里经营和邵平波之间的关系自然有这边的目的,被人搞砸了自然是恼火。又问:“不是左右齐京局势的人么,有没有解释是什么意思?”

    独孤静:“说的是英王妃,他的妹妹,他说他可以利用她妹妹撬动齐京局势,他现在已经去了英王府。”

    玉苍皱眉,“英王那个老好人能撬动什么?”

    独孤静摇了摇头,表示不知。“牛有道那边怕是不会放过他,死咬着要人的话,咱们给不给?”

    玉苍:“不必理会,敷衍着,让他无可奈何便行。北州那边还要看看,邵登云若能不倒,邵平波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若实在回不去了,想办法把这厮招揽进来,这厮是个难得的人才,能办大事,牛有道给多少钱我都不换。”

    ……

    英王府大门前,环佩叮当的邵柳儿衣着华美,一副贵妇人模样,亲自将邵平波送出了大门。

    “留步吧!”邵平波转身示意。

    “哥,慢走。”邵柳儿半蹲行礼,温柔恬静,气质不同往日。

    邵平波微笑着转身而去,一群修士护卫着离去,送去招待宾客的馆所。

    此来,既是投靠,也是寻求庇护,怕牛有道继续追杀,也是在防备晓月阁。

    晓月阁是什么货色,他太清楚了,利用晓月阁脱身后,立马决定切断直接联系,绝不让自己陷入晓月阁的控制。因此向英王昊真求了些齐国三大派的弟子保护。

    在这块地面上,有天火教、玄兵宗、大丘门的弟子保护,无论是牛有道还是晓月阁都不敢轻易动他。

    当然,他不会跟昊真提及晓月阁,只说是被牛有道追杀。

    邵柳儿站在台阶上目送,神色平静。

    府内厅堂中,昊真低眉垂眼站那,双手对穿在袖子里,兜在腹前。

    总管太监木九在旁,天火教的高渐厚、大丘门的车不迟、玄兵宗的谢龙飞,三人也从旁靠近了昊真的身边。

    高渐厚道:“他的意图很明显,想要投靠王爷。”

    昊真道:“我这大舅哥可不是一般人,那绝对是能人,没想到被牛有道给逼成了这样,北州那边事先连点征兆都没有,不知我那岳父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几人明白他的担心,这位之所以娶邵柳儿,首先是皇命难违,其次也是看中了邵柳儿的家世背景,邵家有左右燕国和韩国局势的能力,某种程度上也能增加他在昊云图心里的份量,算是他外部的助力,关键时刻用的上,邵家若垮了,他这个助力可就没了。

    木九:“王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牛有道怕是也很难收手啊!”

    昊真:“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本王不可能坐视。邵平波这种人才平常求都求不到,主动送上门了岂能错过,本王留之有大用,不可能让牛有道追来下杀手。传讯给牛有道,说个情,让他给本王个面子,邵平波的事到此为止,北州那边不要搞的本王难做。告诉他,就当是还本王的人情…不妨把话说重些,那是本王的岳父和大舅哥,不管谁杀了他们,都是本王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