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二五章 五只

第五二五章 五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万象城外的旷野中,程远渡与数名天玉门弟子等候着。

    这边接到万兽门那边传来的消息,获悉牛有道要从万兽门辞行离去,一行立刻出了万象城做布置,等候牛有道的去向消息。

    远处,两名弟子飞掠而来。

    两人刚落地,程远渡立问:“小贼往何处去了?”

    两名弟子相视一眼,一人拱手道:“二供奉,牛有道出了万兽门后,与大禅山掌门皇烈等人一起乘坐两只飞禽走了。”

    程远渡愕然,“什么意思?”

    那弟子又解释了一下,“牛有道乘飞行坐骑飞走了,去向不知。”

    “……”程远渡顿时傻眼了,大老远跑来,等了这么久,就等出这么个结果?回了回神,问:“哪来的飞行坐骑?万兽门的?”

    弟子回:“从万兽门出来的同门打听了一下,说是牛有道自己的飞行坐骑。”

    “……”程远渡无语,牛有道有这东西怎么没听宗门内的小辈说过,这是欺负自己久不过问世事还是怎的?

    不带这样玩的,让自己骑着马去追飞行坐骑能追上吗?还怎么截杀,这不是开玩笑吗?

    ……

    高空之上,两只飞禽已开始平稳飞行。

    身在如此高空,俯视下方苍茫大地,一切都那么渺小,皇烈心头涌起俯视天下的高高在上感,这感觉着实不错。

    但也有点腻味,牛有道手上竟然有两只飞禽坐骑,他堂堂大禅山掌门却还是头次享受驾驭飞禽坐骑的滋味。

    不过也能找到理由安慰,大禅山好歹是名门正派,没办法像牛有道那么不要脸,这两只飞禽坐骑说的难听点是靠齐京红娘卖身换来的,大禅山是万万不可能吃这种软饭的,否则何以见人?

    “掌门,看来我们大禅山也要弄上一只这样的飞禽才好,以后掌门来往也方便。”

    同行的长老显然也找到了那感觉,建议了一声。

    皇烈微微摇头道:“不妥,动辄千万,我们大禅山还没到那层次,身为掌门为一己私欲不好看。”

    如他所说,倒不是买不起,堂堂大禅山手头上若是挤一挤的话,还是买的起的,但是确实不好看,平时约束下面控制开销,你掌门却买这么贵的东西享用,让下面弟子怎么看?

    黄通插了一嘴,“掌门,话也不能这样说,也是为了办事方便嘛,到时候门内有急事的时候,都可以使用,不至于耽误事情。”

    皇烈不禁微露笑意,看来都想沾光,“再说吧,门内各种开销也不小,一下拿出上千万来的确不合适,会挤占其他开支。回头看看牛有道说话算不算话,若是算数真送一只的话,就在门内备着,门内有急事的时候,大家都可以使用。”

    话虽这样说,心头却是沉重的,邵平波毕竟为大禅山效力多年,彼此却走到了这一步,实在是也不想看到。

    两位长老连连赞同,目光皆投向了百丈外飞行的另一只飞禽上的牛有道,结果却看到牛有道和管芳仪搂搂抱抱。

    其实也不是搂搂抱抱,而是管芳仪勾肩搭背缠住了牛有道,一只胳膊勾上了牛有道的脖子,在那耳语,看起来倒像是搂搂抱抱。

    “老实交代,这两只飞禽坐骑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和那晚万兽门的异变有关?”管芳仪嘴贴在牛有道耳边问,身子免不了也贴的紧。

    不过她不在乎,她知道牛有道这臭不要脸的也不会在乎这个。

    牛有道看了眼前面驾驭飞禽的陈伯,偏头低声道:“你都猜到了还问什么?”

    管芳仪吃惊了,“王八蛋,你也太大胆了吧,从人家那偷的东西,还敢拉到人家门口晃悠,找死啊?”

    牛有道:“有什么好怕的,总不能见到谁骑这个万兽门就拦下来过问一下是不是他们家的吧?有这东西的人多了去,就不能是别人送我的吗?”

    管芳仪:“你像是用的起这个的人吗?人家刚丢了东西,你就显摆给人家看,人家怕是想不怀疑都难。”

    牛有道嗤声道:“你哪知眼睛看到人家丢了东西?人家都没说丢了东西,你瞎操什么心?”

    管芳仪:“你当人家傻吗?这么大两只东西不见了,人家能没数?”

    牛有道呵呵道:“还真没数,而且人家也不知道东西丢了。”

    “开什么玩笑呢?人家能连自己有多少这个都不知道?”

    “反正人家数来数去东西就是没少。”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这意思。别担心了,我都当万兽门弟子的面说了,这是别人送你的,你想你认识那么多有钱的男人,送两只这个有什么不可能的。”

    管芳仪咬牙道:“王八蛋,你在讽刺老娘是不是?好,你既然说这两只飞禽是我的,那从今天开始就是老娘的了。”

    牛有道回过头来,一脸古怪地看着她,“胃口这么小,两只就满足了?”

    “……”管芳仪无语,继而狐疑道:“难道还有?”

    牛有道伸出一只巴掌晃了晃,给了两个字,“五只!”

    “……”管芳仪瞪大了双眼,“真的假的?”

    牛有道:“当然是真的,我不是说了送你礼物嘛,五只飞禽坐骑送你,满不满意?”

    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管芳仪不敢相信,“还有三只在哪?”

    “不好一起露面,猴子他们在后面侍弄,回头会跟我们碰面。怎么,这礼物都不能让你满意啊?”

    “咯咯!”管芳仪心花怒放,好大一个惊喜,五只黑玉雕,价值起码五千万金币啊!哪能不高兴,喜不自禁,突然把他脖子一勒,直接噘唇在他脸上亲了口。“说好了,送给我的,不许反悔。”

    “别搂搂抱抱,不好看。”牛有道擦了把脸。

    “怕什么,这么高,没几个人看到。老娘主动投怀送抱,你就偷着乐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得了便宜卖乖?我这么青嫩,我看是老牛吃嫩草吧?”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个试试,信不信老娘一脚踹你下去?”

    这一声是大着嗓门喊的,陈伯回头看了眼,见到牛有道缩着脖子被管芳仪勾搂,管芳仪一副意图非礼人家的样子。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摇头,发现这位老板娘还真是越来越放的开了。

    一团云雾中穿过,管芳仪开始掰着手指头算了,感觉留这么多飞禽使唤未免也太夸张了一些,考虑是不是要卖掉三只,觉得换个几千万金币到手更稳妥,否则留在手上等于每年都消耗掉大量的金币,实在是不划算。

    牛有道也就是听着,姑且让她自娱自乐,懒得泼她凉水,这东西又不是谁都能用的起的,想买的人都会走正常途径,有保障,谁会从你这买?

    算了一通账,管芳仪不无感慨,“开始还以为你是来为黑牡丹报仇的,没想到真是来弄这东西的。”

    牛有道面色泛冷,不想多提这事,账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仇已经开始报了,已经将晁敬拖下了水,要弄垮晁敬对他来说已没任何难度,只是若单单是弄死晁敬未免太便宜他了,哪能让晁敬那般痛快,而为了报仇把自己给搭进去也没必要。

    管芳仪目光触及了大禅山那边的人,途中闲着也是闲着,又缠着牛有道问具体情况。

    身在高空,不好回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瞒,牛有道遂大概讲了一下。

    管芳仪弄清楚后,可谓唏嘘不已。

    早先听了牛有道的说词,还以为牛有道是想拉大禅山去南州制衡天玉门,谁知这家伙只在六大派那边虚晃了一下,就将邵平波给逼上了绝路,如今还要将天玉门给踢出局,欲解决南州的后顾之忧。

    关键的是,利用了六大派,还能悄无声息地抽身,万木丛中过,片叶不沾,置身事外不染任何麻烦。

    还利用文心照除掉了来找麻烦的陈庭秀,免得在万兽门碍手碍脚。

    更绝的是,就在万兽门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从万兽门手上偷了五只黑玉雕出来,这简直跟开玩笑似的!

    自己在万兽门浑浑噩噩呆了些日子,不曾想这家伙已不动声色、齐头并进同时干了这么多的事,管芳仪实实在在被惊艳了一把。

    她不知道的是,牛有道同时还完成了针对晁敬的布局,已经用绳子套住了晁敬的脖子。

    只是有些事情牛有道是个只做不说的人而已,他从未嚷嚷过要为黑牡丹报仇之类的,哪怕黑牡丹死在他怀里时,他也只是坐在船头静静搂着黑牡丹,一声未吭……

    北州刺史府,夜幕中,一只金翅降落。

    堂屋内,月蝶在梁上辉洒,钟阳旭独自盘坐在蒲团上。

    一名弟子进来,一封密信送到了钟阳旭的手中。

    目光从密信内容上艰难挪开,钟阳旭脸颊用力绷紧了,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异常凝重。

    他没想到宗门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也不知万兽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掌门法旨很明确,也很坚决,他必须要执行。

    钟阳旭缓缓站起了起来,沉声道:“立刻控制住邵登云,防止引发骚乱!”

    “是!”弟子领命。

    刺史府内的大禅山弟子立刻动作了起来。

    地牢内,两面墙壁上各有一盏油灯,其中一盏“呼”一声,熄灭了,令牢笼内的光线昏暗了不少。

    牢外垫褥上坐着的邵三省猛然抬头,看向了那盏熄灭的油灯,嘴唇略有哆嗦。

    牢内负手而立的邵平波慢慢回头,只看了那熄灭油灯一眼,缓缓闭上了双眼,渐露满脸不堪神色,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