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二二章 我这人厚道

第五二二章 我这人厚道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掌门,信怎么回事?”

    途中,一位长老悄悄问了皇烈一句。

    皇烈却没吭声,实在是这封信非同小可,所关不能轻易走漏风声让外人知晓。

    绷着脸颊的皇烈表面没太大反应,内心其实如惊涛骇浪一般,思绪万千,问题是他深知大禅山已经因为这封信身处在了惊涛骇浪中,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彻底打翻,甚至扑来的巨浪就在眼前……

    山林中,一双眼睛盯着这边。

    晁胜怀躲在林中关注着大禅山的离去,一直悄悄跟踪。

    因为牛有道说了要拦下收账的,事关他四百万金币不说,更重要的是想确认一下牛有道是不是在骗自己,若真是在糊弄哄骗,他得另做准备。

    结果,亲眼目睹了牛有道身边的人出现,并且拦住了大禅山的人。

    尽管距离有点远不知拦下干了什么,却真真切切见到要离开万兽门的大禅山皇烈等人折返,似乎是朝牛有道所居的那个方向去了。

    目睹此情此景,晁胜怀目光闪烁,嘀咕自语,“牛有道还真敢拦下来收账啊?”

    ……

    正宫大殿内,仇山已第一时间赶返,将之前的意外情况报知了西海堂。

    西海堂踱步琢磨着,皱着眉头问了声,“什么意思?”

    仇山:“不知,看不出端倪,但显而易见,定是有什么让皇烈重视的事,也不知这些人搞什么鬼名堂。”

    “这些人…是啊!”说到这些人,西海堂不得不感叹,“这些打打杀杀抢地盘的人,搞起事来向来是不择手段,动辄折腾出个死伤灭门,都是一帮不死不休的东西。”

    仇山:“也能理解,门派需要发展,门中弟子需要修炼资源,这些都需要财力,又没有什么固定财路,也只能是抢地盘了。地盘有了,就有话语权,财路就有了,下面上缴的税赋不说,那些大户人家遇上个什么事的摆平孝敬累积下来也不少,七七八八下来对那些门派来说谁不想要?”

    “关键是这些人现在都云集在了我万兽门折腾,不胜其扰啊!一个蝶梦幻界给闹的。”西海堂摇了摇头。

    他所言不仅仅是指牛有道,牛有道在他眼里都是小打小闹,真正让他心忧的是那些大门派,表面看着都平静,暗地里你来我往的较劲,没几个老实的。

    这边接到消息,因为这里的交手,某个地方有门派血拼,死了数以万计的修士。

    万兽门倒不是不愿招待这些人,凭万兽门的财力,招待的花费不算什么,关键是怕一不小心被卷进去。

    仇山呼出口气道:“这些人赶又不好赶,只能是再忍忍,我们自己小心点便可。更何况,幻界的事已经吸引了那几位的关注,现在没人敢在这太过放肆。这些人自己也有事,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不走。”

    ……

    “皇掌门…”

    皇烈等人闪身掠来,落在院没停,直接闯门,守在门口的袁罡刚开口,便被皇烈一把撩开到了一旁,一行以皇烈为首,直接闯进了院子里。

    亭子里,牛有道像个没事人似的,正在与管芳仪说笑对弈,肉麻话不少。

    动静来,纤指捻子的管芳仪抬头看去。

    牛有道亦扭头回望,脸上露出了笑容,站了起来,皇烈已经直接闯入。

    “皇掌门是稀客,什么风又把您给吹来了?”牛有道客气着拱了拱手。

    皇烈盯向了管芳仪,那透着杀机的眼神令管芳仪浑身不在。

    牛有道立刻挥手,示意管芳仪让位,“看来皇掌门要与我下棋,上茶!”

    管芳仪从位置上退开,从摆放在旁的小泥炉上提了煮沸的茶壶斟茶倒水。

    皇烈直接坐下了,伸手一拨,棋盘连同棋子噼里啪啦洒了一地,下屁的棋!

    牛有道慢慢坐了回去,盯着皇烈笑了,笑的还很开心,可以看出,对面这位大掌门不淡定了,连起码的风度都不要了,这是好事,说明真的被踩到痛脚了。

    “除长老外,其他人都去外面等着。”皇烈偏头吩咐了一声,又盯了牛有道一眼,“让不相干的人滚!”

    牛有道左看看,右看看,看到大禅山大部分人退了出去,笑道:“老六,你就委屈一下,去外面帮忙招呼一下客人。”

    未屏退袁罡和管芳仪。

    许老六其实想留下看看怎么回事,不过还是略点头退下了。

    一盏茶放在了皇烈面前,管芳仪退到了牛有道的边上,就喜欢看牛有道对上某些人举重若轻的样子。

    如同她之前对牛有道说的那般,她指望着呢,牛有道越显本事她也活的越有底气。

    喝屁的茶!皇烈拿出信来,扔在了桌上,问:“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拿了桌上东西到手,抽出信看了看,又忍不住笑了。

    他自然清楚这信是怎么回事,得亏劫下了这信,若没劫住的话,事情要麻烦不少,现在的的确确是省事了。

    “皇掌门说这个?”牛有道将信扔了回去,“其实也没什么,我在韩国那边也有几个熟人,某天有人突然在路上遇到个醉汉,捡到一封信,其人看过后,觉得这信对我可能有用,就给我传了过来。我觉得这信对皇掌门可能也有用,获悉皇掌门要离去,不敢耽误,赶紧让人给皇掌门送了过去,不想却惹得皇掌门法驾亲临,实在是罪过!”

    大禅山这边的人真的是忍不住了,黄通上前一步,伸手拿了信过来看,看过后脸色也变了,瞳孔骤缩,盯向了牛有道,有点恨的牙痒痒的味道。

    边上长老也陆续拽信到手查看,一个个陆续脸色大变。

    管芳仪其实也想看看信中内容是什么。

    皇烈自然知道对方是在胡说八道,这种东西能捡到才怪了,刚好还能被邵平波的仇人捡到?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他忍住满腔怒火,深吸了一口气,问:“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端茶慢品:“我其实只想下下棋、喝喝茶,悠闲度日多好,什么也不想干。倒是大禅山那边干的事情不少,对了,和六大派谈的还顺利吧?”

    皇烈听的火大,人家显然是看到信后,才知道了这边在和六大派谈判,不禁在心中狂骂邵平波是蠢货,如此重要的东西居然能落到对手的手里去,居然还好意思说是秘密送出的。

    他越想越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然他实在是想不通,凭邵平波的智商,怎会干出如此失策的事来?

    皇烈绷着脸颊道:“威胁我?”

    牛有道放下茶盏,“早就提醒过了,这万兽门是龙潭虎穴,来容易,想走难,可皇掌门不当回事,还在那继续把六大派当傻瓜似的耍,玩过头了不好,六大派的脾气也不太好。”双肩耸了耸,一副我只好再次提醒提醒的意思。

    “你真以为我不敢在万兽门对你动手?”皇烈此来就是摸他的底的。

    其实也不用摸,牛有道这次把他弄来就是摊牌的,“漫说我没那么容易被人做掉,就算皇掌门能做掉我,我想皇掌门也会手下留情的。对了,我想起来了,不止一封信,是三封,还有两封有人正在等动静,我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另两封信立刻会到燕国三大派的手上去,少一封也没关系,那个送信的醉汉正好补缺。”

    摆明了就是在威胁对方,人证物证我这里齐全了,你动我试试看,你们把六大派耍那么狠,还想活着回到大禅山?

    大禅山一群人脸色很难看,自以为干的悄无声息、打的如意算盘,谁知人证物证都被人给抓住了。

    都知道,这要是让六大派知道自己被人这样给耍了,而且还是被下面一个小势力耍的团团转,传出去情何以堪?大禅山还想骑墙?还想继续利用双方互相制衡?还能让你继续把他们当傻子一样制衡?只怕立马要达成协议将大禅山给活撕了!

    皇烈绷着嘴唇静默了一阵,深吸一口气道:“你既然请我们过来,就说明你不想闹个鱼死网破!”

    搭在剑柄上的五指有序地起落了一下,牛有道:“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再绕就没意思了。条件我早就提出过,我这人厚道,不会去干那种趁火打劫的事,还是原来的条件,把邵平波的脑袋交给我!邵平波一死,人证物证我立马还给你们,你们想怎么玩是你们的事,之后和我再无任何关系!邵平波一条命,换整个大禅山的平安,这买卖应该不亏!”

    往日也许没太往某些方面去想,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真正触及要弄死邵平波的时候,皇烈心头还是深深沉了一下。

    大禅山原本也和天玉门一样,东占了一小块地盘,西占了一小块地盘,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势力范围和话语权,可以说是邵平波一手拉起来的。

    是邵平波当年说服了大禅山鼓起勇气一起反了燕国占领北州,之后又是邵平波出谋划策、运筹帷幄,让一块小小北州之地能北抗韩国,南挡燕国,夹在两大势力中而不倒。

    而邵平波的理政能力也是明摆着的,硬生生在这乱世把北州给经营了起来。对比周边地域,政绩有目共睹,北州形势一年好过一年,大禅山从北州抽取到的利益自然也是一年好过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