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一五章 开始了!

第五一五章 开始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见他突然如此着急,邵三省也不敢耽误了,赶紧跑了,跑到地牢出口,趴在牢门上对外面看守的修士再三请求。

    牢内看守的修士走到了邵平波跟前,提醒道:“大公子,最好不要乱来。”

    乱来?邵平波老老实实点了点头,这种时候不宜得罪,也是不想跟对方多解释什么。

    对他来说,跟这种把大禅山比作天、在大禅山画出的圈圈里穷其一生又做不了什么主的人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那修士看了看牢笼内栅栏脚下摆放的饭食,见没动,又看向邵平波,内心其实是蔑视的,平时风光,说到底不过是大禅山的一条狗,让你风光你才能风光,让你倒霉也只在转眼间。

    邵平波在牢笼内徘徊,现在心烦意乱,哪有什么心思吃东西。

    他起先对大禅山并未太过在意,接到天玉门的消息后就已经做好了面对大禅山的心理准备,做好了大禅山知晓牛有道找六大派的准备,届时与大禅山商量着应对便可。

    甚至牛有道故意泄露给大禅山知道也没什么,他也做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他应对大禅山多年,自有办法说服大禅山让大禅山对牛有道泄露的消息保持怀疑。

    事先布置退路,也只是因为知道牛有道这人的危险性,察觉到了牛有道来势汹汹,预先做了以防万一准备。

    却没想到牛有道对这边的态势拿捏的如此精妙,算计的丝丝入扣,竟能使动万兽门的人出面,令大禅山笃信了就是他邵平波搞出的麻烦、是他邵平波屡教不改才令大禅山面临生死之忧,若不是他及时以退为进,只怕不是这般简单控制,得付出血的代价。

    他现在意识到了,一直以来牛有道果真是亡他之心不死,对他这边的琢磨是下了工夫的。

    更意识到自己对修行界消息的掌握力度太差了,不知道大禅山的人也去了万象城那边,方被牛有道利用万兽门的人钻了空子,蛊惑了大禅山。

    直到被大禅山控制,他才知道他和大禅山双双中了牛有道的计。

    前面没从钟阳旭口中问出原因,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牛有道是怎么蛊惑了大禅山。

    由此可见自己对修行界情报的掌握有多落后,面对牛有道有多被动。

    他现在深深感受到,这是一场不对称的较量。

    深为后悔的是,早先没能不惜代价遏制住牛有道在南州的崛起,令牛有道有了更大的能量兴风作浪,换了之前的牛有道是不可能有这么大能量的,只怕连进万兽门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晁胜怀的出现让更他感到了焦虑。

    他针对牛有道出手后,没想到牛有道的反击如此迅猛,可他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拟定了三路计划破局,有攻有守也有退,反手遏制的手段不可谓不快!

    攻为上策,这里拖延住,待天玉门的杀招成功,他不信凭天玉门的实力不能给牛有道造成威胁,杀的死杀不死都可另说,只要干起来了,他就有办法挑的南州大乱,牛有道就算不死,也能将牛有道多年的心血给废了。

    守为中策,稳住燕韩六大派,为自己的再次反击再争取时间。

    退为下策,付出的代价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

    他早已意识到万兽门那边成了博弈的关键结点,晁胜怀的突然出现,尤其是晁胜怀的背景,换了他是牛有道也有巨大的操作空间,令他对万兽门那边的博弈希望大降,极为担心天玉门和大禅山会遭牛有道的暗手。

    一旦上策破局,他的中策太被动了,尤其是面对牛有道这样的对手。

    他甚至怀疑牛有道拜见六大派掌门的事有诈,奈何得到的消息有限,无法做出判断,只能寄希望大禅山的人去拜会六大派掌门后能验明真伪。

    晁胜怀的出现让他感觉到牛有道在万兽门出手的速度会很利落,时间可能已不在他这一边。

    之前还能沉住气在牢内等待,现在真的是如坐针毡,呆不住了。

    哗啦啦,铁门开启的声音传来,徘徊中的邵平波霍然回头看向监牢走廊尽头。

    钟阳旭来了,后面跟了数人同来,牢内看守弟子见礼。

    两人最终隔着铁栅栏见面了,钟阳旭看了眼脚下的食盒,“怎么?饭菜不可口?”

    “饭菜再不可口,也不敢因此劳动伯父。”邵平波客气一句,也不愿多绕,开门见山道:“万兽门那边暗藏危机,大禅山在万兽门的人须及时应对,免得着了牛贼的道。”

    钟阳旭皱眉道:“你怎么知道万兽门那边暗藏危机?承认了事情是你搞出来的?”

    邵平波目光动一下,注意到钟阳旭五指握剑的力道似乎加重了一下,忙解释道:“伯父误会了,我刚刚想起一件事来,前两年得到消息,万兽门长老晁敬的孙子晁胜怀似乎和牛有道有勾结,牛有道若在万兽门搞事,必定会倚助此人。”

    钟阳旭:“那又如何?”

    邵平波有些急了,“当立刻提醒万兽门注意,废掉牛有道这颗暗棋,免得大禅山吃亏!”

    钟阳旭皱眉:“你知不知道晁敬的背景?”

    邵平波:“难道不是万兽门的长老吗?”

    钟阳旭道:“不但是长老,和万兽门掌门西海堂还是同一个师傅,是西海堂的左膀右臂,说穿了两人是一伙的,你见过几个自己人搞自己人的?”

    邵平波愣了一下,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钟阳旭继续道:“提醒万兽门盯你说的这个什么晁胜怀,怎么盯?一开口晁敬就得知晓,准保谁盯晁胜怀都盯不出什么名堂,而且一开口就得把晁敬给得罪了!就算证明了牛有道和那个晁胜怀有勾结又能怎样?废掉了晁胜怀又能怎样?怎么面对晁敬?大禅山吃饱了撑的去和晁敬结这个仇吗?”

    邵平波脸颊绷了一下,“伯父,此事非同小可,我们不能再内耗下去中了别人的奸计!牛贼奸诈,大禅山在万兽门恐吃亏,还请伯父立刻放小侄出去,派人即刻护送小侄星夜赶万兽门,让小侄亲自去正面面对牛有道,伯父刚刚担心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小侄临场面对自有办法化解这次的危局!”

    他感觉到自己在这里太吃亏了,牛有道身处矛盾的爆发点,随时可临机应变,自己在这里不说消息的时间跨度,得到的还都是二手消息,太被动了。

    晁胜怀这个人浮出了水面,他有把握赶往万兽门亲手弄死牛有道,所以急于出去。

    钟阳旭:“不用劳你奔波,掌门已经亲赴万兽门。”

    邵平波急了,“伯父,皇掌门去的意义不大,牛贼此人,只有小侄才最了解他,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钟阳旭呵呵一声,“我懂了,看来在你眼里整个北州还就是非你不可,其他人都是废物!你还是安心吃你的饭吧。”说罢直接转身而去,不再理会。

    “伯父!伯父……”邵平波抓着铁栏,连连大喊。

    邵三省在栅栏外黯然低头。

    临出地牢前,钟阳旭吩咐了一声,“地牢里面再多留一个人。”

    事情没查明,这厮竟然还想出去,他不得不防。

    因为曾经吃过这亏,上次邵家内部自相残杀时,就因为让这厮洗了个澡,便让这厮翻盘了。

    咣当!

    地牢大门关门的动静回应了邵平波的疾呼,无疑告诉他喊破了喉咙也没用。

    手抓铁栏盯向大门方向的邵平波两眼差点冒出火来,他刚才真想说出你们不是废物是什么?若无我邵平波一手打造出的北州局势,你们大禅山又能比早先的天玉门好哪去?没有我邵平波拉你们大禅山来共事,你们大禅山哪来这么大的地盘?

    啪啦!邵平波一脚将地下食盒给踢翻了,气得够呛,忍不住又低头咳嗽了几声。

    监牢内,又多了名修士盯着这边……

    鹰巢,一间石室内,月蝶在上生辉,辰平面壁而坐,心中是焦虑的。

    从把那五枚黑玉雕的指铃交给晁胜怀后,他内心就被惶恐所充斥,阵阵后怕不绝,恐惧感如影随形。

    “唳…唳……”

    隐隐传来的此起彼伏鹰啼声竟然未能让他回过神来。

    “辰师弟,别入定了,出事了!”石室门口有人大喊了声。

    辰平惊醒,迅速闪身而出,经过一口鹰巢洞窟时,鹰啼声刺耳,只见巢**的巨禽极为暴躁不安,挪转不停,利爪在地面刮出瘆人的动静。

    最终,这只急躁的巨禽纵身跳出了巢穴,跳向了山崖。

    辰平冲去,站在巢**的山崖边看去,只见那只巨禽已振翅而起,在凄迷月色下振翅翱翔。

    空中到处是巨禽的黑影飞掠或盘旋,只只发出尖锐鸣叫,令夜色下的万兽门一片混乱和嘈杂。

    ……

    庭院中,牛有道犹如石雕,又好似站着睡着了,杵剑站那一动不动。

    一阵轻盈脚步声传来,还有牛有道熟悉的体香飘来,管芳仪绕到了他对面,盯着打趣道:“我说道爷,大晚上站这一动不动跟个鬼似的,又在琢磨什么坏心眼呢?”

    就在这时,袁罡建步而来,沉声道:“道爷,快看!”

    牛有道霍然睁眼,管芳仪扭头回看,只见远处山间有大量月蝶飞舞,还有一阵阵尖锐啼鸣声隐隐传来。

    牛有道伸手扶在了管芳仪的肩膀上。

    管芳仪扭头看着自己肩头的手,不知牛有道什么意思。

    下一刻,牛有道直接挥手将她拨开到了一旁,嫌她妨碍视线,上前一步,再次剑杵身前,紧盯月蝶光影混乱的远山,平静道:“开始了!”

    管芳仪看看远山,又看看他,心中惊疑不定,什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