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五零六章 相敬如宾

第五零六章 相敬如宾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说完了?”

    亭台楼阁间,文心照端坐,盯着站那叽里呱啦一堆的陈庭秀,冷冷问了声。

    突然跑来这么一个人,说是有齐京红娘的事情要告知,她对红娘的事没办法做到视若无睹,忍不住那个心,于是见了,谁知居然是个和红娘那边有仇的,一片好心跑来帮忙的。

    问答了一阵,后来就自己一个劲在这说服的陈庭秀被打断后愣了愣,回:“夫人,意下如何?”

    文心照就一个字,“滚!”

    “……”陈庭秀错愕,什么情况?又道:“那个红娘之所以嚣张,牛有道就是他最大的倚仗,只要除掉了牛有道,在南州境内,我天玉门能让那个红娘生不如死,定为夫人出这口恶气…”

    “滚!”文心照又是一声喝打断。

    若不是看在对方也和红娘有仇,也想杀红娘,有点同仇敌忾的味道,她现在就能把他给宰了。

    “请!”一旁的木讷老者上前,很不客气地伸手请他出去。

    见把对方给惹怒了,陈庭秀只好讪讪告辞,带着一肚子纳闷离去的。

    他来之前已经让下面弟子找认识的万兽门弟子核实过了,那个晁胜怀说的没错,文心照的确是吃醋打了红娘。

    这毕竟不是小事,他肯定是要核实的,没把握的情况下,不可能冒然闯来。

    之前联系过的万兽门弟子没吐露过这事,拿着这事去核实后,联系过的万兽门弟子也很惊讶,还问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是谁说的。晁胜怀已经说门内下了禁令不许说这事,陈庭秀这边自然不敢出卖晁胜怀。

    出卖晁胜怀是小,得罪了万兽门长老晁敬是大,惹不起的。

    女人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他此来有把握利用挑拨成功,谁想竟是这么个结果,文心照的态度让他很意外。

    独坐楼阁内的文心照被撩拨的火大,因陈庭秀没说什么好话,她当然恨不得狠狠蹂躏那个贱人,让那贱人生不如死。

    然而能动她早就动了,还用得着这么个东西来帮忙?简直是笑话!

    ……

    “是你?”

    会客的厅内,杜云桑见到来客是陈伯,有点意外。

    这边接到通报,说是赵雄歌派来的人要见他,在这万兽门内,正常情况下没人敢胡乱招摇撞骗,他也就见了。

    正奇怪赵雄歌派人来见自己是怎么回事。谁想,来者居然是陈伯。

    他们自然是认识的,很久以前就认识,而且还相处过一段时间,算是比较熟悉的老熟人。

    “是我!”陈伯绷着一张脸。

    杜云桑略眯眼道:“你另有身份,是赵雄歌的人?”

    陈伯:“借个名头而已,否则您高高在上,我一小人物怎么能见到你这么个大人物!”

    此话一出,发现居然是跑来招摇撞骗的人,厅内的护法骤然高度警惕,就要出手。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走吧,送客!”杜云桑背过了身去,没下令让人直接收拾,已经算是高抬贵手。

    他和文心照有约定,不会再和红娘有任何来往,自然也包括会见红娘那边的人。

    “请!”堂内护法立刻伸手送客。

    陈伯怒道:“我们也希望事情已经过去了,可你们为何苦苦相逼不肯给我们东家活路?昨天你夫人打了红娘两记耳光也就罢了,如今还要勾结天玉门欲置东家于死地…”

    听到扯这种东西,堂内护法瞬间毫不客气地出手,直接将其给制住了,令他发不出声音,往外拖去。

    陈伯也没有还手,任由制住,牛有道那边交代过,只说事,不能动手。

    背对的杜云桑不是聋子,脸色猛有动容,霍然转身,喝道:“站住!”

    两名押住陈伯刚到门口的护法身形一僵,一人回头道:“宗主,此人妄言不必理会!”

    有些事情,当事人往往是最后一个知情的。

    有些事情,下面人也不敢让杜云桑知道。

    他们不认识陈伯,否则也不会让陈伯与杜云桑见面,事实上整个天行宗也没几个见过陈伯的。

    当年的天行宗因为出了杜云桑的事,家丑不好外扬,虽没什么人知道,却也刻意约束过下面人。

    试想,若和掌门有一腿的女人又和下面弟子有暧昧,未免不堪,也是不想门中再有人和红娘牵扯不清。

    所以,相较来说,整个天行宗见过红娘的人真没几个,见过陈伯的自然是更少。

    事实上到了现在,两名护法也搞不清陈伯和红娘有什么关系,只是大概猜到了此人应该是红娘那边的人。

    杜云桑下令,“放开他!”

    两名护法面面相觑,有点为难,上任掌门文华在天行宗的影响力依然很大。

    杜云桑语气变冷,“我让你们放开他,没听见?”

    不得已,两名护法只好慢慢松开陈伯。

    陈伯从身子一晃,从两人手中挣脱,又抬头挺胸走了回来,不怕死的样子站在了杜云桑的跟前。

    杜云桑出手,在他身上连点,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你刚才说什么?”

    陈伯面带讥讽,“何必明知故问!”又回头看了眼,“我看他们都知道吧,你千万别说你这个掌门毫不知情。”

    杜云桑冷眼瞟了瞟两名护法,两名护法略心虚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见此情形,杜云桑心头一沉,明白了,估计陈伯说的是真。

    杜云桑也没说自己知不知道,继续问:“我夫人昨天打了红娘?昨天什么时候的事?”

    陈伯:“就在天女教客院出来后,你会不知?我们招你还是惹你了,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在那,只是无意中撞见了而已,你夫人便把红娘叫到一旁狠狠打了两记耳光。红娘硬生生受了,未做任何抵抗!红娘惹不起你们天行宗,只恨自己有眼无珠,碰上你这种负心人这辈子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一个人回去躲在屋里不出,你们还想怎样?”

    杜云桑袖子里的双拳,略握紧了,脸颊紧绷了一下,往事历历在目,难忘!

    他想起来了,昨日撞见红娘之后,文心照是借故离开了一下,没想到是找红娘算账去了。

    陈伯嘴上没停,继续愤慨:“当众两记耳光是多大的羞辱,她一声不吭躲在一边一个人承受,都委屈成那样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要杀就直接动手好了,何必还要拐弯抹角勾结天玉门下黑手?怎么?既想杀人,还不想沾腥是不是?果然是名门大派的气派,爱惜羽毛啊!”

    “休要胡说八道!”一名护法喝斥一声,“你哪只眼睛看见勾结什么天玉门了?”

    陈伯挥手指向外面,怒回:“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就在之前,我亲眼看到天玉门的长老陈庭秀进来了,现在怕是正与杜夫人密谋吧?”

    杜云桑眉头皱起。

    陈伯又回头指着他鼻子怒斥,“当年红娘没有对不起你吧?也没有逼迫你吧?要跟她在一起的是你,说要对她好的也是你,突然间把她甩掉的也是你,你那边还来人差点将她给活活打死,她为你遭了多少罪?她那条命已经是捡回来的,已经不欠你任何东西,你还想怎样?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今天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死也要骂你这狗贼出口恶气!”

    杜云桑胸脯略有异常起伏。

    “大胆!”听到骂掌门狗贼,两名护法怒斥。

    杜云桑依然平静,低眉垂眼无动于衷的样子,嘴里蹦出两个字,“送客!”

    两名护法早就等不及了,一闪而上,制住陈伯,迅速给拖走了。

    厅中静默一阵,杜云桑也走了出来,挥手招来一人,“问一下,夫人刚才是不是见了什么人。”

    “是!”那名弟子领命离去。

    没多久,那名弟子快步回来,禀报:“回宗主,守门弟子说,刚有名天玉门的长老来见过夫人,已经走了。”

    杜云桑眸中闪过一丝厉色,挥了挥衣袖让弟子退下了,随后在两名回来的护法的注视下不疾不徐地离开了。

    文心照还在那亭台楼阁中,安静着,走神着。

    杜云桑的步入打破了宁静,“客人走了?”

    文心照回头,牵强一笑,“走了。”

    杜云桑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凭栏,看着园景,语气平静,“为什么要打她?”

    文心照略垂首,知道说的是谁,轻轻道:“你心疼了?”

    杜云桑:“我已经断绝了和她的关系,你我不是说好了的吗?”

    文心照:“我与她也有约定,她答应过不再见你,否则任由处置。我并未把她给怎样,只是见她又与你见面了,我突然间就受不了,自己也未能控制住自己,便去找了她,打了她两记耳光。师兄是不是生我气了?如果真的生气了,我认错。”

    杜云桑:“不需要认错。那个天玉门的长老找你是怎么回事?”

    “估计是听说了我打了红娘的事来的……”文心照把陈庭秀找自己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没做任何隐瞒,最后道:“我没答应他,把他赶走了。”

    杜云桑:“刚才红娘身边的陈老头过来找了我,把我给骂了一顿……”他也没瞒她,把事情经过讲了遍,问:“你怎么看?”

    文心照低头沉默。

    杜云桑:“师妹,我欠她的。”

    文心照:“难道就不欠我的吗?”

    杜云桑:“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会做到,我再重申一遍,我不会再和她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再这样做了,好吗?”

    文心照微微点头“嗯”了声。

    杜云桑:“那个跑来拿这事做文章的,是你来解决,还是我来解决?”

    文心照轻声道:“这种事你就不要出面了,我来吧。”

    事情说清楚了就行,杜云桑没有多话,转身走了。

    他们夫妻之间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相敬如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