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九七章 天下第一美人

第四九七章 天下第一美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上茶,注意了一下上茶的女子,也是之前让自己难堪的那个女子。

    管芳仪问了句,“宫主,这位是?”

    易舒瞟了她一眼,以为她要告自己的状。

    龙休不知情,依然笑回:“小徒易舒,关门弟子。”

    管芳仪立刻对易舒道:“易姑娘可能还不知道吧,你师傅当年对我可好了,出手阔绰,一掷万金不在话下。”

    说这个干嘛,牛有道连连对她使眼色,她却装作没看见,就是说给易舒听的。

    易舒朝自己师傅看了眼。

    龙休被说的哭笑不得,连连摇头,“一眨眼,怕是已经过了三十多年吧,那时轻狂,怕是让红娘见笑了。不过还是年轻时好啊!”他也不避讳,可见是真的放下了。

    管芳仪:“可不敢见笑,我可是肠子都悔青了。若早知道你能成为逍遥宫的掌门,我当年非死缠着嫁给你不可。”

    “哈哈!”龙休盘坐在短榻上仰天大笑,笑的爽朗,指了指管芳仪,“当年爱慕你的人可不少,我龙休其貌不扬,可入不了你红娘的法眼。”

    话虽这样说,客气而已,心里却是知道的,若当时真跟这种名声的女人在了一起的话,师门内部必有反对,必然要受到同门攻讦。而自己当时的心态,这女人若真答应跟自己的话,自己怕是不会轻易放手,顶着压力的结果必然会惹怒师门,自己怕是也当不上逍遥宫的掌门。

    当然,也可能会出现另一种结果,迫于压力,自己也许会负了这女人。

    管芳仪:“说到底还是我有眼无珠,错过了,不然如今有可能就是宫主夫人了,看谁还敢欺负我?”

    龙休笑问:“谁敢欺负你呀?”

    “欺负我的人多了。”管芳仪指了指牛有道:“他就经常欺负我,把我骗出了齐京,如今当丫鬟使唤着。龙宫主,你可得为我主持公道啊!”

    “哦!”龙休脸一板,佯装训斥道:“牛有道,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牛有道苦笑:“宫主,您看她的样子,像是能被我给欺负的人吗?您见过没事泼主子一脸茶水的丫鬟吗?谁欺负谁呀?”

    管芳仪瞪眼,“那是你自找的。”

    “哈哈!”龙休又是爽朗一笑,端茶稍喝一口,笑意渐敛,瞅向牛有道,语气也变了,“牛有道,见我何事?”

    牛有道起身恭敬道:“来到万兽门,听闻宫主法驾在此,不敢惊扰,又不敢视作不见,只好硬着头皮来惶恐拜见。”

    龙休似笑非笑道:“仅仅是来拜见?”

    牛有道恭敬道:“是!”

    龙休倒是有点意外。

    之后也的确如牛有道所言,未提任何正事,完全就是来拜见的样子,听管芳仪和龙休谈笑,偶尔陪衬着插上一嘴。

    有自己曾经爱慕的旧人前来奉承,龙休今天倒是兴致不错,被管芳仪逗的颇为开心。

    客人走了后,龙休凭栏在水榭旁静默。

    哪个人不曾年轻过,哪个人的记忆深处没点念念不忘的往事。

    沉渣泛起,再见面,佳人已非当年的倾国倾城模样,令人感慨万千,也有点意兴阑珊,发现过去的事情真的是过去了,相见不如留念。

    易舒送客归来,轻轻走到龙休身旁,问了声,“师傅,牛有道这人您怎么看?”

    龙休:“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不简单!若非出身和底子差了些,缺少势力和背景,你们师兄妹几个不如他。”

    易舒有点不屑,“我看他也不过如此,阿谀奉承,师傅不要被他的表象给蒙蔽了!”

    牛有道刚才偶尔插嘴奉承的样子,看的她想吐。

    若是不是那个齐京红娘的出现,和师傅如此熟络的样子,令她不好发作,她当场就要让牛有道好看,说不得还要收拾一顿。

    “阿谀奉承?你这样看吗?”龙休回头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看向外面夜色,“你当然有不去阿谀奉承的资格,他却没有,该低头的时候不得不低头。你可以说他阿谀奉承,也可以说他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看你怎么去想。再看看吧,一山不容二虎,南州的两大势力迟早要一决雌雄,看最后谁主沉浮!”

    易舒:“师傅希望牛有道能胜出?”

    龙休面无表情道:“谁胜谁负都影响不了逍遥宫的利益,谁胜出都没关系,我希望强者胜出!燕国这边不能什么都是我们冲在前面,下面得有能冲锋陷阵、能消耗对手的人,懂吗?”

    易舒默了默,又尝试着问了句,“师傅,那个红娘很漂亮吗?”

    龙休微笑,也很感慨,“难道不漂亮吗?当然,现在逊色了不少,远不及当年,当年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风华绝代啊!师傅我当年也差点未能把持住。”

    易舒嘴角撇了撇,又问:“师傅和她关系很好吗?”这才是她想知道的。

    龙休:“你想多了,不存在什么关系不关系。”

    ……

    回到自己客院,双双进了院子的牛有道同样在拿关系调侃管芳仪,“什么话都敢说,你和龙休的关系不错嘛。”

    管芳仪不屑:“哪来什么关系,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人家闲来无事的乐子罢了,你觉得到了人家那个地步,还存在什么关系不关系吗?我有利用价值,才有关系,没利用价值最多只能算是个认识。”

    牛有道呵呵:“你还算看的明白。”

    管芳仪嗤了声,“这么多年了,我算是看透了。我不想去,你非要拉我去,人家不在乎的还罢了,碰上在乎的,担心我影响人家声誉,你拉上我去,搞不好要适得其反。”

    牛有道有点理解了她为什么不愿提和那些人的关系,笑道:“你什么人没见过,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你自然会拿捏好分寸,我一点都不担心,让你去缓和一下气氛而已,能有什么事。”

    说到这个,管芳仪好奇了,“从头到尾也没见你提正事,反倒一个劲地暗示我与人家多聊聊,你见人家到底要干什么?就这样白白走个过场?”

    牛有道嘴里蹦出两个字来,“下棋!”

    管芳仪眨了眨眼,意识到了他在布什么局,好奇问道:“下什么棋?”

    牛有道就此打住,“好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带你去拜访另外几家,我还得靠你的面子去多坐一会儿。”

    又吊人胃口,管芳仪直翻白眼,“呸”了他一声,“别叫我,我不去!”说罢扭头就走。

    牛有道当没听见,反正到时候自然有办法让她去。

    置身在阴影中的袁罡走了过来,问:“没事吧。”

    牛有道略摇头,问:“万象城那边,五梁山的人手有消息来吗?”

    袁罡:“五梁山集中过来的人手已经布置在了城中盯着,目前为止还未发现大禅山的人露面。时间上算,若是不赶路的话,应该还没到,但也快了。还有个可能,都改头换面了,又不认识他们,怕是难以发现。”

    牛有道:“幻界未能封闭,大禅山获知消息后,肯定会派人来看看情况,不在万象城落脚也会来万兽门。万象城那边继续盯着,发现到了立刻通知我。万兽门这边,我让晁胜怀帮忙查看,也可以让他帮忙在万象城找找。”

    袁罡:“公开在万兽门找晁胜怀合适吗?”

    牛有道:“不用公开找,那家伙现在绷紧了弦,担心我会乱来,发现异常不弄明白是不会安心的。我敢保证他一直有留心这边,知道我去见了逍遥宫的人,怕又要生顾虑,会主动找上门的。”

    ……

    灯火昏黄,月蝶在梁上熠熠生辉,殿内的蒲团上,西海堂盘膝闭目静坐。

    仇山来到,走到对面也盘膝坐下了,“牛有道已经去见过了龙休。”

    西海堂闭目而回,“见就见了,值得你专门跑一趟吗?又要帮那个天玉门说话?”

    仇山:“掌门误会了,只是想提一下,见面的时间不短,牛有道足足有半个多时辰才出来,怕不是拜见那么简单。”

    西海堂睁开了眼,“龙休能陪他谈那么久?”

    仇山:“正因为觉得有些异常,才来提一嘴。对了,牛有道还带了个人去,就是那个齐京红娘。”

    “她也来了?”西海堂诧异,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问:“之前怎么没听你提及?”

    牛有道自己都不算什么,随从中的一员,我刻意提她干什么?仇山发现这位反应不对,狐疑道:“掌门认识她?”

    西海堂见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对,知道他误会了,当即解释道:“你别想歪了,我的确认识她。当年她名气也的确是大,没什么背景,又不是什么门派中人不方便见面,见她的门槛不高,来往齐京的很多人但凡有点底子的都很容易见到。去齐京为师门办事的时候,听说天下第一美人居住在齐京,自然免不了去看看所谓的天下第一是怎么回事。见到后,发现也不过如此,没什么意思,也就那样。”

    仇山哦了声,心中嘀咕,不过如此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看这家伙似乎有点不信,西海堂欲言又止,想想还是懒得解释了,免得越抹越黑。

    当然,也有点心虚,可不仅仅是见了一面那么简单,而是见过一次后,又主动跑去见了好几面,最终也是因为身不由己不得不返回,身为万兽门弟子没事不可能一直赖在齐京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