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八二章 像牵了条狗似的

第四八二章 像牵了条狗似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听他这么一说,管芳仪想想也是,万兽门在修行界的招牌摆在那,正常情况下不会说话不算话,不是受到了什么压力,的确不太可能出尔反尔。

    她也看向了远去的陈伯,察觉到了牛有道意指什么……

    万兽门山门外,数百上清宗弟子云集,站在前方带队的唐素素面有悲愤。

    然而又能怎样,人家门口就两名看守山门用来通禀的小弟子,连一点人手都没有增加,上清宗人多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人家还抓了上清宗掌门。

    唐素素心中的悲愤之情可想而知,遥想当年,上清宗在缥缈阁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和万兽门地位是相等的,如今却落得这般境地,想想都凄凉。

    一干上清宗弟子却麻木了,在万兽门面前连愤怒的勇气都没有,不少人来之前甚至害怕惹怒万兽门,闹个吃不了兜着走。

    太阳渐斜,山路尽头来了群人。

    有人喊了声,“长老,掌门他们出来了。”

    众人一个个探头向山门内张望。

    被抓的唐仪等人出来了,抓了多少回来了多少,一个都不少,有万兽门的弟子陪同送出。

    一行出来,送行的万兽门弟子拱手笑道:“唐掌门,是个误会,实在是抱歉,这是本派掌门让转达的一点歉意。”摸出了一沓金票,有一百万金币,算是赔礼道歉。

    这笔钱对上清宗来说,可不少,然唐仪冷冷瞥了眼,冷哼道:“不用了!”

    再穷也不至于穷的没骨气,她回头招了下手,领着上清宗的一群人大步而去。

    苏破和罗元功绷着一张脸,这次真是丢脸丢大了。

    “那就不送了。”送别的万兽门弟子乐呵呵,随后看了看手中金票,嗤笑一声,满是对上清真的不屑之情,也转身回去复命了。

    走远了些的唐素素上下打量了一下唐仪,问:“万兽门没对掌门怎么样吧?”

    唐仪:“没什么事,就是拘押我等问了问话。”

    ……

    钟灵毓秀的山峦间,屋宇连绵,气象万千,不愧是天下数得上的大派。

    亭台楼阁间,踱步出来两名老者,一人正是晁敬,另一名身后背剑的器宇轩昂老者则是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巫照行。晁敬代表万兽门送客,巫照行则是那个客。

    一路陪着说话的晁敬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不那么痛快,被掌门骂了个狗血喷头,能痛快才怪了。

    之所以在幻界把上清宗的人抓来,的确是因为唐仪的美色,让他动了邪念。

    抓回来后,暂时也没来得及享受,罗刹潮死了那么多人,他得给宗门一个交代。更没想到的是在后面,没想到上清宗是倾巢而出跑来参加灵兽会,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走漏了消息,搞的上清宗一群人堵了万兽门的门索要人。

    掌门西海堂立刻将他招去,问他是不是抓了人?

    晁敬垂涎唐仪美色,肉到嘴了哪能轻易放弃,一开始还不承认,说没有。

    结果好嘛,次日,巫照行又跑来了,面见西海堂,让西海堂给个面子放人,巫照行和西海堂早年就是相识的朋友。

    西海堂说没有这事,然而老朋友言辞凿凿,说下面有人亲眼看到唐仪等人是被晁敬在幻界给抓走了,不可能有错。

    巫照行不会特意跑来为这事对自己胡说八道,西海堂意识到了自己那位师弟有事瞒着自己,再次将晁敬招来,说我只问最后一次,到底有没有抓人?

    面对如此压力,见把掌门师兄给惹怒了,晁敬只好承认了,不过却找了一堆理由,说什么怀疑上清宗有问题什么的。

    什么问题不问题的,西海堂见到与上清宗其他人隔离、单独关押的唐仪就明白了,自己这个师弟是个什么东西他太清楚了。

    他回头问晁敬有没有动唐仪,如果动了,那巫照行的面子他也不可能给了,有些名声是不能传出去的,只能是灭口。

    晁敬说没动,西海堂当即将他一顿臭骂。

    想寻欢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万兽门正在举办灵兽大会,广邀天下修士来捧场,你若把前来捧场的某派掌门给糟蹋了,这事一旦传出去了,万兽门还要不要脸了,我要不要处置你?

    不过西海堂也没有立刻将上清宗的人给放了,事情已经出了,做戏要做全套,不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好对外界交代。

    他对巫照行说,幻界出现罗刹潮,死了上百个弟子,上清宗的人刚好在现场,有些事情需要询问核实一下之类的。

    他这样说了,牵涉到上百条人命,巫照行只好等信。

    于是万兽门装模作样地审问了一下,看巫照行的面子也不敢对上清宗乱来,直到刚刚才将人给放了。

    送客到了下山的地方,巫照行临别时,晁敬笑着问了声,“没想到巫兄和上清宗还有交情。”

    “呵呵,也谈不上什么交情,早年曾受过上清宗上一辈人的人情,刚好知道了消息,若坐视不理,于心难安呐。”

    “哦,原来如此。”

    “晁兄,后会有期,就此告辞。”

    “后会有期!”晁敬拱手相送。

    待人影远去,晁敬脸又黑了下来,肉没吃着,反倒惹来一身骚,暗骂一声晦气。

    这时,一名弟子来到,禀报:“师傅,胜怀回来了,人没什么事。”

    晁敬愕然回头,“他还活着?”

    “是!他说事发时他情急之下钻进了一个地洞,侥幸躲过了一劫。看他那样子,似乎有点怕来见您。”

    “立刻让他滚来见我。”

    ……

    天运客栈内,牛有道坐在窗前椅子上,手里端着茶盏。

    袁罡开门,唐仪进门,后面跟着苏破和罗元功,唐素素依然是对这边避而不见。

    三人走来,站在了牛有道跟前。

    牛有道没有抬头,低眉垂眼,慢慢嘬着茶,悠闲自在模样。

    一旁的管芳仪盯着唐仪上下打量,似乎想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唐仪等人也在打量牛有道,三人很惊奇。按万兽门的说法,罗刹潮之下,万兽门死了一百多人,这位居然没事,居然好好回来了,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惊讶,同时也越发认识到了这位的不凡。

    更吸引三人注意的是,牛有道身后站了个天真无邪气质的女人,一双明眸大眼忽闪着,一脸纯真。

    让三人奇怪的是,这女人像牵了条狗似的,拉着牛有道的衣带不放手。

    其实牛有道的悠闲自在是装出来的,能悠闲自在才怪了,在幻界闷了两三天,一回来就想泡个澡,这是他的生活习惯。谁想这位妖王牵着不放,泡澡也要跟着。

    牛有道几欲抓狂,奈何跟这位根本讲不通道理,牛有道被她打败了,彻底服了她,不洗了行不行?

    “你躲过了罗刹潮?”唐仪试着问了句。

    牛有道眉头动了下,“你对万兽门说了罗刹潮和我的事?”

    唐仪忙道:“你放心,我听到万兽门的弟子说什么那三个和你们一起的人跟你们是仇家,哪还敢提起你,我们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牛有道低头喝茶,不吭声了。

    一旁的管芳仪试着问道:“唐掌门,那个晁敬没对你乱来吧?”

    唐仪:“还好,只是把我们带去问了问话,并未乱来。”

    “还好?”牛有道笑了,“我说唐大掌门,你可能还不知道晁敬为什么要抓你们吧?”

    唐仪疑惑,“难道不是因为罗刹潮的事?”

    牛有道斜眼,不冷不热道:“动你脑子好好想想,万兽门举办灵兽大会,正是有礼有节待客的时候,没证据的情况下能抓一派掌门?那个晁敬是个好色之辈,人家是看中了你的姿色才下手的,你居然觉得还好?嗯,真好,感情你无所谓。”

    此话一出,苏破和罗元功面面相觑,有些事想想后怕,也上下打量起了唐仪,因为唐仪是和他们分开关押的,有没有发生什么他们也不知道。

    唐仪脸色变了,急忙道:“我是被单独关押,但绝没有发生你想的那回事,我是清白的。”

    牛有道嗤道:“你是不是清白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仪急了,“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若是不信,我可以证明。”

    “犯得着向我证明吗?我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放你,是不是有什么人出面帮你求情了。”牛有道回头问道。

    唐仪一张脸憋的通红,双手攥成了粉拳,对她来说,她觉得牛有道侮辱了她,牛有道越不让她解释,她越发解释不清了。

    苏破:“没什么人求情,非要说有人,那也是唐长老带了上清宗弟子给万兽门施压。”

    牛有道呵呵,“你还真看得起你们上清宗,就你们还给万兽门施压?”

    苏、罗二人相视一眼,想想也是,罗元功道:“的确没人给我们求情。”

    牛有道放下茶盏起身,正欲踱步思考这事,奈何隔着椅子,银儿拉着他衣带未能及时跟上,将他拽了一把。

    没能走开的牛有道回头一看,快哭了,实在受不了了,连连对银儿又鞠躬又拱手的,“我说姑奶奶,不带这样虐人的,你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好不好?”

    银儿牵着他衣带绕过椅子走来,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还是不肯放,并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牛有道彻底服了她,双肩一塌,没脾气了,一把抓了茶盏昂头,连茶叶也一口气灌进了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