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七零章 画地为牢

第四七零章 画地为牢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找到了随身的衣物,其他东西也近在咫尺,没一会儿又是圆方嚷叫一声,“剑!”

    众人回头,见圆方又从地上纠缠的藤草中扳了一只半埋的剑出来,扒拉着纠缠的藤草和泥土。

    众人又过去围观,云姬接剑在手,施法震掉了剑上的污浊,露出了剑的本来真面目。

    打造很精致的一把宝剑,剑上布满有若隐若现的精美羽毛纹路,奇幻光景下熠熠生辉。

    “千羽剑!万兽门历代掌门的传承宝剑,不会有错,是朱赤城的东西。”云姬情绪激动,又看向了手中捧着的破烂衣裳。

    几人看看找到衣服的地方,与宝剑遗落之地的距离相隔了个十几丈远,两件东西的主人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随身衣物和宝剑才会分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朱赤城的确很有可能死在了这里。

    万兽灵珠呢?几人没有多话,继续展开寻找。

    找来找去,把附近地方每一块都仔细找遍了,并未发现朱赤城的其他遗物,谁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袁罡走到了找到衣服的地方,扒开藤草,从地上抓了点土查看,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之后慢慢站起,盯向了眼前的湖水。

    牛有道走来,在旁问了句,“有什么发现?”

    袁罡亮了亮掌中的泥土,“没什么发现,时间太久了,又是露天,湖边潮湿,容易腐朽,就算有尸骸也早就化作了尘土。按理说,衣服应该是穿在身上的,假设人真的倒在了这里,东西有掉落水中的可能。”

    牛有道刚点了点头,边上有人影掠过,云姬的身形破水而入,不见什么水花已没入水中。

    牛有道、袁罡相视一眼,圆方和管芳仪走了过来,四人在湖畔站成了一排。

    湖面波光粼粼,星河倒影,牛有道抬头,目光从湖面挪向了星空,似乎又陷入了琢磨中。

    哗啦!云姬身形再次破水而出,众人回头看向身上不沾滴水而落地的云姬,看向了云姬手上抓的一颗金色珠子,鸡蛋般大小。

    牛有道问:“这便是万兽灵珠?”

    云姬已控制不住情绪,兴奋得东西抓手上微微在发抖,没有回应,单掌将金珠给托了起来,开始朝其中输入了法力。

    刹那,金珠表面似乎冒出了光华,是血光,令所有人目光紧盯。

    血光之中,渐渐飘荡出一缕缕血云,在血光中妖娆着,场面极为奇幻。

    圆方忽用力摇了摇脑袋,双手捂住了脑袋,似乎有些难受。

    牛有道霍然回头看他一眼,手立时抓住了剑柄,盯向云姬的目光中满是戒备和警惕。

    然而云姬似乎也受到了影响,闭着眼睛用力摇了下头,法力迅速从金珠上收了回来,绽放的血光和弥漫血云亦歘一下缩回,她掌中的珠子也再次变回平淡无奇模样。

    众人惊疑目光中,云姬忽仰天哈哈大笑,双手捧了珠子捂在胸前,当心肝宝贝似的,“是它,没错,就是它,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我终于找到了它。”

    管芳仪胳膊肘微微碰了牛有道一下,手伸进袖子里捏住了符篆,同时给了牛有道一个眼色。

    牛有道明白她的意思,宝贝就在眼前,要不要抢的意思。

    不过牛有道还是微微摇了摇头,管芳仪翻了个白眼,手从袖子里放了出来。

    云姬笑声停下后,突然掀开遮掩的面纱下垂,直接将金珠塞入了口中,竟一口吞了下去收藏,之后斜睨了管芳仪一眼,尤其瞥了眼管芳仪的袖子,目中略有深意。

    目光随后落在牛有道的脸上,“多谢帮助,东西我已找到了,你放心,我说话算话,绝不会对外吐露你和万兽门的事。”

    牛有道笑道:“前辈这样说就矫情了,你拿了万兽门的至宝,还敢乱说吗?”

    云姬:“那就不说了,尽早离开这鬼地方吧。”

    牛有道环顾四周一眼,“有人在此布阵很蹊跷,商颂的行宫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带,前辈不想找找?”

    云姬:“时间不等人,有阵法干扰,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就算找到了又如何?不见行宫就遇大阵,行宫内是不是善地值得思量,对那所谓的行宫咱们一点底细都不知道,冒然介入未必是好事。若是幻界封闭时间到了,咱们可就出不去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地方,只需将地点记牢,用不着急于一时,待有了实力,什么时候来都一样。你不会想在此呆上个十年吧?”

    她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已经是心满意足,不会再去轻易冒险。

    牛有道:“我们已经被大阵给困住了,怎么出去?”

    云姬:“我能遁地,上面走不了,可深入地下遁离此地。不过我修为有限,深入地下一次只能带走一人,我来回多接几次,你们做选择吧,谁先跟我出去?”

    牛有道回头左右,笑问:“你们谁愿先跟前辈走?”

    袁罡不吭声,管芳仪和圆方双双摇头。

    牛有道又看向云姬,微笑道:“不安全!到了地下,前辈若做什么手脚的话,我们可就麻烦了。”

    云姬:“那我总不能陪你们在这里耗着吧?”

    牛有道一手杵剑,一手做了个请随便的手势,“我想留也留不住,前辈可自行离去。”

    “这是你们自找的,别怨我。”云姬扭头就走,收拾了地上的宝剑和破衣裳,找了个地方,一掌劈去,在地面打了个坑出来,将两件东西进行了掩埋。

    做了个简易衣冠冢,未留谁家姓名,云姬跪在了衣冠冢前,眼眶略红,喃喃自语:“青儿来迟……”远处几人也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只见她俯身磕了三个头站起,转身走着走着,忽旋身一转,人就这样平白没入了地下消失,地面鼓了个包又平息,很神奇。

    “那把宝剑应该还是值点钱的,咱们要不要把它挖出来?”圆方忽轻轻提醒大家一声。

    管芳仪怒了,终于明白了这熊妖为何该揍,“你想什么呢?人家既念旧情,为何不带出去设冢?因为不好带出去,出入口有万兽门的人把守,带着万兽门的传承宝剑出去容易露馅,想贪这个,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再说了,眼前连出去都是问题,你还惦记这个?”

    圆方缩了缩脑袋,干笑。

    管芳仪回头又责怪牛有道:“她有办法带我们出去,为何这般轻易放她走?你不是善于使手段吗?为何不想法拿捏住她?”

    牛有道平静道:“云欢毕竟与我结拜,她未曾不仁,我又岂能不义,由她去吧。”

    “没想到你也有迂腐的时候。”管芳仪鄙视,牢骚不断,“现在我们困在这里怎么办?时间一到,幻界关闭,老娘非被你坑死不可。”

    她这般爱美之人,一想到自己要变成蓬头垢面的样子,就有些不寒而栗。

    蓬头垢面都是其次的,这个地方东西的属性和外界不同,吃喝不适合外界的人,就如同此地的蝶罗刹难以在外界生存一样。大家的修为还不到传说中能超脱血肉之躯的地步,血肉之躯不吃不喝谁能扛十年?

    牛有道没理会她的牢骚,依旧在打量四周的环境。

    袁罡出声道:“道爷,你是寻山走地的行家,画地为牢的把戏应该难不住你,你是不是已经心中有数了?”言下之意是,所以你才放云姬离开。

    管芳仪听的耳朵一竖,圆方立马抱了希望。

    牛有道摇头:“毕竟地方不同,不敢保证,不过有了些眉目,我还要再看看。”

    管芳仪又来了精神,“那就赶紧看呐,你还真想拖到幻界关闭不成?”

    “地势低了,无法总览。”牛有道遥指湖畔的一座山头,“上去看看。”

    没什么好说的,几人立刻跟了他去,几个起落后,四人落在了那山顶,附近大致山势走势已能看个大概。

    四周观望一阵,杵剑而立的牛有道仰望星空,眉头略皱,似有不解。

    管芳仪和圆方把四周看遍了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因此都看着他的反应,他的神色变化牵动着二人心绪。

    星空看不出名堂,牛有道目光又落在湖泊上凝视一阵,没多久,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沉吟着念叨了一两句,“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回头问袁罡,“让你背过的,还记得吗?”

    袁罡颔首:“记得,《烟波钓叟歌》。”

    管、圆二人面面相觑,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牛有道搭在剑上的手抬起一只,指向了湖面,“仔细看,湖面是不是有六个发光点。”

    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去,水底有发光植物,到处有光,何止六个发光点。

    然而得了提醒,仔细辨认之下,三人皆找出了区别,湖中的确有六个位置的光芒不一样,倒映的似乎是星辰光芒,而不是湖底的水草光华,不经提醒的话,容易被混为一谈,很难看出区别来。

    袁罡:“有人在湖里做了手脚,在六个位置种了什么东西之类的避免了发光植物的生长,产生了六个黑暗区域,因此能倒映星光。”

    管、圆二人恍然大悟,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牛有道:“你再看看六处的星光倒影排位像什么。”

    袁罡前世跟牛有道干那行多年,虽不通,时常耳染目睹,多少受了点影响,一些基础的东西还是会的,稍加端详,咦了声,“排位有点像七曜,太阴之类皆在位,唯独不见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