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六七章 只有两个能活着离开

第四六七章 只有两个能活着离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云姬颔首赞了声,“有见识。”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万兽门的掌门信物是万兽灵珠,这应该有不少人听说过吧,算得上有见识吗?难道现任掌门手上的万兽灵珠是假的不成?”话中有质疑她话的意思。

    云姬:“你说的没错,应该是假的。万兽门我熟悉,根据种种迹象来看,万兽门已经很久没使用过万兽灵珠,应该是还没有找到朱赤城的遗骸,万兽灵珠应该还和朱赤城的遗骸葬身在一起。”

    牛有道等人面面相觑,堂堂万兽门掌门手上的掌门信物居然是假的,这消息传出去得有多劲爆?

    云姬:“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其实是不是假的已经不重要,只要万兽门自己认定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甚至随便捡块石头当掌门信物也不无不可。只要万兽门内部有共识,什么东西当掌门信物重要吗?”

    她这么一说,几人想想也是,什么东西当掌门信物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万兽门内部认可什么。

    牛有道:“你想找到万兽灵珠?这东西有什么妙用吗?”

    云姬点头承认了,“对,我想得到此物。此物对飞禽走兽有一定的影响力,万兽门正是靠此物起家,只要我找到此物,我渡云山未必没有崛起的机会,所以此物对我来说很重要。当然,排除掌门信物的因素,此物对万兽门来说也同样重要,一旦获悉我要干什么,一旦获悉渡云山山主就是朱赤城当年的灵宠,同样也不会放过我。”

    牛有道明白了,对方说出这般隐情就是呼应他前面的话,如何能相信你的保证?

    这是主动将把柄送到了他的手上,只要帮了云姬,云姬事后也不敢反悔,这女人是志在必得豁出去了。

    然而云姬却没有将实情全盘告知,隐瞒了最重要的事项。

    当年她的确跟朱赤城来了这里,朱赤城也的确是让她先逃了,不过让她走之前,朱赤城却让她带了话回万兽门,一旦自己无法活着回去,让她告知万兽门继任掌门去拿他的一样遗物。

    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心寒,她没有把朱赤城的遗言告知,觉得那些人不配得到朱赤城的遗物。于是她自己悄悄找到了朱赤城隐藏的遗物,启出来一看才知道,是一份只有万兽门历代掌门才能知道的秘密。

    最重要的秘密就是万兽灵珠,万兽灵珠之所以对飞禽走兽有一定的影响力,是因为其中藏有一滴远古时期留下的凤凰血。天下修士突破到元婴期的人之所以屈指可数,是因为一道修行桎梏难以突破,而那滴凤凰血太少,对人类修士作用不大,却能助妖修突破那道修行桎梏。

    云姬怦然心动,开始为人单纯,欲望还没那么强,这也朱赤城能信任她的原因。后来经历了一些风雨,尤其是丈夫被人杀后,她渴望得到万兽灵珠的欲望越发强烈,这便是她屡屡前来幻界寻找的原因。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时间上也不容许我现在去核实,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牛有道徐徐道。

    云姬:“是真是假找到了东西便知!我豁出去了,你还有得选择吗?”

    牛有道冷冷盯了她一阵,慢慢转过了身,来回踱步一阵,停在了袁罡的跟前,“那个假的朱江,应该是我们的老熟人。”

    袁罡目露询问神色。

    牛有道朝地上昏迷的三人抬了抬下巴,“跟撬动姓晁的家伙来搞事的人应该是同一人。”

    袁罡问出:“谁?”

    牛有道:“人的思维方式容易产生惯性思考方式,进而影响到办事手段,所以会形成个人的办事风格。这种找到一个地方落脚,掐住一个点守株待兔的风格,你不觉得熟悉吗?”

    经这么一提醒,袁罡略怔,在这个世界经历的类似相同手段并不多,很好想起,脑中闪过苍庐县的某个墨宝商铺,某人也正是守在那商铺以守株待兔的方式等人上钩,与云姬说的守在一宅子等人上钩,那掐住一点守株待兔的手段风格真正是如出一辙。

    是谁脑中已经有了答案,脱口而出道:“陆圣中?他还没死?”

    牛有道略感好笑地摇着头,“躲在后面不与事主直接接触,盯上姓晁的弟弟跟盯上姓邵的妹妹,手法也很类似啊!你再想想其他因素,从北州来的可能性很大。看来邵平波是个惜才的人,没杀他,十有八九就是那家伙,又跑来为邵平波办事了。人才的确是个人才,就是骨头软了点,可惜了。”

    袁罡默默点头,冷不丁回了句,“就是运气差了点。”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么一说,运气的确是有点差,在苍庐县因为一首诗撞墙上了,这次假冒朱江又能撞在云姬的手上,这运气得有多差才行?

    不过还是摇头道:“哪来那么多运气,运气好和运气差都是多方面因素交织造成的,他自己的危机意识方面有缺陷,有点顾头不顾腚,否则也不会屡屡落人手上去。”

    管芳仪听的好奇,回头低声问鼻青脸肿的圆方,“陆圣中是哪个?”

    圆方咧嘴一笑,“一个被我在地窖里关成了臭虫的家伙。”

    管芳仪:“说说。”

    圆方嘿嘿道:“这事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云姬也在聆听琢磨几人的对话,牛有道忽对她来了句,“麻烦回避一下。”

    云姬略默,继而转身出了树堡,牛有道示意了管芳仪去口子上盯着,回头走到了昏倒在地的三人跟前,手中剑鞘在三人身上连点几下。

    被折磨的够呛的三人幽幽醒来,醒来发现手脚能活动了,却无法提气施法,一个个踉跄着爬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人,三人又惊又恐,晁胜怀一脸害怕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们干了什么?”牛有道挥动手中剑杖,示意圆方,“给他一把刀。”

    圆方不解,不过还是过去将手中的戒刀给了晁胜怀一把。

    对此时的晁胜怀来说,这戒刀入手很沉重,拿着都费力,更担心的是不知道人家要干什么。

    圆方正要回来,牛有道又挥动剑杖示意了一下,“另一把给他们兄弟两个。”

    圆方一愣,还是听了吩咐,另一把戒刀给到了何有见的手上,然后自己赶紧闪开了,怕牛有道又拿自己开涮。

    守在树堡出入口的管芳仪亦不时回头往里看上两眼,同样搞不懂牛有道要干什么。

    牛有道杵剑在师兄弟三人跟前徘徊着,“我这人不喜欢赶尽杀绝,但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惹到我头上来了,总得让你们付出点代价。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三人当中,只有两个能活着离开,剩下的一个把命留下,家伙已经给了你们,要谁的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此话一出,师兄弟三人心慌意乱,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何有见悲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牛有道停步,漠然回头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何有见:“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都可以谈。”

    牛有道:“你们命都在我手上,有什么好谈的?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我数三个数,三个数后再不动手,那就把命全部留下。一、二…”

    数速很快,压根不给三人考虑的机会。

    晁胜怀几乎是第一时间朝一旁的何有长挥刀劈了过去。

    “你…”何有长惊呼,踉跄躲避,胳膊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血迹。

    何有见立刻挥刀上去救自己弟弟,与晁胜怀手中刀丁零当啷战在了一起。

    胳膊受伤的何有长怒了,奈何手上没家伙,只好在一旁周旋,伺机要帮兄长。

    他与何有见是亲兄弟,这个时候了,只能活两个,兄弟二人自然是要除掉晁胜怀。

    对刀劈刀砍、你来我往的二人来说,手中刀的确沉重,打着费力,加之有伤在身,很快便累得气喘吁吁。

    趁着晁胜怀动作迟钝,一旁等到机会的何有长立刻配合兄长扑了过去。

    拄剑而立漠然旁观的牛有道翻指弹出一道劲风,打中了何有见的穴位,令何有见绊倒在地。

    兄弟二人的联手之势立刻破功,赤手空拳扑上去的何有长无异于往刀口上撞,当场被晁胜怀一刀砍翻在地。

    “啊!”何有长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晁胜怀不肯放过,趁机挥刀连砍,砍的鲜血四溅,更是一刀砍断了何有长的脖子。

    “有长!”踉跄爬起的何有见悲呼。

    晁胜怀扭头一看,已经杀红了眼,又趁机冲来,挥刀要连何有见一起杀了。

    对他来说,如果能活着回去的话,他现在不希望何有见跟自己一起回去。

    牛有道屈指一弹,一缕劲风将晁胜怀手中刀给弹飞了,同时给了袁罡一个眼色。

    震的连连后退的晁胜怀正好退向了袁罡那边,袁罡挥手一记掌刀砍在晁胜怀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晕在地。

    亲弟弟死在眼前,红了眼的何有见爬起冲来,又要趁机将倒地的晁胜怀砍杀。

    错身而过的袁罡胳膊一伸,嘎嘣一声响,干脆利落,直接拧断了何有见的脖子。

    有些事情袁罡不会去干,有些事情袁罡下手也是毫不留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