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四七章 可能是魔教的人

第四四七章 可能是魔教的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又有数骑从前面迎来,与二骑错过,远远跟在了那辆马车的后面。

    跟踪马车的自然是万洞天府的弟子,黎无花虽然不敢阻拦,却也不能放任那老头随便把人给带走,自然要先派人跟着,等万洞天府的最后决断……

    屋内,海如月焦虑徘徊着,时间每一分的流逝对她来说都是煎熬,既有对儿子的担心,也有对自己命运的忧虑,手不时抚抚自己的小腹。

    门外传来脚步声,朱顺扶着门框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被那老头挥手弹开虽未重伤,这把年纪却也摔的够呛。

    走路都不利索,却还是硬撑着过来了,在海如月的注目下将门给关了,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海如月的跟前,满脸悲色,“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海如月知道他忠心于萧家,很担心萧天振的安全,“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朱顺目光落在了她看不出什么异常的腹部,“夫人,那个鬼医说的是真的吗?”

    海如月手捂在了小腹,闭目摇头,一脸不堪,“朱顺,赤阳朱果的事已经告诉了你,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处境,万洞天府已经开始动手,我们必须想办法自保,我也是没了办法。”

    朱顺浑身一颤,踉跄着后退两步,语带颤音道:“是谁的?”

    他早就知道海如月跟别的男人有染,还不止一个男人,不止黎无花一个,早先海如月跟黎无花还没有那一层关系之前,就和金州的一些要员有点不清不楚。

    对此,他一直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他也明白,萧家到了那个地步,孤儿寡母想继续撑下去实在是艰难,海如月贵为赵国长公主其实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笼络人心。赵国朝廷巴不得控制住金州,又怎么会把资源给这位长公主利用。这位长公主唯一剩下的有用东西也只有美色。

    在他看来,海如月是为了萧家而做出牺牲,心痛也无奈,只能是支持。

    “咣当”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阴着一张脸的黎无花站在门外,冷冷瞅着屋里的海如月。

    将情况紧急上报,把事情做了安排后,他立刻赶了过来。

    屋内的人吓一跳,黎无花迈步而入,经过朱顺身边时,喝道:“滚出去!”

    朱顺黯然低头,一瘸一拐地走了。

    海如月则在步步后退,被步步而来的黎无花给逼得后退,黎无花的目光盯向了她腹部,她下意识双手捂住肚子,撞在了椅子上,跌坐,一脸紧张。

    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黎无花问出了同样的话,“是谁的?”

    海如月紧张害怕,卖弄同情,泫然欲泣道:“你说还能是谁的?”

    黎无花脸颊一抽,他其实也有猜测,海如月被软禁的大半年期间,除了他,别的男人根本无法和海如月勾搭。

    虽知她腹中骨肉是自己的,可黎无花还是愤怒了,啪!挥手就是一记响亮耳光,打的海如月歪倒在椅子上,“贱人,给你调养身子的丹药,你是不是停了?”

    海如月捂着瞬间红肿的脸,慢慢坐直了,泪流道:“我早就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调养身子的丹药,是避免我珠胎暗结的药物。”

    黎无花面露狰狞,“你故意的,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你?”盯向她腹部的目光泛起阴冷,一只手慢慢捏起了拳头。

    海如月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双手往腹部一捂,紧急劝说道:“我知道你们想杀我,可金州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萧家几代人的经营,树大根深,军、政、商处处是和萧家有很深牵连的人,全部清洗一遍就算是我下令,想一点动荡都不引起根本不可能,下面人没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家业毁于一旦,此事牵涉到那么多的人,万洞天府也不敢强力清洗,只能慢慢来,而这样做也会削弱金州的实力,对万洞天府也没什么好处?”

    “振儿被鬼医带走了,正好解决了赤阳朱果的后患,也正好证明了振儿的病的确和鬼医有关,谁能质疑鬼医无法治愈天阴损脉?目前能稳住金州局势的只有我是最佳人选,在万洞天府没了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为何要削弱金州的实力,能风平浪静为何要给万洞天府自己找麻烦?只要你据理力争,万洞天府会考虑的!”

    “鬼医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肚子里的是儿子,是你的儿子,只要我能继续坐镇金州,这金州的大权迟早是你儿子的,你儿子就是将来的金州刺史!无花,你一辈子无儿无女,难道这辈子就不想给自己家留点香火吗?鬼医说我肚子里的是儿子,难道你不信鬼医的眼光吗?我肚子里的骨肉是你的儿子啊!”

    她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握拳的黎无花目光闪烁,脸色阴晴不定……

    扶芳园的老八回来了,回到了牛有道的藏身之地。

    老八呆在金州,既是为了便于这边和金州的沟通,也算是被万洞天府扣押的人质,若不交还萧天振,老八也别想活着回来。

    陷阴山与鬼母谈判时,管芳仪派了老八去,金州这回又是派了老八去,可见老八的能力擅长沟通和谈判。

    “鬼医?”石桌旁亲自为老八斟茶的牛有道惊讶,“鬼医刑方带走了萧天振?”

    老八颔首:“没错,萧天振回到金州府城,还没踏入刺史府就被鬼医刑方给劫下了,是万洞天府的人亲口告诉我的。万洞天府让我带句话给道爷,说看在道爷守信的份上,不与道爷计较,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让你不要再拿此事做文章,别以为他们不敢和南州这边翻脸,闹起来对大家都没好处,让你消停一点!”

    牛有道皱眉,有点怀疑是不是万洞天府在搞鬼,免得他继续拿这事做文章。不过想想又不对,万洞天府没道理留下萧天振冒险,也就是说,当年搞出的鬼医弟子治病的事,真把鬼医那位真神本尊给惊动了?

    这并非是没有根据的事,之前鬼医弟子治病的事金州也一直没对外张扬,因为鬼医那边行事有鬼医的风格,不喜欢张扬。直到这边开始要挟出兵,万洞天府估计有点害怕了,才放出了点风声想撇清关系,结果真把鬼医给惹来了。

    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他牛有道之前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的,实在是令他无语。

    一旁的管芳仪也很惊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刑方居然出现了,而且目标明确,就是冲萧天振去的。

    这边的牛有道拿萧天振做文章,万洞天府也因萧天振而被掐住了软肋,如今连鬼医也冲萧天振来了,若说这个萧天振没问题,打死她也不信。

    管芳仪明眸目光忽闪个不停,满是狐疑神色地盯着牛有道打量,貌似想看出朵花来。

    旁站的袁罡也皱了眉头,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鬼医带走萧天振想干什么?”牛有道问了声。

    老八摇头:“不知道,我没看见,万洞天府也没说。”

    “鬼医居然会插手进来,也不知是福还是祸。”牛有道忍不住叹了声,继而伸手请老八喝茶,道了几声辛苦。

    待老八离去后,牛有道又问管芳仪,“你知道的消息多,有关那个鬼医,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他想尽量掌握点情况,心里也好有个准备。

    管芳仪翘个二郎腿坐着,摇着团扇,道:“这人神出鬼没的,我哪有什么他的消息,修行界无非有些有关于他的捕风捉影的传闻,一般人想找到他都难。对了,我当年倒是听人说过一嘴,说鬼医可能是魔教的人。”

    “魔教?”牛有道一愣,问:“怎讲?”

    管芳仪道:“说是别人找到鬼医难,唯独魔教的上一任圣女能轻易找到,说什么鬼医对圣女的话言听计从,说是鬼医欠了圣女的人情加入了魔教,圣女死后鬼医就离开了魔教。就这些,我也不知是真是假,说这话的人也是从别处听来的。”

    圣女?牛有道试着问了句,“魔教的上一任圣女可是那个和赵雄歌有牵扯的圣女?”

    管芳仪略怔,忽咯咯笑道:“忘了你是上清宗出来的,没错,就是那个和上清宗弃徒赵雄歌有染的魔教圣女,论辈分,赵雄歌应该是你师叔吧?若我听来的传言是真,赵雄歌有可能认识鬼医哦,要不你干脆找赵雄歌打听打听,肯定比问我强。”

    牛有道端茶喝水,不问了,最不喜欢别人把他和上清宗扯到一起。

    然管芳仪却不肯放过,“我说道爷,我们家老八为了你的事在金州做人质,差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今人家回来了,我是不是该给人一个交代了,那个萧天振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牛有道斜她一眼,“有些事情不用交代,你知道了也不敢告诉他。”

    管芳仪呵呵一声,“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了,告不告诉人家是我的事。”

    “你真想知道?”牛有道略带玩味地瞅着她。

    他这表情令她浑身不自在,感觉对方没安好心,可还是忍不住好奇,果断道:“想!”

    牛有道这回也干脆,“萧天振患有天阴损脉的绝症。”

    “这个不用你说,我知道。”

    “你知道?萧天振的绝症其实是我治好的。”

    “你?你还有这能耐?不对,这和眼前绕来绕去的事有什么关系?”

    “我从冰雪阁盗了点东西给萧天振治病。”

    “……”管芳仪一阵无语之后,脸色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然站起,回头就走,大声嚷嚷着,“许老六,快点收拾东西,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