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三三章 狗急跳墙

第四三三章 狗急跳墙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这话说的一片诚恳模样,凤若义和凤若节震惊了,一起看着他,这老货居然想娶咱妹子?

    凤凌波则斜睨了陶演两眼,心中郁闷,年纪一大把,想娶我女儿,亏你好意思说出口,老牛吃嫩草居然想吃到我家头上?

    农长广嘴角略抽搐,知道凤若男就算要嫁也不太可能嫁给这位,他事后很想把陶演的话告诉陶演的那位夫人,看陶家怎么个鸡飞狗跳法。

    “后事以后再说。”凤凌波把话题摁下,免得搞偏了方向,事都没成就讨论女儿嫁人的事,扯远了。“商朝宗身边还有十几名亲卫,对商朝宗忠心耿耿,又都是英扬武烈卫出来的老兵,久经沙场,不可小觑。这次不动手则以,一旦动手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拿下,不能拖延,一旦拖到天玉门的人赶来救援,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这话等于拍了板,就是要动手!

    几人一番秘密商议后,快速散去,各自回去挑选精干的可靠人马,不能走漏消息是首位的……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凤凌波亲自拿着急报来到后院,找到了亭子里交谈的陈庭秀和封恩泰,急报呈上,“二位长老,三派数百人马离长平城只剩数十里路,快到了。”

    两位长老轮流看过急报,负责这里的陈庭秀站了起来,“封师弟,你在此镇守,我去南城门那边看看三派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好!”封恩泰点头应下。

    不一会儿,陈庭秀率领一群修士飞掠而去,翻越城中民居的屋顶,直奔南城门方向。

    留守长平城的大半天玉门弟子跟了陈庭秀离去。

    从后院出来,见到等候在一道屋檐下的彭玉兰,凤凌波快步走了过去,低声道:“陈长老已经带人去了南城门那边,带走了大半人手。”

    彭玉兰微微点头,“我这里一旦把人调开,你那边下手务必要快,万一搞出大动静,他们从城门那边返回可要不了多久。”

    凤凌波:“你放心,预备了两千人马,只要你能把人给调离,人马杀进去顷刻间就能把那点人给解决掉,不会有误。”

    “我等你消息。”

    “我也等你消息动手。”

    两人错身而过时互相给了句,便各自离去。

    回到自己庭院的彭玉兰招了寿年过来,让他亲自走一趟,去请女儿凤若男过来。

    凤凌波则徘徊在政事堂内,精神亢奋,既紧张,又兴奋,深知成败就在此一举。

    没多久,凤若义、凤若节、陶演、农长广来到。

    一见四人,凤凌波立刻摆手,示意不必多礼,凑上前询问:“都准备妥当了吗?”

    农长广道:“大人放心,我们四个各挑选了五百精锐,只要得到大人命令,立刻能赶去目标地点换防,两千人马一旦杀入,那几个人绝无活命机会!”

    凤凌波目光冷冷扫过几人,沉声道:“记住,动手的速度一定要快,否则天玉门的弟子赶回来了,不但没了下手的机会,迎接我们的也将是巨大的麻烦。得手了,我们则平安,失手了,谁都别想好过。”

    陶演:“大人放心,只要稍给时间,不可能失手,两千刀斧手皆备有弓箭,如此多的箭矢齐发,就那一二十个人根本挡不住,更何况还有我们四个亲自上阵指挥,定不会失手!”

    凤若义和凤若节的神情皆有些凝重,尽管决心已下,但想到将来面对自己妹子的尴尬情形,也确实高兴不起来。

    可两人也清楚,父亲不但是为自己争,也是在为他们争,是在为整个凤家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成王败寇就在今朝!

    凤凌波颔首:“如此甚好,等我动手信号,不要露出端倪引人怀疑!”

    “是!”四人一起拱手领命。

    离府衙不远的宅院,也就与府衙隔了一条安静巷道,从府衙后门出来的寿年独自登门。

    寿年一出现,白遥也神出鬼没般出现了,拦在了寿年面前。

    对于这个头发花白的老管家,白遥也不敢太过放肆,论辈分人家还是自己的师叔,只因早年犯了门规被逐出了师门,是现任掌门当年把这位安置在了凤家,免得沦落为散修。

    所以这位管家如今跟天玉门的关系已经有些说不清楚,虽然逐出了师门,却还在师门的庇护下,其实跟还是天玉门的弟子也差不多。

    抱剑在怀一脸冷漠的白遥松开了双臂,放下了剑,以示尊敬,平静问道:“有事!”

    寿年道:“夫人找小姐,让小姐过去一趟。”

    白遥回头,挥手招了一下,一名同门弟子闪来,白遥让其请凤若男过来,没让寿年深入宅院内。

    两人在这里对峙了一会儿,去通报的弟子领了神色略有憔悴的凤若男过来。

    凤若男问寿年:“母亲找我有何事?”

    寿年微笑:“夫人没说,小姐去见了自然知道。”

    凤若男也没多想,她也正想见见凤家的人,奈何这段时间凤家的人面对她都有些心虚,颇有避而不见的味道。

    凤若男就这样跟了寿年离去,白遥也没有阻拦,他也没阻拦的理由。

    白遥回头看了眼陪同前来的商淑清,略点头致意,转身又离去消失了。

    远远止步的商淑清目送了凤若男离去后,也转身回去了。

    这段时间来,她知道嫂子夹在中间是最难过的人,一直在陪同安慰,怕嫂子会想不开出什么意外。

    将心比心,她也是女人,若是自己娘家人这样对自己,自己也难以接受。

    内宅的商朝宗等人很清闲,困在这里想不清闲都不行,忧虑在心中。

    临近宅院里的修士集群飞掠而去的动静还是引起了这边的注意,在阁楼上瞭望的亲卫将情况做了禀报。

    商朝宗几人碰头在一起,对外面的情况了解有限,分析不出什么来,但可以确定,不顾惊世骇俗如此集群离去,应该是有什么事。

    商淑清来到,告知几位:“哥,彭玉兰刚刚差遣了管家寿年前来,将嫂子给请了过去。”

    商朝宗一声冷哼,“她本就是凤家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蓝若亭有点无奈,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叹道:“王爷,王妃人不坏,只是有点男儿性格,早年的言行举止虽然经常惹王爷不高兴,但她已经在为王爷渐渐改变了,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王妃的心意。王爷,许多事情王妃也是身不由己,没人比她更难过,你要体谅她!”

    蒙山鸣发话了,算是伯父在管教,商朝宗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可他心里实在是腻味,早年他夺广义郡大权时,凤若男跟他吵闹,甚至是大打出手,如今凤家对他不利,凤若男却一声不吭……

    与这边隔了几条街道的小门小户的普通民宅里,袁罡爬到了围墙上,目送了一群修士飞掠向南城门方向。

    一张红脸已经抹成了古铜色,不做些伪装实在是太明显了。

    小院门开,乔装打扮后挑着筐的袁风进来了,袁罡回头看了眼,也从围墙上跳回了小院。

    关院门,放下担子,袁风快步过来,问:“老大,刚才那群修士动静不小,看到了没有?”

    袁罡点了点头,边朝屋内走去,“按时间算,应该是三派的人马到了引起的。”

    回到屋内,袁罡从立在墙边的竹杠内抽出一张地图摊开,正是长平城内的详细民居地图,摊开在了桌上,盯着地图问:“凤凌波手下的人马有动静吗?”

    袁风回:“暂时没看出有什么动静。老大,凤凌波真的会动王爷吗?”

    袁罡:“不知道!不过道爷已经把话点明了,天玉门目前不敢让王爷出事,真正要防备的是凤凌波狗急跳墙。”

    袁风:“有天玉门在,凤凌波能有机会下手吗?”

    袁罡:“不管有没有机会,盯紧他手下人马就没错。商朝宗自己本就是敢冲锋陷阵的武将,身手不错,手下的那些亲卫也都是好手,在没有天玉门参与的情况下,百十个人未必能轻易奈何他们。所以凤凌波不动手则罢,一旦动手不会只派一点人去,让弟兄们盯紧他手下人马,有任何异常立刻来报。”

    “明白了。”袁风应下,却又有些纠结,“老大,咱们只来了百人,凤凌波手下光这城内就驻扎了大批驻军,一旦我们跟他们交手,大军围攻之下,咱们根本没有脱身的可能!”

    袁罡抬头看来,“你怕了?”

    袁风苦笑:“不是怕,而是真的太危险了,咱们就算动手,也根本救不出王爷。”

    袁罡:“我有说跟他们交手吗?你想多了,先看看情况再说,我不会让弟兄们做明知不可能的事情。”

    ……

    “关城门!”

    南城门上,守将一声大喊,下面进出百姓立刻被阻隔,守在城外的士兵立刻回撤,厚重的城门在数十人的推动下,“嗡”一声合上。

    坐在阁楼内的陈庭秀走了出来,负手站在了墙垛前,一群天玉门修士跟着露面。

    众人远眺,只见前方官道上烟尘起,数百骑疾驰而来,隆隆蹄声逐渐清晰。

    城头军士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一张张守城用的重弩搬出上弦,对准了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