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一七章 两只锦囊

第四一七章 两只锦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彭又在又惊又怒:“什么叫做全部消失了?”

    弟子惶恐低头,这让他如何答的出来。

    殿内诸高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边怕动牛有道激怒商朝宗,一直在等着,等到把商朝宗与手下兵权进行了隔离,等到把商朝宗给掌控住了,这才准备控制牛有道。

    谁想好不容易等到时机成熟了临门一脚踹开了门,屋里却没了人。

    大家都意识到了,牛有道人刚好在这关头不见了,绝非什么偶然和意外,这边在等,那边也在等,两边在同一时间有动作,显然双方都是蓄谋已久。

    正是这个可能的蓄谋已久,令彭又在气急败坏,在殿内大步来回,一脸的怒不可遏。

    确切地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虽然两边都在蓄谋,可意义却完全不一样,这说明自己不知对方的预谋,对方却已洞悉这边的预谋。

    正因为对方可能洞悉了自己这边的预谋,彭又在心中有点焦虑。

    以前不管牛有道干出过什么事迹,无论是彭又在还是天玉门,面对牛有道还是有优越感的,那种高高在上俯视的感觉是有的,都知道牛有道需要天玉门的庇护,是在天玉门的地盘上讨生活。

    此时此刻,牛有道的突然消失方让众人意识到了不妙。

    方让彭又在体会到了扎心的感觉,甚至是心惊肉跳,若是真的跑了也倒罢了,怕就怕那家伙不会坐视商朝宗吃亏,那家伙一旦出手干预,还不知会搞出什么事来。

    来回踱步的彭又在停下,仰天轻叹一声,换了其他人也没什么,但这人却是…牛有道曾经的手笔终究是给了这边巨大的压力,竟让他无比的担心和忧虑。

    封恩泰的心情是复杂的,既庆幸又担心,庆幸牛有道跑了,他也就不用为难了,又担心牛有道针对天玉门搞事,这一次对整个天玉门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不容有失。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让人去找?”

    尽管知道找到牛有道的可能性很小,那厮可是能逃过晓月阁追杀的人,天玉门的这点势力想漫无目的的找到人有点够呛,可彭又在还是忍不住对前来禀报的弟子怒喝一声。

    “是!”那弟子赶紧应下,低着头迅速离去。

    略静默一阵,彭又在面对众人,道:“这事,大家议议吧,你们觉得他逃离后会不会插手商朝宗这边,若插手又会怎样插手?集思广益,早做准备!”

    “也许只是意识到了危险而逃跑。”

    “不见得,这家伙和商氏兄妹的关系匪浅,很有可能会插手。”

    “那你说他能怎么插手?燕国这边,三大派点头同意了的事情,不相干的人有那胆子介入吗?牛有道找谁都没用。”

    “燕国这边不行,他会不会找燕国之外的势力。譬如金州那边,他好像和海如月那边有点交情,海如月还亲自跑去过青山郡。倘若金州人马出手干预的话,那就麻烦了。”

    “这不可能。海如月那女人走到今天这一步,分得清利弊,现实的很,不会不明白拿下南州的盟友对金州是有利的。再说了,这种事情也由不得海如月做主,万洞天府不可能坐视自己的利益受损,不可能让金州出兵和咱们撕破脸?”

    “他和冰雪阁的关系好像有点不清不楚,他会不会找冰雪阁?”

    “他找冰雪阁,冰雪阁最多也是为他提供庇护,不太可能破坏规矩突然插手这样的事情。”

    一群人议论纷纷,讨论来讨论去,也没能讨论出个牛有道介入的可能方式。

    封恩泰在旁不吭声,他也不好说什么。

    “难道他能直接指挥调遣商朝宗手下的人马?”

    有人突然这么来了一句,立刻引起了彭又在的高度警惕,警觉道:“通知凤凌波,让督军人马做好监督措施,绝不能让牛有道和商朝宗的手下将领有联系……”

    山腰别院,屋檐下,蒙山鸣坐在轮椅上,商朝宗和蓝若亭站着,一个个静默无语。

    凤凌波以军纪管控为名,对所有对外的通讯联络金翅进行了控制,商朝宗这里的自然也不例外,这意味着这边所有的对外联系都要经过别人之手,商朝宗对自己的人马已经不能直接指挥控制。

    同时,这边被严密看守,想离开是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从凤凌波被推举为都督开始,有些东西就意识到了,可真正面对后,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可是这边压根没有选择,商朝宗身边一直有不少天玉门弟子保护,这些人既能保护他们,也能要他们的命。

    一名亲卫从外面跑了进来,禀报:“王爷,郡主来了。”

    商朝宗一喜,问:“道爷来了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真的没什么选择,事情一直在天玉门的掌控中,由不得他们,也只能是指望牛有道。

    说话间,商淑清已经快步而来,来到屋檐下对几人见礼,“哥,蒙伯伯,蓝先生。”

    “郡主!”蒙山鸣和蓝若亭一起行礼。

    商朝宗挥手让亲卫退下后,忙问:“道爷呢?”

    商淑清摇头道:“道爷没来,他说他还有事,说他明天再过来。对了,临别时,道爷送了我一只锦囊,说哥如果问起他,便让我把这只锦囊给哥打开看。”说罢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黑丝带绑着口的锦囊。

    实际上,牛有道给了她两只锦囊,只不过再三交代了使用情况。

    一个是这种情况下拿出一只给商朝宗打开。

    另一个则是在遇到了真正危机的情况下打开,在此之前不要拿出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一旦泄密,事情可能会出现变故。

    事关重大,牵涉到整个南州以及这么多人这些年的心血,牛有道叮嘱时不可谓不郑重。

    商淑清算是胳膊肘往外拐了回,真的按照牛有道的吩咐做了,暂时隐瞒了另一只锦囊的存在。

    台阶上三人的目光迅速落在了那只锦囊上。

    商朝宗跳下了台阶,迅速将锦囊拿到了手中。

    正要拆开一看时,蓝若亭忽皱眉道:“既是明天要来,何故要在今天送锦囊?”

    一句切中要点,蒙山鸣眉头猛跳了一下,“怕是不会来了。”

    商朝宗顿时急了,现在全指望着牛有道帮忙,牛有道要是跑了的话,那就完了,赶紧拆开手中锦囊,要看看里面是什么。

    见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商淑清忙劝道:“哥,不要急,道爷不是那种人。”

    她对牛有道还是有信心的,不认为牛有道能扔下他们不管,更何况也不像是要不管的样子,因为她手里还有为后事准备的一只锦囊,若真要扔下不管,没必要再为后面搞出一只来。

    商朝宗已将锦囊扯开,发现里面没别的东西,只有一张纸,打开一看,是一封信。

    迅速看过信中内容后,人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蓝若亭也下了台阶,凑近问了声,“王爷,信上写了什么?”

    “唉!”商朝宗轻叹了声,没说话,顺手将信给了他看。

    蓝若亭将信端平观看,看后亦无言。

    牛有道在信中的大概内容是说:让商朝宗见谅,他已经避祸暂离了,既是为自己避祸,也是为商朝宗避祸。天玉门已起了歹心,事关天玉门如此巨大的利益,这边不管谁挡天玉门的路,天玉门都不会客气。不管天玉门会不会动他,他都不能再留了,他若留下,所有人都捏在了天玉门的手上,死活都是天玉门说的算,一旦事成,天玉门又没了后顾之忧,不但他有危险的可能,就连商朝宗也会有危险。只有他脱身了,让天玉门有了顾忌,商朝宗才能安全。

    最后的话还是牛有道一直的意思,顺天玉门的意,帮天玉门拿下南州!

    落尾附了一行字,信观后即毁!

    信上意思就这个,主要就是解释了一下离开的原因,依旧没说要去干什么。

    信又到了商淑清手上,商淑清看后又给了蒙山鸣……

    数日后,设置在天玉门山腰的临时指挥中枢,相关人员再次碰头。

    彭又在领着天玉门一干高层也在现场,此时的凤凌波最大,站在首位,两个儿子身穿战甲站在他身后左右,威风凛凛。

    指挥这么多人马作战,天玉门压根没任何经验,也只能是靠边站。

    凤凌波目光环视众人一遍,铿锵有力道:“派出去的探子获得了一些新的情报,朝廷已经暗中调动了五十万大军秘密向南州上六郡集结,同时还有大量粮草秘密输往,情况对我们相当不利,不知各位对此可有什么高见?”

    众人沉默,彭又在对此也没办法,他估计逍遥宫、紫金洞、灵剑山对朝廷的行为也没脾气,朝廷不可能放任南州丢失没有任何作为,否则燕皇商建雄无法对燕国臣民交代。

    三大派也不可能对朝廷说,南州就让叛军给占了算了,朝廷若真有那么好说话,也不用打了,三大派直接发话就行了。

    盘根错节的事情本就是互相掣肘,朝廷毕竟还是燕国世俗中最大的势力,妄动商建雄必然要引发整个燕国动荡,对三大派没好处。

    朝廷不声张,非要暗中硬来,三大派也不好阻拦,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