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四零四章 风继续吹

第四零四章 风继续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蝎皇那根大柱子般的尾巴居然如此灵活。

    “唳!”俯冲下来的飞禽亦发出一声惊恐鸣叫,面对掀起狂风抽打而来的巨大尾巴已是躲闪不急。

    “走!”胡须人惊呼一喝。

    情急之下,三人从飞禽身上急掠散开,此时各顾保命,谁也顾不上谁,实在是那攻击气势一看就是能要人命的。

    砰!空中血雨纷飞,羽毛飞舞,飞禽当空被那巨大尾巴给拍烂了,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擎天柱般的尾巴横扫之后又抡空一圈,朝着眼瞎而不知落向的瞎子扫去。

    瞎子飞去的方向正是蝎皇奔跑的方向。

    金黄色的尾刺犹如一支大金锥,且锋利,在阳光下金灿灿,呼啸刺去。

    瞎子的听力还是不错的,察觉到了危险,翻身挥手,狂轰出一掌,欲在空中借力脱身。

    “瞎子!”

    胡须人和无须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惊叫,脱险后二人才意识到这种情况下对目不能视的瞎子有多不利。

    咣!金黄色的锋利尾刺轻易钻破那一掌罡气,瞬间噗一声扎进了瞎子的胸膛,贯穿了瞎子的身体。

    “啊!”挂在巨大毒刺上的瞎子发出凄厉嚎叫,晃动着四肢。

    两只螯钳抬起接了尾刺上递来的猎物,一股脑地钳下往嘴里一塞,众目睽睽之下将瞎子给活生生嚼了,吞噬了。

    这几乎是转眼的事情。

    跟在空中的彩羽飞禽上的男女见识了蝎皇的强悍防御力和攻击力,相视无语。

    蝎皇依然在向前狂冲,抱着苏照的袁罡在风中扭头,光着带血的结实上身,乱发飘舞中回看。

    胡须人和无须人在群蝎中起落不停,躲避攻击,脸色很难看。

    瞎子对晓月阁来说,是个宝,属于重点保护对象,如今因为这次的任务折损在这里,两人回去真的很难交差。

    庆幸的是,出手杀了瞎子的是罕见的蝎皇,这属于不可控的事件,多少还能应付解释。

    现在的问题是,目标有了蝎皇的保护,蝎皇刚才的攻击威力两人也见识了,两人又身处蝎子大军中,没了飞禽落脚,再这样耗下去,一旦法力不济,两人将要死无葬身之地。

    到时别说蝎皇,一群沙蝎也能把他们给弄死。

    两人最终停下了追赶,等到下面的沙蝎大军如潮水般过去后,方漂落在了地上,目送周围零星奔跑的沙蝎追随那一溜尘烟远去的蝎皇,两人已经没了再穷耗法力追下去的必要,只能眼睁睁看着目标跑了……

    乱发中,袁罡亦在回头目送,之后又抬头看向了空中,不知那彩羽飞禽上的二人是不是敌人,看穿着打扮不像之前追杀的晓月阁的人。

    “这究竟是什么人?”彩羽飞禽上的女人盯着下面抱着人的袁罡问了声。

    男人也在盯着,平静道:“不知道,我也是头回见到能驾驭沙蝎的人,驾驭蝎皇更是闻所未闻。”

    女人问:“他们要去哪?”

    男人:“不知道。”

    怀里的人动了一下,似乎被一路急速迎面的狂风给吹醒了,袁罡低头看去。

    只见苏照已经睁开了双眼,脸颊潮红,两眼灵动着异样神采,目光不像之前那般黯淡无神。

    这一幕令袁罡心弦一颤,这种情况他见识过,像是回光返照。

    苏照看到了奔腾的沙蝎大军,却看不懂自己在什么东西上面高速前行,抱着她的袁罡明显没动静,不像在奔跑。

    实在是蝎皇的体躯够大,不隔开一定的距离来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的确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轻轻问了声,“我们在哪?”

    事情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袁罡只能鼓励道:“再坚持一下,我们已经脱险了,很快就能到无边阁。”

    “脱险了吗?”苏照明眸眨了眨,微笑道:“真好!”

    明眸直盯盯看着他,脸上挂着淡淡微笑,口角又有血迹渗出。

    袁罡意识到了什么,忽然仰天“啊”一声咆哮。

    沙漠中哗啦啦一阵动静,蝎皇骤然停止了奔跑,袁罡一只脚蹬在了蝎皇甲壳的凸起部位才没被甩飞出去,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稳,减少苏照的痛苦。

    蝎皇急剧晃动着尾刺,发出剧烈嗡嗡声。

    狂奔的沙蝎大军紧急停下,却不可避免地撞翻了许多。

    上空前飞的彩羽飞禽绕了一圈,也回来了,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在上空盘旋。

    袁罡仰天大声道:“可敢下来答话?”

    彩羽飞禽上的男人施法发声道:“有何不敢?”

    话落,彩羽飞禽已是盘旋着下落。

    女人偏头看了男人一眼,知道他既然敢这样接近,就不怕蝎皇。

    然而彩羽飞禽似乎有些怕蝎皇,降到一定的高度便不敢再降落了,“咕咕”口中发出委屈的鸣叫。

    男人伸手一搀女人的胳膊,一个闪身落下,直接落在了蝎皇的身上。

    彩羽飞禽立刻如释重负,再次升空而起。

    男人和女人先察觉了一下脚踩蝎皇的感觉,犹如踩在坚硬的石头上,又双双看向袁罡打量。

    女人多看了袁罡怀中的苏照两眼,之后又再次打量这个体魄健壮充满狂野气息犹如荒古中走来的男人。

    袁罡也在打量他们两个,最终问了声,“你们是晓月阁的人?”

    男女再次相视一眼,从这话里听出了些许端倪,男人道:“不是!刚才追杀你的人是晓月阁的人?”

    这是袁罡想要的答案,从蝎皇头顶走了下来,抱着苏照走到了二人跟前,道:“她坚持不住了,我不是修士,对她的伤势我无从下手,帮我救她!只要能治好她,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们,绝不反悔!”

    苏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眼中有泪光,这个男人始终都是不会抛弃她的。

    她的微笑中泛起了泪光,跟了这个男人她真的不后悔,哪怕是遭遇了这样的劫难,真的不后悔。

    对面的女人也眨了眨眼睛,凝视着袁罡。

    男人诧异道:“你不是修士?”

    袁罡:“不是!只要能救好她,我不跟你们谈条件,我都答应你们,先救她!”语气中的恳求意味难以掩饰。

    一直很淡定的男人,此时明显有些惊讶,他有点无法想象,不是修士居然能驾驭沙蝎,还能驾驭蝎皇?

    他也看出了袁罡这个时候没必要对自己撒谎。

    同时也看出了苏照的确是不行了,当即指了指下面,“先把人放下!”

    袁罡身子一矮,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将苏照放平在了蝎皇的身上,然后将刀扔开了些。

    放弃了兵器,以示自己没有歹意,伸手请对面的男人帮忙救治。

    女人盯着三吼刀,眉头挑动了一下。

    背剑男人也单膝而跪,伸手去查探苏照的伤势,沉思查探中忽然偏头看向了苏照的脸,目光略凝。

    苏照的眼睛已经闭上了,眼角有泪珠滑落,脑袋无力偏向了一旁。

    男人的手慢慢离开了苏照的身体,慢慢抬头看向盯着苏照的袁罡,叹了声,“很抱歉,有点晚了,我无能为力,她已经走了。”说罢慢慢站了起来,后退一步,退回到了女人的身边。

    袁罡一声未吭,他看到了,苏照握着他手的手已经无力松开了,他懂的。

    上空彩羽飞禽依旧在盘旋。

    男女并肩而立,看着他,偶尔看看四周静伏在沙地上的沙蝎大军,竟如此温顺。

    袁罡无喜无悲,单膝跪在苏照身边,盯着苏照看了许久。

    最终,他从破烂裤子上撕下了一块布,擦拭苏照口角和脸颊的血迹。

    有些血迹已经干了,擦不干净。

    女人略抬手示意了一下,男人从腰上解下一只精致的皮水袋,扔在了袁罡跟前。

    袁罡也不客气,扔掉手上带血的破布,又重新从裤腿上撕了一块,拿了皮水袋拔开塞子,倒水打湿破布,继续为苏照清洁面容。

    之后,袁罡又抱起了双手无力下垂的苏照,环顾四周,茫茫沙漠,去哪?

    “呜!”袁罡忽仰天发出一声悲鸣咆哮,长发在风中飞舞。

    蝎皇的尾刺再次急剧摇晃。

    四周的沙蝎大军附和,不一会儿,由此为中心,沙蝎纷纷就地刨坑,纷纷钻入了沙地之中。

    沙蝎大军如涟漪般荡漾着消失了,只在沙漠地面留下了刨坑的痕迹。

    蝎皇又开始动了,开始急速奔跑,独自驰骋在空旷的沙漠中,没有同类,风继续吹!

    女人有点站不稳,男人伸手扶了她胳膊,又双双看向四周,感受着骑乘蝎皇在沙漠中驰骋的感觉,这机会还真不是谁都能有的,别样的体验。

    三吼刀无人顾及,在偶尔的起伏中,慢慢向蝎皇背甲的边缘滑落,袁罡的心思也不在三吼刀上。

    倒是女人伸手指了一下,男人五指虚抓,三吼刀凌空飞起,落在了他的手中。

    男女好奇袁罡和蝎皇要带他们去哪。

    不知跑了多久,蝎皇突然停下了,一双螯钳向沙地中伸插下去,几只脚一起刨动,带着背上的几人一起朝沙地中钻下去。

    摇晃中,男人身上涌出护体法罡,稳住了身边的女人。

    见袁罡也在摇晃,手一挥,护体法罡将袁罡也一起护住了。

    四周很快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能感觉到沙子在四周滑动的声音,男人翻手亮出了一颗夜明珠,几人方看清自己一直在往沙地深处钻。

    地底的压力都由男人承受了,有他的护体法罡加持,袁罡和女人都感觉不到任何压力。

    蝎皇忽停下了,地底猛然动了下,传来震响,蝎皇似乎在击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