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九九章 追逃

第三九九章 追逃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袁罡明白了她为何而绝望哭泣,能嗅到常人嗅不到的气味而追踪的人,已不是简单的掩饰能解决的,这正是一种从纷杂气味中甄别锁定一种气味的能力,只要你身上还会散发那种气味就难以逃过人家的嗅觉。

    人一旦具备了这种能力可比狗可怕的多,狗不具备人所具备的逻辑思维计算能力,对狗来说,一旦气味中断,很容易陷入困惑。

    两人也不可能一直躲在水里憋气,总是要呼吸的,一呼吸就有气息泄露。

    已经快要逃离齐国境内,没想到还遇上了这样的事。

    现在很显然,就算逃离了齐国境内,对晓月阁来说并无国界之分,照样能追杀。在这一点上,晓月阁能做到骁骑军都做不到的事情,骁骑军不敢以大军越境闯入他国追杀。

    他环顾四周,空旷,找不到其他的人和活物来帮忙,不然可以脱下身上衣物让其携带离去,起码能多做一些干扰。

    不过他依然沉着冷静,目光很快锁定了远方的高山,沉声道:“苏照,不到最后不能轻言放弃,找找别的环境说不定还能想到办法,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地势能帮我们的忙,最好能找到一些我需要的材料。”抬手指向了远处的高山。

    随后哗啦一声脱水爬上了岸,背在身后的斩马刀抽出插在了地上,身后的包裹也扔下了,又伸手一把将苏照也给拽上了岸。

    回头,他又扬起湿漉漉的胳膊试了试风向,之后迅速俯身揪草,快速扎出了一只大草团。

    “脱衣服,快!”袁罡催促一声,自己迅速脱下外套,脱的上身光溜溜。

    “……”苏照愕然,大概知道他不是别的意思,可是看了看四周,让她一个女人这样脱衣服未免也太那个了。

    袁罡二话不说,拉了她直接动手,快速帮她宽衣解带,也帮她把上身给脱光了。

    两人虽然不是第一次光溜溜相见,但还是羞的她双手捂住胸部,紧张兮兮地看向四周,一时间倒是冲淡了那份绝望情绪。

    袁罡无心欣赏春光,“包裹里的衣服快换上。”

    苏照立刻蹲下打开包裹,捡了同样是湿的衣服出来,仓惶穿上。

    而袁罡则将两人脱下的衣服打包在了草团上,以草扎紧,将草团放入了水中,任其载着衣服随波逐流。

    不管有没有用,两处气味的散发,多少能对依靠嗅觉搜寻的人产生一些干扰,能争取到一点时间最好。

    苏照看明白了他的举动,问:“你在地上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岂不是要暴露行踪?”

    袁罡:“虚虚实实,兵不厌诈!如果左右是逃不了,也不在乎会不会暴露,试试总没错。”

    稍候,苏照将衣服穿好,袁罡提了包裹背上,拔了斩马刀,“走!”说罢率先疾驰而去,跑的飞快,连上身的衣服都懒得穿了,就这样光着膀子奔跑。

    苏照有点惊讶于他的奔跑速度,捡了包裹背上,提剑急掠追去。

    追上后,一把抄了袁罡的胳膊,带着一起飞掠,但是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拖着袁罡这么一个大块头御气而行不拖累才怪了,如此一来两人的飞掠速度反而比不上袁罡的奔跑速度。

    “这样不行,影响速度,放开我。”袁罡招呼一声。

    苏照:“看山跑死马,你凭体力能跑多久?”

    “试试便知!”袁罡就这句话,没有解释什么,落地时,强行一挥胳膊甩开了她的搀扶,再次迈开双腿疾驰,速度反而更快了,如一阵疾风唰一声在草丛中掠过。

    一身的肌肉疙瘩随着他的奔跑动作,有节奏的律动,极具雄性美感。

    苏照开始还认为袁罡是硬逞能,但跟了一阵后,渐渐有些吃惊,发现袁罡似乎有用不完的体力,一直保持着疯狂驰骋的速度,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

    唯一的变化是,袁罡的呼吸之间,口鼻中渐渐有淡淡红雾循环。

    苏照睁开法眼一看,竟隐约发现有天地灵气开始钻入袁罡的体内,这令她相当震惊。

    若说袁罡是修士,可她又很清楚,袁罡根本不具备法力,否则也没必要靠两条腿徒步跑路……

    一只巨型飞禽沿着草原上的蜿蜒河流低空滑翔,上面站着三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

    站在最前面的,帽檐下蓄着较长的留海,灰白头发遮挡着眼睛,不时抬着鼻子扇动鼻翼在空气中嗅着。

    不经意间,被风撩过的留海下能看到空洞洞没有眼球的眼眶,有点可怖。

    身后两人则在光天化日之下戴上了一张黑色面具,洞眼中的目光仔细搜寻着四周。

    两人一个留有胡须,一个没有胡须。

    突然,胡须人目光一定,一个闪身从飞禽上掠了下去。

    无须人则迅速伸手扶了瞎子的胳膊,一起飞身落向了下方。

    到了下面,无须人才明白了胡须人的举动,这里的草地明显有被人搂过的痕迹。

    “瞎子,你感觉一下这里。”胡须人说了声。

    低着头的瞎子道:“不用感觉,这里的确留有他们的气味,只是有点奇怪。”

    胡须人:“怎么讲?”

    瞎子抬手指去,“河流去向的上风向也有他们两个的气味飘过来。”

    胡须人看了看地上草被揪断的痕迹,“应该是做了什么手脚,搞不好是搭了个什么草窝子载了什么东西顺流而下故意迷惑我们。”

    无须人道:“白长老,可是这痕迹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吧!从之前来看,对方的反跟踪能力极强,怎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痕迹给我们,会不会是在故意误导我们?你那徒弟可是知道瞎子的能力的。”

    胡须人扭头看向了袁罡奔跑时在草丛中留下的一些痕迹,目光顺向了远方的高山,又扭头看了看河流去向,沉声道:“虽然调用了前面区域的人手拦截,可还是得防备他们做手脚,你和瞎子继续前去搜寻。这里的草痕还是新痕,如果从这边跑了,应该也没跑太远,我顺这条线去看看情况,回头顺流向去找你们。若你们那边有误,立刻折返沿我留下的标记来寻。”

    “好!”无须人点头应下,扶了瞎子的胳膊一起腾空而起,落在了上空盘旋的飞禽上。

    胡须人亦追寻着草原上留下的痕迹一路追去……

    如履平地,一直到山顶,眼前的情形让袁罡心凉了一半。

    山上光秃秃的不说,一山之隔宛若两个世界,一边是浩瀚草原,一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在河道里潜行了一段时间,河流弯弯曲曲,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经过几个岔流也不知到了什么位置,只是根据大概的方向知道快要出齐国边境,此时才发现已经到了沙漠边缘地带。

    袁罡还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复杂地形可利用,能找到一些做滑翔翼的材料就更好,也许可以利用这高山脱身。

    现在才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这山上竟然连个躲藏的地方都不好找。”袁罡观察着四周说了声。

    苏照苦笑:“瞎子来了,最好不要躲藏,躲藏等于是坐着等死…”话音一顿,猛然拉了袁罡的胳膊一起蹲下,指了个方向,“有人来了。”

    袁罡在一块石头后面冒头看向山下,隐见远处有一个黑点快速朝这个方向而来,若非对方的黑衣明显是不容易发现的,不由说道:“好像是顺着咱们来的路线来的,是瞎子吗?”

    苏照:“瞎子不会一个人行动,但只要是晓月阁的人,能找到这里,就说明瞎子离这里也不远了。”她的语气中满是焦急意味。

    袁罡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沙漠,“不能再等了,能逃多远是多远,坐等是等不来机会的,路上再视情况寻找有利时机。实在不行的话,看看躲进沙子里有没有效果。”

    两人也没了选择,一个瞎子的出现,断了他们许多的逃逸可能性,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两人略作交流,没有直接冲下山闯入沙漠,这里的地势居高临下很容易看清眼前沙漠里的动静。

    苏照挽了袁罡的胳膊,向山的一侧斜飞下去。

    下山不比在平地,袁罡的奔跑速度比不上苏照带他飞掠滑行下降。

    到了山脚,也并未进入沙漠,而是沿着山脚疾驰,绕到了突兀入沙漠的山势的另一边,找了个能遮挡之前山顶视线的地方,方正式闯入了茫茫沙漠之中。

    这次袁罡也没有拒绝苏照的携带,任由苏照带着他飞掠,苏照每落地再起时,都会顺便施法抹去留在沙漠中的足迹……

    一袭黑斗篷连同人飞掠上了山顶,胡须人冷目扫视这片沙漠,不见人影。

    按照追查的路线,一个纵身从高空直接飞掠而下,落足沙漠之前,从空中仔细打量沙漠上可有任何涉足的迹象。

    落足后,左飞一阵,右飞一阵,绕了一大圈,结果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他又迅速返回山顶,再次登高远眺,目光很快锁定了一侧遮挡视线的那条山势走向,人如苍鹰般腾空而起,迅速飞掠而去。

    落身在那条山脉突兀入沙漠的前端,胡须人极目远眺一阵,又一个纵身而下,飞落在了沙漠中。

    冷目环顾一阵,突然目光一闪,刹那腾空而去,朝袁罡和苏照逃逸的方向紧急追去。

    苏照虽然抹平了自己留在沙漠中的足迹,但粗略之下想抹平到浑然天成有难度,多少还是有瑕疵,只要有心留意到,自然能发现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