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九二章 生猛的凡夫俗子

第三九二章 生猛的凡夫俗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冲击波狂暴,山中夹道间已是哀鸿一片,不少人已是炸的血肉模糊,更有一片残肢断腿飞落,大多人当场毙命。

    炸药的量不小,都是袁罡当初响应牛有道的要求,要在齐京制作骚乱时所准备的,没在齐京派上用场,这回全部用在了此地,只为了对目标一击致命。

    气爆狂烈,稀里哗啦的土石、残肢断腿、车马碎木,还有鲜血皮肉,纷纷坠落。

    “啊!”倒在地上的人,有人抱着缺失的、血淋淋的腿根哀嚎。

    有人翻滚中越发痛苦,从身上拔出了铁钉。

    袁罡在炸药中添加了大量的杀伤金属,铁钉之类的东西,还是为了对目标一击致命提升破坏力。

    连道爷都数度提及的危险人物,袁罡动了杀心,也下了狠手!

    突袭,而且是让人措手不及没有任何反应时间的突袭,大部分人基本都在剧烈爆炸中被掀了个人仰马翻。

    膨爆的气浪中,当场炸死的不说,那些被震飞在地晕晕乎乎的还来不及爬起的,不管伤的如何,只要是还能动弹的,嗖嗖箭矢已朝这些人射来。

    从青山郡陆陆续续弄来的五十来副九子连环弩,袁罡全部集中在了这次的行动中,这些特制弩箭的贯穿力远非普通弓箭能比。

    有人身躯连颤,刚要爬起,便被数支箭矢给钉在了地上。

    有人刚翻身,一根长针般的钢钉“噗”一声直接贯穿头颅,瞪大着眼睛倒下。

    有两人从掀翻的战马上、从爆裂的气浪中冲天而起,嗖嗖急射的箭矢也主要招呼向了这两人,其他人基本上都在这一轮的突袭中倒下了。

    冲天而起的两人也被这异乎寻常的突袭给炸懵了,瞬时反应过来冲天而起时,已急速施展出了护体法罡,抵御急射而来的箭雨。

    一根根筷子般粗细的钢针与普通箭矢不一样,短距离内的杀伤力和攻击力非常强悍,却硬生生被二人体外的护体法罡给陷住了,进不了也掉不下。

    一半边身子满是血的修士,人在空中,鼻孔突涌出一股鲜血,被后续急骤射来的强弩箭矢攻破护体法罡,手中剑一阵乱劈,劈出一阵丁零当啷的金属交击乱响,劈出了火星,挡住了前面却未能及时挡住后面,被射成了筛子般掉落。

    另一名修士凌空翻身蹿入了密林之中。

    “追!”袁风一声喝,领着那边二十来名脸上摸泥身上披草的‘刺客’一起转身冲入了山林中。

    一群人一个个如野狼般,不顾山中的地势和荆棘阻碍,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第一时间端着强弩像狼一样疯狂冲入山林。

    那名修士在树冠上飞掠,地面狂冲的一群人边追边射。一部追射,一部追击之余迅速为弩机上箭矢,轮流交替,不给对方喘息之机。

    一群人狂追不放,一路追着射杀,平常的艰苦训练在这山林中体现出了应有的素质。

    而就在袁风率人追杀的同时,袁罡提着斩马刀怒冲而出,冲向那名掉落地面的修士。

    那名修士身上被箭矢插的如同刺猬一般,嘴中呕血,却仍挥剑朝袁罡怒劈出一道剑气。

    剑气如一道无形气刃,呼啸着划破空气。

    袁罡挥刀横斩,砰一声震响,硬碰硬凭着蛮力将那道剑气给劈溃。

    爆开的气浪中,袁罡身上披着的草枝掩饰物扯飞,落地旋身,顺势挥臂带出一刀。

    当!那修士提剑硬挡了一记,手中剑震飞,口鼻涌出大量鲜血,晃动着插了一身的箭矢震的连连后退。

    袁罡双脚蹬地冲出,双手持刀带出一记横斩,斩出一蓬血雨。

    那修士瞬间拦腰断成两截倒地,袁罡头也不回,健步如飞,提着斩马刀冲进了对面的山林,如猎豹般在林中嗖嗖穿梭,爬坡蹿林如履平地,稍有阻碍的树枝皆被他迎面一刀给斩飞。

    他怕袁风等人出事,紧急赶去。

    另一面山林中的二十余人已经冲下山坡,有几人第一时间冲那斩成了半截、上半身还在动弹的修士补射,嗖嗖几箭将那修士脑袋给钉在了地上。

    余者互相打着手势,快速清查现场,几乎都是以手势交流,很少说话,发现还有能动弹的,立刻照对方脑门上补射上一箭,毫不留情。

    确认不再有活口后,迅速清理战场,将现场的箭矢进行拔除,所用箭矢要尽量全部带走,尽量不在现场留下他们特殊的作战痕迹。

    而在这段山路的两头入口和出口,有人守候着,拦截可能会出现的路人。

    冲入山林中的袁罡很快追上了袁风他们。

    他们把人给追丢了,对方在树冠上飞掠,他们在山林中追击处于劣势,跟不上。

    袁罡冲来,双方没有语言上的交流,袁风打了个手势,指向了敌人逃窜的方向。

    袁罡嗖一声从他们身边冲过,迅疾如风,向敌人的逃窜方向追去。

    袁风扬手,止住了追击的众人,拍了拍手中弓弩,往来路回指了一下,一群披着草皮看不清面容犹如野人的队员立刻回头搜寻射出的弩箭,对自己留下的痕迹尽量进行清理……

    冲出山林的修士,落在草原上回头看了眼,见无人再追来,估计那群地上跑的刺客应该也无法追上自己,慢幅度动作拄剑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自己满身鲜血的身上。

    并非是在追杀中受伤,那些弩箭并未伤到他,而是那没有任何事发征兆的突然爆炸将他给重创了,当时太突然了,他几乎都来不及施法抵御,硬生生以血肉之躯硬抗了那一记剧烈爆炸还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庆幸。

    双耳至今还在嗡嗡响着。

    一只眼睛模糊了,看不清东西,伸手摸上那只眼,发现眼眶中有异物,忍痛拔了出来,连那眼眶里的眼球给一起拔了出来,一看,是根钉子。

    他能感觉到,突袭的不是什么修士,心中的悲哀无法形容,自己居然栽在了一群凡夫俗子的手中。

    钉子一扔,手摸上眼眶外挂着的眼球,再次忍着剧痛将那颗已经废了的眼球给扯了下来扔掉了。

    随后挺胸施法,身上噗噗连响冒血,几十枚在爆炸中射入体内的异物被他强行施法驱逐了出来,弹落在草地上。

    这里刚施法封住身上大大小小的创口,后方似有异响,他回头一看,只见一脸上抹着泥巴、手上提着斩马刀的高大汉子冲出了山林,提刀朝他急速冲来。

    他又惊又怒,惊的是自己身负重伤,怒的是区区凡夫俗子居然敢一个人追来追杀他这个修士。

    一个人他不怕,他怕的是那群利用特殊强弩的人又会追来,他的身体受了重伤,怕出什么意外,当即不再拖延,二话不说,闪身而起,朝草原深处掠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袁罡,见对方跑了,立刻全速狂奔,地面上的草浪唰一下分开向两边,任由冲破。

    在这平坦的草原上,没了什么阻碍,奔跑速度越发狂野。

    修士在前面飞起又落地又再次飞掠,袁罡追在后面,提刀狂追。

    那感觉就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穷追不舍。

    又像是一只在草原上疯狂驰骋的猎豹,追着一只惊弓之鸟。

    修士偶尔回头看上一眼,越看心越慌,他想问一句,这家伙是人吗?

    他从来没见过靠两条腿能跑这么快的人,也不知自己今天倒了什么霉,居然碰上几十个凡夫俗子敢和修士开战的事,而且还是主动进攻,如今又被这么一个奇怪的疯子穷追不舍。

    问题的关键是,他不但受了重伤,身上还有那么多创口需要施法压制,他不可能点住太多穴位影响法力的施展,同时又在拖着重伤的身体施法飞行,法力消耗迅速。

    一跑一追,飞掠逃跑的人起落的间距越来越短,穷追不舍者的速度却是一直未曾慢下来。

    指望能甩脱的修士真正是提心吊胆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凡夫俗子,能跑这么快速度不减不说,好像还永不知疲倦似的,这体力还是人吗?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修士的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见袁罡始终是一人追击,不见远处有其他人来,落地的瞬间突然转身,反方向朝追来的袁罡扑去。

    一个飞速扑来,一个飞速冲去,两人瞬间迎面冲撞。

    修士凌空一剑,劈出一道凌厉剑气。

    袁罡突然纵身跳起,动作迅疾,越过那道凌厉剑气,弹跳力惊人,一越就是三丈高,双手持刀狂劈向对方。

    砰!地面被剑气犁出一道沟,草屑泥土纷飞。

    空中两人瞬间冲撞在了一起。

    没想到对方能蹦这么高,修士吓了一跳,赶紧挥剑横拦那带着破风咆哮声劈来的一刀。

    咣!震响。

    一股恐怖的蛮力从剑上导来,这力气真正是大的惊人,需知他可是金丹期修士啊,虽然他现在受了重伤,但一刀将自己手中剑给震飞了,依然将他吓了个魂飞魄散,不知自己遇上了什么样的怪胎,头回见到这么生猛的凡夫俗子,这还是凡夫俗子吗?

    手中剑飞,胳膊震的发麻,身上创口压制不住顿时冒血,人也震的跌落向地面。

    袁罡手中刀也好不到哪去,斩马刀硬生生被对方的剑给斩断了,这把斩马刀的质量明显远不如修士手中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