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八九章 齐京烟云

第三八九章 齐京烟云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清晨,湖畔,草叶上点点露珠。

    帐帘一开,昊真走了出来沐浴晨光,一个深呼吸,有青草芬芳。

    守候在帐外的王府太监木九微微躬身,“王爷节哀!”

    大丘门的车不迟、玄兵宗的谢龙飞、天火教的高渐厚,皆在旁沉默拱手。

    节哀?正张开双臂扩胸的昊真一怔,慢慢回头看向他,等待下文。

    “王爷,接到家里面的书信,王妃在王府遇刺……”木九神情沉重,将这不幸消息娓娓道来。

    听完消息,一向低眉顺眼的昊真宛若换了一个人,眼睑猛睁着,目露森森寒意,能感觉到一股杀机从他体躯焕发出来,气势逼人!

    此时的英王,和大家平日里所见的英王,判若两人。

    绷着脸颊的昊真就一句话,“谁干的?”

    木九:“目前还不清楚,陛下震怒,已在京城掀起腥风血雨彻查!”

    昊真哼哼冷笑,忽一声厉喝:“备马,回京!”

    “且慢!”车不迟突然抬手阻拦,“王爷,您是奉陛下旨意出来办差的,冒然回京,不妥!王妃遇难固然让人哀伤,可王爷隐忍这么多年,岂可在今朝破功?这也不是王妃愿意看到的,还请王爷为大局着想!”

    木九摆了摆手,“车先生,何谓隐忍?隐忍有小隐和大隐之分,小隐人人可查,真正的隐忍是大家不知在隐忍,若是遇上这样的事情,王爷也不冲动上一回,上至陛下,下至群臣,怕是都能看出王爷是个善于隐忍之人。王爷的决定没错,该回去,犯点错也没关系,虽然容易遭人攻讦,但这个时候,陛下会宽容的!一个容易犯错的王爷,才是一个让某些人放心的王爷!”

    闻听此言,车不迟略默。

    谢龙飞颔首道:“总管言之有理,我也赞成回去。”

    高渐厚也点头,“牛有道拜托给王爷的事情已经办完,齐国地域宽广,这清查皇产的事没个一年半载是查不完的,久离京城未必是好事,正可趁机回去。”

    木九朝昊真拱了拱手,迅速转身而去,吩咐人准备坐骑。

    没多久,驻扎的营帐开拔,以昊真为首的先期人马已是隆隆疾驰而去……

    青山郡,茅庐。

    牛有道的山庄一直以来没有名字,茅庐是管芳仪取的名,有对这穷乡僻野鄙视的意思。

    鄙视归鄙视,不过还是得老老实实在这里住着,也的确是比在齐京的时候自在自由的多,也不用再逢场作戏了,逍遥自在。

    后牛有道觉得“茅庐”这名字不错,就用了,匾也挂了上去,他亲笔所书的“茅庐”二字。

    亭台楼阁间,摆放着段虎从外面接应的装有一只金翅的鸟笼子回来,牛有道和管芳仪围着转悠。

    这只金翅是晓月阁派人送来的,对方接受了牛有道的建议,与牛有道建立了直接联系渠道,有要事可用这只金翅来联系。当然,这边也给了对方同样的回礼。

    “这只就不用送去五梁山了,就放这里养着吧。”牛有道拒绝了段虎的建议。

    说到五梁山,公孙布就来了,带来了英王妃遇刺的消息,还有因此事在齐京掀起的风波。

    “英王妃遇刺…”牛有道嘀咕,有点疑惑,英王昊真不在京城,这刺杀摆明了就是冲王妃去的。

    杀王妃有什么用?是谁要杀英王妃?这个问题在牛有道的脑海中深深徘徊……

    武历五二五年,齐国英王王妃在王府遇刺,齐皇昊云图震怒,血洗齐京,无辜牵涉进来的官员、商贾、平民还有修士众多,抄家者以百计,遭屠戮者以千计,上万人被罚往边军充当劳役。

    有些事情虽然查不出真相,但任何有嫌疑者都没好果子吃。

    晓月阁亦损失惨重,齐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君令所到之处,齐国境内大大小小的修行门派纷纷配合,导致晓月阁在齐国境内的不少据点遭到拔除,下面的不少档口遭到血洗。晓月阁胆寒,此时方知自己这边已经有不少人在朝廷的监视之下。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胆寒之余,晓月阁也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虽然遭遇了沉痛打击,不过隐患暴露了出来,未必不是好事,也许可免后患。

    一场风波渐渐消停,已是几个月后。

    皇宫侧门,一辆马车出来,车内偶尔传来一阵咳嗽声。

    马车行驶在京城街头,七拐八拐,进了一座院子。

    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下了车,帽子一掀开,正是邵平波。

    邵三省迎接,陪同回了内院。

    回屋帮忙卸下斗篷后,邵三省问:“大公子,可有见到齐皇?”

    邵平波颔首,“事情成了,三万匹战马出关没问题,你即刻安排人采购。”

    “太好了!”邵平波兴奋不已,对这位大公子可谓佩服的心服口服,前番在赵京已经搞定了赵皇海无极,这次又摆平了昊云图,三万匹战马完全可以长驱直入直达北州,省了运输的风险,单单在齐国采购战马是花费不了多少钱的。

    他拱手敬拜道:“大公子之能,老奴心服口服。”

    邵平波却高兴不起来,淡然道:“过誉了,无源之水难活,说到底,他们能答应还是看中了北州的利用价值,不希望北州这么快垮掉,我不过顺势而为罢了,谈不上什么本事,比起牛有道的无本买卖来,差远了。”

    他若是知道牛有道不但干的是无本买卖还赚了笔,若是知道牛有道帮商朝宗办事还要卖钱,他怕是又要吐血。

    邵三省忙道:“话不是这样说的,换了别人来未必能成,至少不能这么顺利,否则大公子又何必不辞万里亲自前来。”

    “咳咳!”邵平波咳嗽两声,摆了摆手,示意马屁话就不要说了,“有件事你提前做准备,我向昊云图提亲了,昊云图也答应了。”

    “呃…”邵三省愣住,满脸不解道:“提亲?为谁提亲?”

    邵平波走到一副地图前,审视之余,平静道:“英王昊真丧妻,不可能永远单下去,总有续弦的时候,为柳儿提亲了。”

    “啊!”邵三省大吃一惊,此时方真正意识到了这位之前弄死英王妃的目的,原来是为大小姐做准备。“这…这…大公子,大小姐能答应吗?”

    邵平波:“长兄如父,女儿家的婚姻大事自然由家人做主。”

    邵三省苦着脸道:“大公子,这事怕是不妥啊,大小姐对那谭耀显依然念念不忘,大小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真要嫁到英王府闹起来,只怕好事也得变成坏事。”

    邵平波:“柳儿的脾气我比你更清楚,该怎么做我也比你更明白,你放心,我自有办法让她痛痛快快嫁过来,并与英王夫唱妇随、和睦相处。”

    邵三省犹豫道:“毕竟是女儿出嫁,这事是不是跟老爷商量一下?”

    邵平波慢慢回头看着他,“商量?邵家全部死绝他才满意吗?这事我已取得了大禅山的支持,他不答应也得答应!几万匹战马就这样公然运往北州,当韩国和燕国是瞎子、聋子吗?这般动静一出,燕韩两国岂能给我们坐大的机会?两国很有可能按耐不住,提前对我北州发动进攻,昊云图若在此时公布婚讯,两国攻打就是打齐国的脸,有了昊云图的支持,海无极才能无后顾之忧的表态支持北州,你知不知道这次的联姻对我北州有多重要?”

    邵三省黯然低头,道理他懂,可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

    邵平波看出了他心思,咳嗽两声后,放缓了语气,“柳儿是我的亲妹妹,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母亲临终前把妹妹托付给了我,我不会害她,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她好。好了,此事我会给方方面面一个满意的交代,你不用担心,帮我改头换面,我也该去见见照姐了。”说罢走向了梳妆台坐下。

    ……

    一场腥风血雨的风波过去,有西院大王做后台,白云间依然热闹非凡。

    一辆马车停下,钻出了数人,为首一名头发半白的青年驻足在白云间门口,抬头看了看招牌,走了进去,正是邵平波,不过脸上戴了假面。

    秦眠正在前堂转悠,见到邵平波等人进来,目光动了动,立刻上前热情招呼,亲自领了几人上楼。

    各有安排,秦眠领着邵平波单独进了一单间后,迅速关门,然后推开了一个柜子,后面露出一道暗门,在旁伸手相请。

    两人先后进了暗门内,柜子从暗门内拉上遮掩……

    此时的苏照却是心慌意乱,邵平波来了齐京她居然不知道,突然接到邵平波要来白云间的消息吓她一跳,怪不得听说北州那边许久未见邵平波露面,敢情来了齐京。

    真正令她慌乱的是一旁的袁罡,听说有客来,袁罡居然不肯离开。

    她好话说尽,软磨硬泡也没用,袁罡就是不走,这让她如何是好,跟袁罡翻脸她也做不出来。

    袁罡静坐一旁喝茶。

    他当然不会轻易离开,跟苏照搞成这样,不就是想打探点什么么,刚好撞上了,又看出苏照有些惊慌,他立刻意识到了来人可能不一般,因此不肯走。

    他一个理由堵的苏照无话可说,“可是要与西院大王私会?”

    不是?不是就让我看看是不是。

    “东家,邵公子来了…”秦眠领着邵平波进门,刚一声通禀,结果见到了袁罡还在,也吓了一跳。

    不由看向苏照,不明白这位搞什么鬼,不明白这位为何还不让袁罡离开,还让袁罡坐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喝茶,这是不怕事大还是想挑衅邵平波?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