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八四章 放弃

第三八四章 放弃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管芳仪依然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可最终还是慢慢接受了现实。

    如同她之前的猜测,一面镜子为何能对晓月阁提这么多条件?

    也如同牛有道说的,不是那东西凭什么跟人家提这么多条件?

    有这两个理由,足以让她信了,她试着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真的是东郭浩然给你的?”

    牛有道颔首,感慨道:“造化弄人呐!当年东郭浩然身负重伤,弥留之际到了我们的村子,他已无力再回上清宗,恰好遇见了我,之所以收我为徒,应该就是想让我把这铜镜送回上清宗。”

    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管芳仪戏谑道:“谁知碰上个奸诈之徒,居然没把东西交给上清宗。”

    牛有道斜睨道:“你这样看我?”

    管芳仪:“难道不是吗?”

    牛有道摇头:“有些事情局外人不清楚,你只是不清楚内情罢了。”

    管芳仪试探道:“是因为上清宗将你软禁、苛待你,所以你才没有上交?”

    牛有道依然摇头,带着几分回忆神色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许是东西太过重要,也许是东郭浩然对上清宗其他人没信心,东郭浩然临终前郑重告诫过我,说东西只能交给他师兄唐牧,决不能落在其他人的手里。我到上清宗后,屡次求见掌门唐牧,想把东西交给他,谁想唐牧也死了。我当时陷入了两难,东西交出去就是违背了东郭浩然的遗命,不交出去似乎也不妥,一直在犹豫。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自己被上清宗给软禁了,想跟上清宗的高层好好交流都困难,压根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两眼一抹黑不敢轻举妄动,把我软禁在桃花源足足五年不说,后来居然还想杀老子,呵呵!你说是不是造化弄人?”

    “原来如此!”管芳仪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也能理解东郭浩然的行为,应该不会让这东西在上清宗闹得人尽皆知,只让唐牧一人知晓是合理的。复又问:“你这种人,千万别说你没私下研究过这东西,说说看,这东西究竟有什么蹊跷,为何被称为八宝之首?我看着挺普通的。”

    牛有道这次没说实话,“是研究过,看不出任何端倪,研究来研究去,都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不知为何被称为八宝之首。”

    管芳仪冷笑:“凭你的头脑,东西落在你手里这么久,还能不被你挖出点东西来?”

    牛有道摇头:“抬举了。你不妨想想,这东西若真是秦国的镇国神器,在秦国手上那么多年,秦国焉能不动用人力物力对其进行钻研?东西在秦国手上一直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像我一样破解不了其中的秘密,二是破解了也没什么作用。”

    管芳仪默了默,想想也是,牛有道一人不太可能胜过当年秦国的一国之力,秦国都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牛有道自然更不可能。

    她撇了撇嘴,揶揄道:“你让我知道了这东西在你手上,就不怕我抖出去?”

    牛有道忽然变得很认真地看着她,盯着她的双眼。

    四目相视了一阵,也看的管芳仪有些浑身不自在,“干嘛这样看我?好看吗?”

    牛有道说话的态度也认真,“我对你是真心的。”

    管芳仪愣了一下,不知领会了什么,忽恼羞成怒,抬脚便踢,“去死!”

    牛有道闪身避开了,乐呵呵转身而去。

    “站住!”管芳仪喊住他,上前问道:“晓月阁杀了黑牡丹,你真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们?”

    这个话题就比较沉重了,瞬间令牛有道难以再笑出,“不交给他们,是你有能力挡住他们,还是我有能力挡住他们?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我现在有能力为黑牡丹报仇吗?齐国一场交手,他们吃了亏,是不会放过我的,现在只有我吃亏,只有我付出让他们满意的代价,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我拱手让出东西,是不想你成为第二个黑牡丹,也不想身边的其他人步黑牡丹的后尘。你们既然跟了我,我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否则谁还会为我卖力?”

    管芳仪略默,惜叹道:“你跟他们交手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你,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牛有道回她:“你们跟随我,是想过的更好,不是想过的更差,大家的愿望也是我的责任,若是让大家看不到希望,谁还会跟我?我不能因为惧怕某些东西就畏首畏尾,不能因此而裹足不前。进三步,退两步,至少还是在向前走,兴许也不是什么后退,只是往侧面走了两步,暂逼锋芒而已。”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不付出相应份量的代价,不让他们满意是无法让他们罢手的。人若是不在了,留着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只要人还在,一切皆有可能。他们既然已经盯上了我,没实力是保不住这东西的,等我们有了实力,东西自然有机会拿回来。有舍才有得嘛,放不下就没办法空出手来干其他的,放的下才能重新拿起来。何况这东西现在留我手上也没任何用处,交出东西能争取利益最大化,何乐而不为?世道艰难,局势复杂,负担太重的话,我们身板太弱,扛不住的,必要的时候就该快刀斩乱麻,什么好处都想捂在自己手里是找死。”

    管芳仪叹道:“这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就这样交出去未免…你刚才也说了,连秦国一国之力也许都无法勘破,我们能不能仿造一面假的给他们?”

    牛有道一口回绝,“不行!谁也不知道晓月阁有没有办法鉴别这东西的真伪,弄个假的给对方太冒险了,一旦让对方识破,后果不堪设想!”

    东西交给对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没有告诉管芳仪,那就是猴子。

    他太了解猴子了,猴子不会看到他遇到难处而不管,肯定还会想办法接触白云间,会惦记着以另一种方式来帮他。

    猴子在他身边那么久,认识猴子的人太多了,现在不暴露,不代表以后不暴露,频繁接触白云间必然会引起晓月阁的警惕,会彻查猴子的老底,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暴露了,处境太危险了。

    猴子的身份一旦被识破,晓月阁自然会知道是他的人。

    猴子落在别人的手里,其他人未必会杀猴子,唯独落在邵平波和晓月阁的手里不一定,和邵平波之间的恩怨不说,和晓月阁的其他过节也可以放一边,他在海上可是杀了晓月阁三百号人。

    他对晓月阁提出的最后一个条件,不得妄动他的人,就是在为猴子准备后路!

    当然,猴子也不傻,猴子会采取什么自保手段他不知道,他现在也不好对晓月阁点破猴子的身份。

    对于猴子的决定,他不好说什么,他可以给猴子自由,可并不代表他能放任猴子遇险,他得暗中为猴子创造一个宽容的环境,不管猴子遇见什么危险,他都要想办法尽量保住猴子的性命!

    他既然这样说了,管芳仪也就不再计较了,不过仍好奇一件事,“你干嘛要帮令狐秋脱身?”

    牛有道:“毕竟结拜一场,我也没那么重的杀心,当初让他被抓,就没打算要他的命,能顺便给他一条活路,就没必要置他于死地,也是成全我自己。背负杀害结拜兄弟的名声毕竟不好听,出来混,人心这东西不能不当回事,人心尽失就是死路一条啊!邵平波那种杀母杀兄的事我是干不出来的,有些事情该委屈自己的也只能是委屈自己,我若是连自己结拜兄弟都能轻易杀害,岂不让你们心寒?”

    “少来糊弄我,你心狠手辣的事干的还少了?”管芳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轻摇团扇,“只怕他未必会领你这份情。”

    牛有道耸耸肩,无所谓道:“他本欲害我,我放他一条生路,已是仁至义尽,他若不领情,我也没办法。离开了晓月阁,动用不了晓月阁的势力,他也奈何不了我。他如果实在是想不开,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凡事都有底线,他最好不要逼我!”

    正说着,陈伯回来了,两人停止了话题。

    “没跟住,他前往的山林中有人接应,直接骑乘了一只大型飞禽离去,无法再跟。”陈伯禀报了一声,一副颇为内疚的样子,他也知道黑牡丹为了掩护牛有道和管芳仪登船而被晓月阁的人杀了,也想尽点力。

    管芳仪没吭声,牛有道摆手道:“陈伯,没事的,晓月阁的人既然敢来,肯定有所准备,哪有那么容易被跟上,意料之中的事情,不必介怀。”

    ……

    扶芳园,独孤静快步进入一座轩阁内。

    里面徘徊等候的玉苍停步,颇为急切道:“怎样?”

    独孤静回:“拿到了。”从袖子里掏出两张纸摊开递上,正是商镜正反两面的拓印画面。

    玉苍接来看过,快速走到一旁的案旁坐下,翻开了摆在案上的册子。

    册子显得老旧,但内中似乎记载了许多东西,还有许多玺印痕迹。

    翻到一页摊开,已经蜡黄老旧的纸张上有两面类似商镜的拓印图案。

    玉苍拿着新到手的画纸与老旧画纸上的拓印图案进行仔细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