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七九章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第三七九章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说话间,握了商朝宗的手,且用力握了握,语重心长。

    商朝宗是感动的,点了点头。

    牛有道又道:“还有一事王爷需记住,这三万匹战马是天玉门弄来的,计划真正的拟定者是天玉门,买战马的钱也是天玉门出的,我只是个跑腿的。”

    商朝宗惊讶:“这怎么可能?天玉门花了那么长时间都一无所获,明明是道爷你的功劳。”

    牛有道摆手:“不,一切都是天玉门计划好的。”

    商朝宗:“绝不可能,若真是他们计划好的,怎会不知道你要回来,为何还跑来抓圆方他们?道爷,莫非天玉门如此过分,连这功劳也要占?”

    牛有道:“王爷忘了我刚才的话吗?咱们势不如人,当忍则忍。何况天玉门比我更需要这面子,而这面子对我来说却未必是好事。”

    商朝宗明白了,不过还是劝道:“道爷,自己辛辛苦苦拿命拼来的功劳,拱手让人岂不可惜?留之可大涨道爷您在修行界的威望啊!”

    牛有道摇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我恨不得谁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才好,然而事与愿违,许多事情皆是身不由己,不得已而天下扬名,再添名望于我是累赘,显我猖狂,必有人来屠之。这东西,天玉门想要就给他好了,我正巴不得…王爷,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商朝宗愣住,终于听懂了,心气郁积了一阵,最后吐出一口气来,点了点头,环顾四周一眼,又问:“袁爷呢?为何不见他一起回来?”

    “世道不一样了,他有自己的路想走,由他去吧……”

    夜虽深,但大批战马初到,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商朝宗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宜在此久留,一行不得不离去。

    牛有道则领着众人回到了阔别已经的山庄。

    建在这山顶的小山庄自然是大不到哪去,登上山顶的管芳仪借着月色环顾四周一看,心都凉了一半。

    这小山庄还不如她在齐京那寸土寸金之地的扶芳园一半大,营造出的环境跟她扶芳园更没法比。

    再远眺青山郡郡城的灯火,就那么一块块,还不如齐京的一角。

    这里山也不高,既不显奇秀,也不显壮美,就是一荒山野岭的穷山窝子。

    亏那令狐秋还夸的跟朵花似的,哪有那么好。

    “一群骗子!”管芳仪咬牙骂了声,“穷乡僻壤的破地方,有什么好的?”

    牛有道知道这女人一辈子奢华惯了,一时怕是有些不习惯,回头笑道:“圆方!”

    “道爷!”圆方立马凑了过来。

    牛有道:“这几个月一直在船上飘,没吃过什么好的,有贵客来了,弄几桌好酒好菜,把你们的拿手菜都拿出来。”

    “好的!”圆方拍了拍胸脯保证,跑了。

    山庄相邻的小峰上,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月蝶生辉,牛有道出了山庄,走了过去。

    小峰苍松下,新起了另一座坟包,墓碑上的铭文是属于黑牡丹的,墓里葬的自然也是黑牡丹。

    段虎几人运来石头修整,将坟包堆砌,一个个红着眼睛。

    商淑清眼睛也红着,蹲那给墓碑上雕刻的字迹描漆。

    牛有道远远止步,神色平静,目光深邃,静默着盯着看了阵,随后默默转身而回,没有过来打扰他们。

    ……

    郡守府,商、蓝、蒙三人坐在灯旁。

    听完了商朝宗的讲诉后,蒙山鸣轻叹:“好一个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已经给了彭又在满意的交代,双方暂时应该不会起波澜了。”

    蓝若亭捋须,亦是一声轻叹,“真乃人杰也!”

    ……

    山庄内,牛有道让扶芳园的一伙人各选住的地方。

    管芳仪倒是省事,直接闯入牛有道居住的院子占了一间房。

    等到大家都选好了地方,亭台楼阁间,圆方也整好了几桌酒菜。

    鬼母等人没有过来凑热闹,因为自身鬼修的原因,人间的美酒佳肴早已和他们绝缘。

    扶芳园一帮人,却是围着几桌酒菜转着圈的看了又看。

    大家在齐京对吃的喝的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这满桌菜式,他们大多愣是没见过,花样忒多了。

    尤其是那芬芳诱人的香气,简直令人咽口水。

    管芳仪一双明眸一眨一眨的盯着看了阵,抬头问牛有道:“这就是令狐秋说的天下第一?”

    “好不好,吃过才知道!”牛有道伸手请大家入座,“大家随意品尝。”

    有人拿了筷子就想下手,管芳仪两眼一瞪,“赶着去投胎啊!先验一下!”

    扶芳园众人顿时齐刷刷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颇为无奈道:“我说红娘,你有劲没劲,我害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去,要么想过河拆桥,要么惦记老娘身上的财物。你这家伙一套一套的我算是见识了,阴险狡诈,老娘得防着点。”管芳仪一点都不做隐瞒,直接挑明了,旋即朝众人喝道:“发什么呆?”

    于是有几人陆续摸出药粉来,倒入菜里检验。

    把所有酒菜都给验了遍后,许老六道:“大姐,没事。”

    管芳仪这才“嗯”了声,表示可以吃了。

    许老六先下了筷子,夹了颗油炸的肉丸子纳入嘴中,嚼了两下,两眼瞬间放光,筷子又朝其他菜飞快插下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动了筷子。

    不尝还好,这一尝,一个个甩开了膀子狂干。

    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陈伯尝过后都满脸惊讶,筷子连连动了起来。

    “好歹也是京城来的,没吃过东西还是怎的?一群丢人现眼的东西!”管芳仪嘴上骂着,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拿起了筷子尝试,尝了一小口后,立刻一筷子砸开了许老六的筷子,“饿死鬼投胎啊!抢什么抢?”

    现场吧唧声一片,都不坐了,都在那站着吃。

    牛有道微笑,转身取了壶酒,走到凭栏处,举头望月,随后斟酒一杯,挥臂倾泻洒地。

    连洒三杯之后,牛有道自己举杯慢慢喝着,独自面对空虚皓月。

    待到一伙人吃饱喝足了,桌上的碗碟里那真是连渣都不剩,一伙人心满意足地拍着肚子,明显一脸吃的好舒服的感觉。

    盘里没了东西,下手晚了又顾及仪态的管芳仪狠狠扫了众人一眼,不得不放下了筷子,抖出一块手帕,轻轻拭唇。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令狐秋为什么说这里的吃的东西说是天下第二没人敢说天下第一。

    “不愧是京城来的,连吃东西都比我们吃的干净!”往桌上凑了一眼的牛有道在管芳仪耳边嘀咕了一声。

    管芳仪恼羞成怒,立刻喷了回去,“明明是你们装盘的量少!”

    牛有道懒得跟她吵,这女人无理也能挠出三分来,转身笑着离开了。

    待他一走,管芳仪立刻指着一群人臭骂,“老娘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被骂者面面相觑,看看桌上的碗碟是有够尴尬的。

    骂人者则追着牛有道去了,与牛有道谈了许久才出来……

    房间还是那间房间,却少了个人。

    一桶热水,泡进浴桶里的牛有道闭着眼睛,那个经常光着身子跟他一起洗澡的女人是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沐浴之后,披头散发地坐在了书案灯旁,滴水研墨,月蝶落在梁上熠熠生辉。

    纸张铺开,执笔写黑白,开篇赫然是“太乙”二字。

    字字认真仔细,一直到天色大亮,他才写完搁笔。

    推开门时,发现商淑清在外面,背对着,等着。

    “郡主来了!”牛有道微微一笑,转身回屋,坐在了梳妆台前。

    商淑清跟了进来,拿了梳子站在了他身后,为他梳理长发。

    外出这么久,形势所迫,牛有道自己已经能熟练给自己盘发,不过与商淑清之间的老规矩还是让他没有拒绝。

    其实分别这么久,商淑清也有些忐忑,不知道牛有道还会不会让她继续梳头,结果还好。

    “道爷,你房间的灯一晚没灭,一晚没休息吗?”商淑清轻轻问了声。

    “嗯,有点事。”牛有道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你气色,也没休息好吧。”

    两个晚上都没休息,气色能好才怪了,商淑清:“还好!”

    牛有道:“郡主清瘦了不少啊,人都能被风吹走了。我不在,圆方是不是偷懒了,饮食上是不是没照顾好郡主?”

    商淑清笑道:“没有。两郡的局势,战马迟迟不到,跟着担心了而已,胃口受了点影响,幸好道爷及时回来。”

    牛有道也笑了,开玩笑罢了,缓解久别重逢的尴尬而已,圆方跟了他这么久,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圆方那妖怪还不至于如此。

    双方静默了一阵后,商淑清试着问了声,“那个女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齐京红娘吗?外面传言道爷要娶她?”

    “这女人我可无福消受,为了应付当时的局势而放出的谣言而已,当不得真。”牛有道闭着眼睛解释了一句。

    商淑清嘴角轻轻翘了一下,手上动作灵动了不少,疲惫的眼神中也有了神采。

    盘好头发后,牛有道起身,拿了书案上昨晚写的东西,径直来到了山庄外,来到小峰苍松下的新坟前。

    一手杵剑在地,一手扬起了手中的一叠纸张,嗡一声,纸张无火自燃,很快化作片片灰烬随风而去。

    他在齐京的时候对黑牡丹说过,回来后要送她一件礼物,就是这部《太乙》修行功法,可惜这个承诺没办法再兑现……